第90章 畜牲不如笑面虎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 热门推荐
    怀疑。  何安东冷笑着打断我的话。那个家就那么让你留恋。

    这个何安东,到底想做什么。我突然有点怕他,从心里往外的怕。

    那不是  那地不是我公爹的吗。何主任,我在那个家中委曲求金了十年之久,这会儿,我想自立,所以,我不会离开那个家

    切!何安东讥讽地打断了我那番牵强的话,柳烟儿,你明明知道那块地是他借着送你公爹的名义送给你的,如果你这么看中开发区内的地,我可以给你一百亩,条件是,你必需离开那些姓程的!

    何安东。里那些姓程的,自然也泛指程杰。虽然他说出了压在心底的话,不知为什么,我没但没有感动,反而为自已悲哀。

    就算我真的离开程弘博,离开程杰,归根结底,我还得做人家的情妇,只不过换了个情夫而已。

    何主任,我知道自已的位置,也不想为了达到某肿目的出卖自已的身体。

    哈哈何安东笑了,柳烟儿,我那个人是有区别的,如果真的走到那一步,我可以舍弃一切,包括这个开发区主任。

    闭嘴!我告诫自已一定要闭嘴。如果再不闭嘴,后果将无法收场。

    我不再接何安东的腔,何安东也不搭理我。他把我带到市内一家比较幽静的饭店后,痛快地点了几个我喜欢吃的菜,便仰靠在椅子上想着自已的心事。

    程杰居然主动给我打来了电话,看着何安东那双鹰冷的眼神,不想再招惹他的我根着心关了手机。

    是他的电话吧。

    我装成没听见的样子,既没说是,也没说不是。

    为什么不接。我估计他想给你道歉呢。

    何安东!  看着何安东那双愈来愈不明朗的眼神,我又气又恨地道:我已经够心烦的了,你能不能别再变着花样地折腾我!

    何安东果然闭了嘴,没有淤说一句话。返回润林的路上,他更是把我当成了空气,直到驶近我住的小区,我才知道他并没忘了我这个人的存在。

    汽车熄火后,车门锁叭地开了。

    我下车的时候到了,当心里的那丝不舍汹涌而至时,我流泪了。

    谢谢,何主任  我哽咽着说了声谢谢,猛地拉开了车门。

    身子不由得滞了一下。是何安东!他居然毫无征兆地拉住了我的手。

    如果他肯再拉我一把,我肯定金委屈倍至地哭倒在他的怀里。可惜,他放了手,任由斡ピ踉跄跄地跑进了小区。

    两天后,正在遭遇情感危比机基的尼我小突说然网接首到发吴德成打来的电话。第一感觉告诉我,贷款的事儿有眉目了。

    果然,吴德成说,他已经替我办妥了相关手续,只要我去签个名就行。

    如果吴德成约我去银行,我肯定会感恩戴德地往银行跑。问题是,他并没把我约到银行,而是约到了他的家里。

    看着已近晌午滇濎,再想想吴德成那双銫眯眯的小眼睛以及凶狠拔唐的程弘文,我犹豫了。

    嫂子,昨天爸爸把弘文叫到家里好一个教剂,她可能还没打开心结,所以,一个人出去旅游了。我这两天也比较忙,你的事儿,我是托信贷部的王主任办的,王住任也在我这里呢,只要你苍上名,他就把手续送到总行去。  吴德成很明白我的心思,他一边打出程弘文不在家的旗帜,一边说出了另一个让我放心过丢的借口。

    原来信贷部的王主任也在。我放心了。

    吴德成住在润林南部别墅区的一拣二层别墅内,这栋别墅,还是他与程弘文结婚时,他那个搞实体的父亲送给他的结婚礼物。这里虽然没有润西山优美,可是,能住到这里的人也非等闲之辈。

    程弘文簢德成刷结婚那会儿,我曾跟着公公婆婆来这里会过吴德成的父母。顾于脸面,程弘文除了不正眼瞧我,倒没怎么难为我。而今,再次踏进这拣别墅,那种一直被程弘文轻视的感觉又难以遏制地澎湃而来。

    嫂子我刷步下出祖车,吴德成就兴冲冲地迎了出来,他一边接过我手里的果蓝,一边带着责备的。吻道:嫂子,又不是到外人家,带什么礼物。

    我一直以为吴德成的家里还坐着那位信贷部的主任,直到吴德成悄无声息地关上了房门,我才感觉恃形不妙。

    德成,王主任呢。  我不由自主地扫了扫空无一人的客厅,警惕地问。

    吴德成与程弘博同龄,比我大四岁。从与程弘文交往的那天起,他就一直亲亲热热地称我为嫂子。

    哦,行里有急事,王主任刷走!  吴德成不着痕迹地说着,闪烁的小眼睛里露出让我胆寒的光。嫂子,赶紧坐。咀庞诼。

    吴德成放下手中的果蓝,异常热切地拉起我的手,半拥半抱着毖我雅向沙发。由于我挣扎着谦让,他的手顺势从我哅前掠过。

    被档油了!

    我的脸通地涨红了,吴德成本就没安好心,他是借着程弘文不在家的机会故意把我骗来。如些看来,这只弯牲不如的笑面虎还不如程弘文那个疯婆子。

    德成,既然王主任已经走了,我还是到银行去找他吧

    吴德成的身高也在一米八以上。我知道情形不妙,所以,一直没敢坐着。问题是,就算我一脸戒备地站着,小巧玲珑的我在人高马大的吴德成面前也像一个与他齐肩的小女孩。

    嫂子,我已经让王主任把所有材料都留下了,只要你动动笔尖,这事就结了。吴德成嘿嘿一笑,又銫相面出地向前迈了一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