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章 又羞又臊又不解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 热门推荐
    这一回,何安东开的是一辆深灰銫的商务车。尽管我装出没事人的样子上了车,可是,看到我泛红的眼窝时他还是愣了一愣。

    切,这么点小事也值得你哭鼻子。话音刷落,何安东的车又像一匹受惊的疯马,一溜烟地上了路。

    一个小时后,带着三分醉意的何安东居然把我带到了市里的一家星级酒店。

    看着上得餐桌的二份鱼翅,和鏡致的菜肴,我又傻了眼。

    何主任,你不会又让我请客吧。我极不自然地看着何安东。那个,你给我打电话时,我只顾慌慌张张地出门了,一分钱也没带

    何安东挑眉看了看我。放心,今天还是我诸客。你久我的,我都给你记着呢。在何安东命令式地吩咐中,我战战兢兢地吃完这餐饭,又极为惶恐地随着他来到了一楼的咖啡厅。

    切,一看就是个没见过世面的小女人!何安东潇洒地要了两杯咖啡,冷不丁冲。问道:柳烟儿,你那个小姑子是不是一直这么待你。

    我一愣,随即一声苦笑,算是回了何安东的话。

    狗仗人势的东西!何安东自言自语地说了一句,又按奈不住地问:那个,你在程家受的委屈他知道吗。

    我知道何安东所指的他是谁,于是又默默地点了点头。

    你这女人!何安东气笑了。有你这么笨的吗。你就是要跟着那个人,也没必要活得这么憋屈,一个礼拜闹两次自杀,还不如痛痛快快地离了

    呢。切,笨女人!

    他为了对得起他的叔叔,他不希望我离婚,所以,我一直在憋屈地生活着。

    浑蛋,他又不是眼瞎,为了那个所谓的叔叔何安东突然闭了嘴,又抬眼看了看已经快复常态的我。你真的打算这么过下去?

    就这么过咀,只要他高兴!眼见何安东又冷了脸,我连忙装出无所谓的样子,苦笑着道:何主任,这么多年都过来了,即使受点小委屈也没什

    么,更何况,我公公对我好。

    说得倒轻巧,如果受点小委屈也能没所谓,你于嘛要一个礼拜两次自杀?

    我刷地白了脸,因为,我不能说第一次自杀是在赌命,第二次自杀才是真正的心灰意冷。

    或许,何这东看出了我的异常,为了不再惹我伤心,他一改冷清的脸銫,笑嘻嘻地问:柳烟儿,最近这两天,你是不是又见过程区长?

    想,见了!为了彻底打掉他的好奇心,我痛痛快快地给了他一句。

    我们在一起整整一个晚上。

    何安东古怪地盯着我,冷不丁又来了句。柳烟儿,能说说你们见了面都做什么吗?噗我差点喷了,这个何安东明摆着变太。想到此,我一口气喝干了碗里的咖啡,不再搭理他。

    服务生,再来一杯

    变太的何安东根本不顾我的反应,再次叫过一杯咖啡后,又别有深意地问:柳烟儿,我的问题很以答么。

    喂,你是成年人吗。我又好气又好笑地盯着何安东。

    当然是。

    结婚了吗。切,这么下流的问题万你问得出口

    呃何安东又琇又臊又不解地看着我。

    哼!我见他时,自然是和他做只有结了婚才能做的那种事儿!

    小女人!何安东苦着一张脸笑了,你们总不至于一个晚上都做那种事吧。

    那又怎么样。募地见到何安东像个不经世事的小孩子似地,我故意刺激他道:好不容易在一起,当然要做一晚上了!

    笨女人!何安东募地紫了脸。我的意思是,你扪不说话吗。

    当然说喽,而且,会说一晚上!

    说一晚上。鬼才信呢。何安不悻悻地膘了我一眼。据我所知,那人是个惜字如金的人,能和他说上十句话的人不多。

    有这事儿。我不相信地盯着何安东。

    靠,看来做个笨女人还蛮不错的!

    何安东不再搭理我,拿起他的公文包结帐走人。极度尴尬的我不得不像个小跟班似地,踩着细细的高跟鞋,得k得,得地跟在他身后。

    我知道何安东生气了,也看出他是个和程杰走得很近的人。因为被他勾出了压在心底的闹心事,直到汽车驶出了市区,我才小心翼翼地看着鹰下脸的何安东,一脸讨好地问:那个何主任,能问你件事吗。

    有事直接问,别这个那个的让我烦心。

    真不是个东西!因为有求于他,我只能在心底暗骂他不是个东西。

    我想知道,程杰和他那个叫高雅例的小姨子,是不是走的很近。

    你说呢。何安东斜了我一眼,杰椰拚道:岂止是走得近,他们的关系还不是一般的近呢!

    果真如此,醋意横生间,我然绿了脸。

    我绿了脸,何安东倒像挺开心。他得意地吹着小曲,俨然一副胜利者的姿态。

    行至润林区的三环路。,何安东的车居然刷上了开往开发区的路。我看了看手机上显示的时间,已经是下千三点了。再有两三个小时,田西妹就该约见程弘博了。因为没拿到想要的东西,我显得有此着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