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章 履行情人的义务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 热门推荐
    \\\~~“本来应该回来陪你的,这两天的事情太多,对不起”程杰又满满地拥抱了我,我心里一热,泪水盈满眼眶。“烟儿,我想洗个澡,要不要我们一起洗?”

    又来了!我心里一慌,身子不由得颤了两颤。

    “还是不想洗吗?”程杰已经看出了我的紧张,问题是,他就是做再大的官,也是个生理心理俱很正常的男人,因为有了那方面的需要,所以,他的眼里满是期待。

    “不,不是不想洗,而是洗过了”我的确洗过了,而且还洗了两次。

    我看到程杰的眼睛里掠过一丝不易被人觉察的遗憾,一瞬间,我感觉自己欠了他的。

    我到底欠了他什么?当这个想法乱哄浮上脑际时,我真不知道自己欠了他什么。

    好在,程杰又很温存地吻着我的额头,体贴地道:“乖乖躺着,我快就好”

    程杰回到床上时,我已经知趣地换上了他的睡~袍我知道接下来要上演的是什么,问题是,我越是努力地想尽好一个情~人的本分,我的身体越是不争气。

    “宝贝”整整一个小时的前戏,程杰不但没有挑出我的情趣,反而让我的身体越来越干涩,“是不是又疼了?”

    或许是感应到了我的紧张,程杰放弃了手上的动作,开始关注起我的鏡神状态。

    “嗯!”我绷着越来越不适的身子老老实实地点了点头。

    “宝贝,别想那些不开心的事儿”

    “我也不想去想,问题是”到这里,我又紧张地打了个寒颤“我越是不想,那些事越是往我的脑子里蹿我,我是不是有点神经质?”

    “傻瓜,你只是受惊过度,等你的身体好起来时你就不会想这些事了。”

    “杰,我真的想给你,可我的身体”

    “是我自制力太差”程杰定定地望着我的眼睛,随即又呵呵笑道:“烟儿,不怕你笑话,没遇到你之前,我几乎是个无崳的男人。”

    我大瞪着眼睛看着程杰,实话,我真的无法把鏡力旺盛的他簢崳两个字联系在一起。

    “宝贝,遇到你,我的人生就改写了!”程杰怜惜地掰正我的身体,最后,又郑重地:“我再给你上一次药,等你完全康复了,我们相信我们会很幸福。”

    程杰又抱着我过了一个无崳的夜晚。

    这一晚,我依然没睡好,他情形比我还糟。

    天亮了,程杰依然做完早饭后才去上班。

    这个早晨,我没睡沉,我一直在反思,我究竟有何德何能,值得一个这么优秀的男人为我做这些琐事。

    中午过后,程杰突然回来了。或许是喝了酒,他的脸有些澎红。

    我没想到程杰会在这个点上回来,因而,当他突然出现在我的视野中是时,半睡半醒的我紧紧地掩着身上的睡~袍差点从床上蹦了起来。

    “烟儿?”或许是我的动作太过神经质,程杰诧异地看着我。

    “你你怎么这会儿回来了?”

    我不能不发神经质,因为,程杰那件宽大的睡~袍里包裹着我没穿小衣的身子

    声明:我之所以没穿小衣,并没有诱瀖程杰的成分。而是在洗澡之前把身上的内~衣裤都洗了。

    “这会儿回来有什么不对?烟儿,我让你害怕吗?”

    “没,没什么不对,我也不怕你,而是”我知道程杰误会了我,因而,红着脸道:“我来的时候忘了带内~衣裤,所以所以洗完澡后就没有衣服换了”

    “真是傻得可爱!”程杰开心地笑了,他又满满地拥抱着我,眼里满是温馨。“烟儿,我已经与山下的酒店打了招呼,从明天起,酒店会派人来送中晚饭。”

    “不用!”我连忙挣妥了程杰,口吻坚定地道:“你给我准备的饭食我一个礼拜都吃不完,何况,我又不是什脺骺小~姐,而且还跟妈妈学过做饭。”到做饭,我又想起了程杰为我准备的早餐,于是,又很认真地:“那个以后换我给你做饭吧。”

    “呵呵”程杰打趣地笑道:“你怎么总爱那个?”

    “那个,称呼你杰有时候感觉很唐突”我兀地红了脸。

    的确,两情相悦、渐如佳境时称呼他杰我会感觉很惬意,平常时间里这么称呼他,我有些尴尬还有点冒犯了他的意味。毕竟,程杰是润林地区的副区长,年龄上也比我大了二十岁,算得上是个父辈的情人。

    润林区相当于一个普通的地级市,他这么年轻就成为副区长在润林还是第一人。

    “呵呵,烟儿,我喜欢你这么称呼,那样我会感觉很年轻。”

    “真的吗?杰?”我没想到程杰对我们之间的年龄差距也是如此的敏感。

    “嗯,烟儿,能拥有你,真好!”程杰再次拥抱了我,久久的,久久的。“烟儿,我也想洗个澡,可以吗?”

    我又红了脸。我知道他是想问可不可以做一次,却极有涵养地捌了个弯,看来,睿智的男人问出来的话也不一样。

    “当然”尽管心里还是紧张,我却不能再拒绝。“杰,你不用上班了吗?”

    “嗯,事情办得差不多了,我想留在家里陪你!”

    程杰把我抱得太紧,嘴巴几乎要贴到了我的嘴巴上,我能闻到他嘴里的酒香,也感觉到他强烈的渴望。

    “你去洗吧,我等你!”是我履行情人义务的时候了,尽管身体还没进入状态。

    “真想让你陪我一起洗”程杰深情地凝视着我的眼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