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2章 被糟蹋了的天使1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 热门推荐
    \\\~~刘福香和月嫂前脚刚走,程弘博就反锁了房门。看到他那壮硕的身体和顶得鼓鼓的裆部,我知道,他早就迫不及待了。

    “弘博,真的不可以,我的身体还没完全恢复”

    我惶惶地躲到床尽头,程弘博只是轻轻地一扑,便结结实实地抓住了我的双脚。

    “烟儿,我会很小心的”

    此时的程弘博已经成了一头饿狼,他用劲向外一拉,不承想牵动了我特别敏感的刀口,我蜏餍一声,整个人像块软泥似地瘫到了床上。

    “弘博,刀口刀口好像要裂了”

    “哪呢?这不好好的么”程弘博也被我的叫声吓了一跳,可是,看到我的刀口没什么大碍时,又迫不急待地道:“烟儿,我真的不能再等了”

    此时的程弘博眼放绿光,已经失了理智的他不管不顾地扒了我的衣裤后,居然恬不知耻地道:“人家剖嗊产的女人那里没受过伤害,紧得和个大姑娘似的,这会,我要好好验证一下。”

    龌龊!程弘博不仅龌龊还下流。

    我无法阻止程弘博,就算身体正常时也争不过力大如牛的他,更何况是非常势冓。

    程弘博是狼,应该是一头非常兴奋的饿狼。他不但摧残了我的身体还把我推到了地狱的门槛儿前。

    我不知道他要兴奋多久,只知道我的骨头已经散了架子,身上的痛不但麻木了我的神经,也让我的神智变得:鹄。

    我程弘博,渴望这种灾难赶快过去。可是,当虚汗淋漓的我在他越来越享受的冲撞中痛苦地没了声息时,他的浴望再次攀上了顶峰。

    我不知道程弘博到底在我这个痛苦的身体上享受了多长时间,我记得,直到外面响起了敲门声,他才恋恋不舍地下了我的身体。

    我就像从水中捞出的人,不但没有任何气力也难以顾及自己的身体,程弘博只顾忙乱地穿自己的衣服,临去开门时才给我盖上了一床薄被,,

    “怎么这会儿才开门?”刘福香的话里明显带着不悦,“贝妮醒了没?”

    “没贝妮没醒呢”

    程弘博明显一副底气不足的样子。尼玛,这个臭不要脸的程弘博,他强行于我身上施爆时贝妮曾经哭过两次,他居然理都没理。

    “大嫂,你把排骨炖一下,下午弘博还要上班。”刘福香一边吩咐月嫂下厨房,一边跟着程弘博来到了我的房间,在我床前站了好一会儿,这才毫无表情地问:“弘博,你们是不是做那事儿了?”完,还用手撩了撩我身上的被子。

    我早已没了琇耻之心,因为,那时的我已经被程弘博折腾的和个死人差不多,,

    “妈,贝妮醒了”程弘博尴尬地吭哧了几声,借着抱贝妮的空档岔开了话题。

    “烟儿,不是我你,明知道这个时候不能做这事儿,你怎么这么耐不。俊蔽宜淙辉谛槿醯乇兆叛劬,但是,我的意识还算清楚。我没想到刘福香会把这事全赖到我头上,而且,还有变本加厉的意思。“我知道男人好冲动,可你是女人。衷诨故呛⒆拥穆杪,你不能光图一时的痛快毁了自己的身子!”

    我不能辩解,也没力气辩解。程弘博是个什么人刘福香应该最清楚,她故意这么大声,除了有歪曲事实的成分,也让我在月嫂面前没了抬起头来的勇气。

    “弘博,把贝妮给我,你赶紧去给烟儿热一下鷄汤,让她再吃一碗”

    程弘博出去后刘福香就抱着贝妮站到了窗前,大开了我头顶的玻璃窗

    虽然是日夏,那天的风却很硬,还带着丝丝凉意。我不知道刘福香是有意还是故意,总之,我只觉得头心一凉,满脸满头的汗水立时成了冰渣子。

    刘福香抱着贝妮在窗前站了好一会儿,听到程弘博的脚步后这才毖窗户关严了。

    “弘博,你多喂烟儿多吃些,贝妮*釢时也能跟着吸收一点。”刘福香一边抱着贝妮往外走,一边很自然地吩咐道:“中午你多吃点排骨,下班后再回家给烟儿拿点鷄汤。贝妮大了,晚间事儿多,你晚上就睡在这里吧,帮着照顾一下贝妮也好”

    我没想到一直反对程弘博住在这里的刘福香居然会主动让他留下来。听到程弘博痛快地应着,我感觉,我的灾难才刚刚开始。

    程弘博趁刘福香去客厅里喂贝妮的时候连忙给我穿好了衣服,又把我抱到沙发上主动换了床单。这期间,我曾睁开过疲惫的眼睛,我发现,被程弘博换下的素銫床单上还带着血渍。

    我本就讨厌程弘博,因为受凉的缘故,愈加不想搭理他。程弘博知道自己做得有些过,为了弥补自己的过错,他强制杏地给我喂下了半碗老参汤,这才心安理得地吃饭上班。

    程弘博走后,我的身体愈加沉重起来,不仅有发烧的迹象,还四肢无力,时不时地伴着干呕。因为要喂贝妮*釢,我没敢吃药,只是在月嫂的照顾下喝了两碗白开水。

    晚六点半时,程弘博带着食盒,哼着小曲满脸红光地来到我的床前。看到我依然闭着眼睛,他极不自然地干咳了一声,就去逗月嫂怀里的贝妮。

    “程老师,白日里的月嫂贝妮妈妈有点发烧,她又坚持不吃药,她怕再引起别的疾。梦椅饰誓阋灰敫龃蠓蚬辞魄疲俊

    程安道托人请的这两位月妇都是四十岁左右的中年妇女,她俩每天六点准时交班,对我的照顾比较尽责。

    “放心吧,烟儿以前是学护理专业的,她既然不想吃药应该没什么大碍。”

    月嫂见程弘博得在理,便很自觉地抱着贝妮去了客厅。程弘博便洗了手,又端起瓷碗强迫我鷄汤。

    我不想喝,也不想同程弘博话。程弘博急了眼,这棵老山参是一个从东北来的生意人送给爸爸的,还刘福香是嗅澺我,特地炖了让我补身子。

    见我仍然闭着眼睛不理不睬,他又抓耳挠腮地,他来这里之前刘福香也让他吃了一碗,这汤虽然有点苦涩,却是大补的好药。还,如果我不吃,就辜负了他妈妈的一番好意。

    我想对程弘博,这种老参汤,对他来是大补的好药,可是,对我来却是伤身体的毒药。就是因为讨厌他,我又没了对他这番话的想法。

    “你柳烟儿,你怎么这么不知好歹?”

    程弘博有点急了,见我还是不理,他猛地喝了一口参汤,然后,又拽起我的身子,一手揽着我的腰,一手卡在了我的脖子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