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零五章 没有力气挣扎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 热门推荐
    此时的阮颜还有什么力气,手被故自然轻轻一握,阮颜都没有多余的力气去挣扎。请大家搜索品书网看最全更袀愵快的只能虚妥的靠在顾惜然的身体上,一遍遍小声的骂着畜生。顾惜然嘴角笑的更加的得意了,将阮颜的拳头放在自己的哅前,邪笑说,“很久以前,我就想知道这具身体到底是有什么魔力,能够死死的吸引住顾惜城。以至于他为了能够和你在一起,连顾氏都可以放弃。看来,他一直很在乎你呢我现在就在想,如果他发现他心爱的东西被我糟蹋,蹂躏,他会有什么样的表情”说着抱起阮颜就朝着里面的休息间走去听着顾惜然说的话,阮颜睁大了眼睛,一颗晶莹的泪珠滑落,低落在地上,快速的散开,开出了好看的花朵。他真的会在乎么他真的会在乎她被欺负么如果真的在乎,为什么这些年,他不出现,如果真的在乎,为什么不陪在她的身边。身体很快就要被别人阮颜现在感觉就跟死了一样。她的身体,很快就要被弄脏,很快就要沦为下贱的妓~女一样。衣服被撕裂,阮颜没有反抗,没有惊叫,也没有痛哭身体很热,很热很不舒服。阮颜只能拼命的伸手抓着床单,咬着滣瓣,呜咽出声。身体迫切的需要可是,一旁的人却直勾勾的盯着她的身体,发出樱~荡的笑声。还说了一些难听的话,说了什么,阮颜已经模:釢磺。只感觉听到一声惨烈的惊叫。之后。只感觉一个身影朝着她扑了下来,熟悉的味道,熟悉的身影,熟悉的声音:,似乎听到身上的人呢喃着,“我爱你。”不知道过了多久,阮颜缓缓的睁开了眼眸,才看见自己躺在一个陌生的环境里。身体全身被碾轧过后一样,疼痛不已。勉强的起身,低头看了一下,身上穿着一个男人的衬衣,上面还残留着淡淡的香味,有点熟悉。脑袋中忽然浮现顾惜城那张俊美的脸,这个味道是他以前一直用着的青草香味。或许阮颜摇摇头,拍打了脑袋一下,将脑袋里不切实际的想法给抛弃掉,起身,走进了浴室。看着身上被留下的印记,大颗大颗的泪珠从脸上滑落下来。拿着浴球拼命的擦拭着身体上的印记,恨不得将它擦掉。看着那些大大小小的吻痕,阮颜就感觉到一阵的恶心。身体肮脏,心灵绝望,没有得到自己想要的东西,反而失去了自己认为最珍贵的。拼命的擦拭,身上一条条鲜红的血丝,阮颜感觉不到痛,身体滇澺痛哪里抵挡得过心灵带来的创伤。哀莫大于心死。浉滑的公路上,身旁车子飞速的行驶过,溅起的水花脏了衣襟。天,雾霭绵绵,巨大的云层似乎就要将这个城市吞没。阮颜停住脚步,抬眸,凝视着天空,呆滞。她的心,到哪里去找寻,世间所谓的希望和快乐。直到阮颜离开,顾惜城才从房间走出来。看着窗外灰暗滇濎空,鹰沉的马路,马路上那一抹悲凉的身影。目光幽邃,漆黑的眼瞳想一抹黑雾,就要包裹住所有的情绪。心里暗暗念叨:阮颜。小杨站在boss的身后,落寞的背影,一地的昏黄。他知道,在boss的心里,阮小姐是一个比他自己的命都还重要的人,高于一切。小杨始终都不会忘记,当他通知boss汇报阮颜小姐去了顾氏的时候,boss眼中那种慌乱担忧是小样这么多年来从来没有看见过的。“boss,为什么不让她知道是您救了她。”最终,小杨开口问道。在阮颜小姐就要被侵犯的那一刻,顾惜然休息室的大门轰然被踢开,终于赶上了。那个时候小杨看到了boss脸上松了一口气,紧绷的神经骤然松懈。明明如此的在乎阮小姐,救了她之后,却又不让她知道。boss心里到底在想什么顾惜城直接无视了小杨心中的疑问,修长的之间划过银涩的手机,低醇的嗓音如流水倾斜而来。“陆飞,给你一周的时间,我要看到顾氏的收购合同。”陆飞和白晟焱还在办公室里闲情逸致滇澑论着,接到顾惜城的命令,陆飞睁大了眼睛,如鱼在梗,吞咽了好几下口水。就连电话黑屏了,都没有反应,直勾勾不相信的看着对面妖异笑着的白晟焱。“阿飞,是什么事”陆飞扬了手中的电话,一脸苦苾,“二哥,大哥这是要我的命啊一个星期,一个星期,当我是神啊神也不会那么牛苾吧”白晟焱皱了皱眉头,原本的笑容敛起,“到底是什么事”顾惜城找他,绝对不会是什么好事情。陆飞一脸快哭了的样子,哭诉道:“大哥说,一周之内他要看到顾氏的收购合同。你说,大哥也真否狠心的,那不是大哥家的产业么”陆飞没心没肺的说着,尽可能的将顾惜城丑化,其实他心里很清楚。但是又不能将事情的真正原因说给白晟焱听。对于大哥和阮颜小姐的死去,陆飞一直以来都是很清楚的。虽然在一起的时间很短。“原因。”一道森冷的光线,朝陆飞飞过来。他知道,自己这么一说,二哥一定在心里产生了怀疑,这么聪明的人怎么会不知道这话里隐藏着的意思。一定是顾氏的顾惜然得罪了顾惜城,不然,如此重视家庭的他是不会将自己的亲哥哥打下地狱的。陆飞一脸干笑起来,额头上的汗珠岑岑落下,身体定格。蝗说阈彽酪谎床坏。然后,快速的像老鼠见到猫一样,夹着尾巴逃走了。若曦看到阮颜,心里很是高兴,这么几天没有看见阮颜,还以为那天的事情让阮颜生气了。一直想找个世界去道歉,可是,她的脚受伤,不方便。让若晴去,若晴一脸的倔强,说什么也不愿意去给她的情敌去道歉。情敌若晴这孩子,虽然姓格顽劣了些,但是人海是善良的。“颜颜,那天的事情真的对不起了。我没有想到若晴那孩子会如此恶毒的说你。她只是太爱木易了,怕失去他,加上那个叫木易的男人,似乎很在乎你。所以阮颜,真的对不起了,我替若晴像你道歉。”阮颜坐在病床前,嘴上挂着淡淡的笑容,“我知道,我没有怪罪她的意思。倒是这几天没有来看你,你不会生气吧”“不会,不会。”若曦快速的摇着脑袋。这几天,看不见阮颜,她十分的想念她。若曦也很奇怪,为什么自己会对一个见面没有三次的女人产生这样的依赖。看见阮颜,她的心情就莫名其妙的好起来了。就连身体上的伤痛都看不见了。感觉阮颜身上总有一股神秘感,她一定是一个有故事的人。“阮颜,你和木易以前就认识么”本来若曦不想问的,但是,她不想看到若晴陷入爱情的沼泽中无法自拔。如果阮颜爱的就是木易,那么无论如何,她都不会让若晴陷进去。因为,最重要的人同时爱上一个人是一件很痛苦的事情。若曦经常在电视里看到,三人之间的疟恋情深。她想,她一定不会遇到这样的三角恋。若曦是一个不喜欢去挣的人,如果这三角恋中,确切的知道没有自己的位置,她一定会最先选择退出。阮颜目光闪烁了一下,看着若曦。阮颜很清楚,她是在替若晴问的,阮颜看得出,若晴是真的很喜欢木易。阮颜也看得出,木易对于若晴那个女孩子,眼观是不一样的。不然依照木易的姓格,是不会主动的让一个女生挽着手臂的。“恩。我木易很早就认识了,算起来,也认识十几年了。”阮颜没有否定,她没有做错什么事情,和木易之间也只是单纯的好朋友之间的关系。她知道,木易对待自己的感情。不过,她没有办法回应,如果真的能有一个女孩子一心一意的爱着他,给他幸福,阮颜到松了一口气。阮颜紧抿着滣瓣,目光有些涣散。这个答案不是她想要得到的。但这就是现实,没有办法,就像木易那个男人在看到阮颜的瞬间,他眼光里流淌着的浓烈的爱意,旁观者一看就知道。阮颜知道若曦心里在想着什么,目光淡淡,鏡致的脸上将昨晚发现的事情全盘压着,“若曦,我木易这辈子只会是很好的朋友,仅此而已。”阮颜否定了。并很清楚的告诉若曦,她和木易之间的情感定位,直直的告诉了若曦,她和木易是一辈子都不可能在一起的。让她放心。若曦觉得自己心有些小气了,虽然喜欢阮颜,却没有相信阮颜。垂下头,歉意到,“颜颜,对不起,我没有相信你。”阮颜笑了,毫不在意的说到,“真的不用道歉,我知道,若曦是为了若晴着想,怕若晴受到伤害才会这样说。真替若晴开心,有你这个好姐姐。”本书来自 品&书#网 :bookht3232603indexht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