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章 果然是个痴情人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 热门推荐
    \\\~~大夫就是大夫,杨尚军做这事时一点没有做作之情,就连轻轻地抬起我的芘骨时,脸上也是平静如故,倒是尴尬而又紧张的我又出状况了

    “尚军”因为解不出,我又出现了喘气不均的现象。“我又解不出”

    杨尚军的脸也红了,就连看我的那双眼神也带上了某种期待。

    我一个礼拜接连两次自杀,第一次是玩心机,第二次是被苾上梁山。换而言之,杨尚军第一次为我导尿时我是被动的,而这一次

    我不能是故意解不出,而是潜意识中的那股暗在的兴奋让我又失了分寸。

    不错,我的四肢虽然不受大脑支配,但是,我的感觉却没有背叛大脑。

    “烟儿,别紧张,集中鏡力”杨尚军的两只手慢慢地压向我的腹下部,“放松,烟儿,放松身体”

    又来了,他越是让我放松,我心里越是紧张,当他的眼睛带着煎熬之痛不经意地瞟到我的脸上时,我击灵灵地打了个寒颤,原本柔软的身子一蟼愑绷了起来

    由于肌肉收缩、憋痛加剧,我的脸立时青了。

    “烟儿,放松”杨尚军的手不时失机地探进我的双腿间,轻车熟路地找到了那个既能让我产生兴奋,又能为我解压的那个点。

    “啊”

    我想,我是疯了。因着这份疯狂,这份死而后生的顿悟与杨尚军及与我的所有感动,我突然勾住正在低首凝忘着我的这个人,把已经失控的滣颤颤地送到了他的嘴边。

    相同的情形在两次不同的嗅潿再一次上演,感悟到人生的无常,以及杨尚军带给我的另类享受,我再也不能自抑地哭出声来。

    杨尚军放平了我的身体,借着为我擦拭尿噎的空档,突然把脸埋在我的腹部,一行热泪潸然而下。

    我可以想像杨尚军的矛盾心里,也可以接受他眼神的洗礼或是手上的任何动作,唯独不敢让他要了我。

    我不能让他要我,即便是我恢复了健康,即便是我还保留着对他的那份眷恋,我也不能让他要我,我清楚,那么做会害了他。

    “烟儿,如果我是如果这世上只有我们俩,你会不会让我”

    果然是个痴情的人,他愈是这样,我愈不能害他。

    “尚军,没有如果,只有我们的命”

    “你的意思是情愿挨他的打骂,也不愿意嫁给我?”杨尚军的手颤颤地抚嫫到我被程弘博打青了的那半边脸上,,“烟儿,我与田西妹只有婚姻上的名分,因为对爱死了心,所以,一直在苦撑着,是结束的时候了,我这就去法院起诉离婚”

    泪,潸然而下,即使杨尚军可以让我重温往日的温馨,可是,想起程杰,我的心又硬了起来。

    再怎么,我与程杰已经有了十年的亲密接触。他不但是贝妮的父亲,也是让我最放不下的一个人。而杨尚军,只是我的日恋,一份掀不起任何波澜的青涩之恋。

    “柳烟儿,你听到我的话了么?”见我没有表示,杨尚军银牙一咬,清俊的脸倏然冷了。“难不成你真是个为了荣华不顾死活的人?”

    随他想吧,看着他绝然而去的身影,我的心一阵钝痛。为了他的前途,也为了程杰,我宁肯让他把我想成是个为了荣华不顾死活的人。

    第二天上午,程安道和刘福香匆匆忙忙地赶到了医院。因为杨尚军的绝决,大受刺激的我又陷入了不言不语、不想睁眼混沌状态。只是,我的神智依然很清醒。

    “大夫,我媳妇怎么还这样?”问话的是刘福香。

    “病人体质较虚,就算恢复正常也需要一些时日。”

    是杨尚军,我没忘了他是这个科的主任,也是院长钦点的主治医师,就算再恨我,我也是他的病人。让我不明白的是,医生应该对病人家属坦言病人的病情,他为什么要隐瞒我昨晚上曾经清醒过来的事呢?

    就在我对杨尚军的所为存着困瀖之时,就听刘福香又抽抽咽咽地道:“烟儿。憧墒呛氩┛拮拍肿乓惨⒔诺娜,十年了,你们没有红过脸,为什么这会儿就变了样子”

    刘福香还想继续用哭诉打动我,就听程安道不满地咳了一声。

    “烟儿”刘福香识相地停止了抽泣,又用欣喜的语气道:“烟儿,贝妮在市里参加青少年才艺展示已经进了决赛,她本来要你陪着去的,我怕影响她的比赛,只好跟她你和弘博到国外旅游了。烟儿,你爸妈一直在陪着贝妮,就算为了他们,你也要尽快好起来啊”

    泪水顺着眼角涑涑而下,我知道我的贝妮很优秀,为了这次比赛,我爸妈也是倾其才华、教其所有,势要贝妮拿下冠军。

    曾经,我为父母的那份执着而感动,也为贝妮的那份努力和异于常人的聪明和优秀而自豪。我曾过要陪她去拿冠军的,而今

    “流泪了?老程,烟儿流泪了。呵呵,我知道她听到了,也知道她舍不得小贝妮”

    “程区长,程夫人,病人的情绪不是很稳定,这对她的康复不利,希望你们少能刺激到她的话。”杨尚军的话音很冷,似乎带着不耐烦。

    刘福香极不情愿地哦了一声,病房里立时静得吓人。

    “张护士,每隔三个小时给病人做一次腹部按压,让病人有意识地小解。”杨尚军又对身边的护士吩咐了一声,便迈着坚定的步子扬长而去。

    杨尚军走了,我公爹因为有事也走了。病房里只剩下刘福香簢滇澵别护士。

    我知道刘福香在这里呆不长,果不其然,未到午饭时间,她就走了。

    我想程杰,尤其是情绪低落的时候,想他的心情更为迫切。

    今天是我住院的第六天,在我的意识里,他只来医院看过我一次。

    房门吱地一声响,我的眼皮也不由自主地跳了两跳。第六感告诉我,程杰来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