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八十四章 移居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 热门推荐
    黑夜里,看不清对方脸上的表情,而莉莎也只是瞟了一眼。 :efefd对于那些主动搭讪她的人,莉莎是从来没有放在眼里。对于安东尼的事情,她一度也自责了很久,在取得安东尼的父母原谅后,莉莎再次开始了自己的生活。这一次,她锁定了目标。对于莉莎来说,法国是一个很开放的国家,既然已经得不到安东尼了,就算心里悲伤难过,她的生活还要继续,而忘记这悲伤难过最好的方法就是快速的投入到下一场恋爱当中。木易几天刚从英国过来,处理这边公司上的一些业务。刚好接待他的公司就是莉莎所在的公司。而莉莎是首席设计师,关于很多设计上的问题都是莉莎和木易商讨。在看到木易的第一眼后,莉萨就觉得,这个东方男子看起来帅气迷人,眼中不时还会带着落寞。只是在莉莎的面前他从来没有笑过。却在看他自己的手机的时候,嘴角扬起优美的弧度,目光深情沉溺的盯着手机。莉莎虽然不知道手机里的东西是什么,但是这样的神情,就算没看也知道他在看什么一定是他深爱的女人。那个时候,莉莎的心不由得开始跳跃起来。这一次,这个男人,她一定要得到他。花费了很多是功夫和时间,月他吃饭,约他看电影,等他下班,甚至去接他不管她怎么做,眼前这个男人始终不为所动。有一次莉莎借故有工作上的事情要谈,将木易约到了一个咖啡厅。木易终于来了,但是在听莉莎说只是想他陪着吃顿饭,木易就起身离开了。之后的莉莎在约见木易,木易甚至连电话都不接了。每次除了工作的时间上两人还能说上话以外。其他的时间,莉萨根本就见不到木易。这一次得知去参加锦曦的婚礼,莉莎很像约木易,就算会再次的拒绝。但是,她不会放弃。没想到,这次莉莎一约,木易就答应了。不管趋于什么样的理由,莉莎都很乐意,也很高兴。只是在宴会上,两人也几乎没有说什么话,原本以为能和木易一起跳舞。可是木易说要去洗手间后就没有了人影。“对不起,小姐,你误会了,我并没有遮看你。”穆以恭很温和的解释。莉莎这才抬眸睁大眼睛仔细的看着身边这个说话的人。暗淡的灯光摇曳着,点点微光倾斜在穆以恭的脸上,一张俊美温雅宛如天使般迷人的俊容瞬间勾住了莉萨的眼睛。莉莎直直的盯着他。内心震惊,真的是好迷人的王子。伸手勾上穆以恭的脖颈,嘴角勾起一抹妖娆的笑容。忽而,不远处传来的笑声,将莉莎的目光从穆以恭的身上移开,目光移到了泳池边上的两个人身上。手逐渐的松了,朝着两个人走去。穆以恭拉住莉莎,“不要去。”泳池边上轻笑的那个人,是木易。那么跟在他身边的那个女人是谁难道就是他的新欢还是旧爱又或者说他今天回来的理由就是因为他身边的那个女人用力的甩开穆以恭的手,“别拉我,恶心的臭男人。”阮颜和木易说着小时候一起玩儿的事情,每一次阮颜都喜欢吧木易弄哭。那个时候的木易是个胆小鬼,最怕毛毛虫了。“你那个时候,最害怕毛毛虫了。现在想起来,想起你那个时候的模样,果真是想笑到不行。”木易敲了一下阮颜的脑袋,“你还说呢。那个时候的你调皮得就像个小男生一样没有想到,长大后,姓格变化很大呢”木易说姓格变化很大。阮颜收起了笑容,“是呢,人都是会变的嘛。什么样的生活环境,父母教育,都是会干扰和促进我们去改变。要想适应生活就真的要去改变啊”木易抬眸,泳池的碧水微光印在天花板上,零星散散,却格外的让人向往。“还是那个时候的我们最幸福。”“是呢”一个影子站在了两人的身后,“嗨,聊得真是愉快啊你们在聊什么,介意我的加入么”木易和阮颜同时转身回头。木易,“你怎么来了”阮颜,目光冰冷如炬,手指不经意的开始握紧。对于莉莎,阮颜暗中已经发过誓,不会再和她有任何的交集。如果不是因为她,安东尼根本就不会死。锦曦也不需要去经历生离死别的痛苦,更不会选择轻生。就算现在的锦曦已经恢复了很多,甚至可以在大家的面前是无尽的的开着玩笑话。但是只有阮颜明白,在锦曦的心里,安东尼犹如一根锋利的尖刺,永远的生活在她的心里,刺疼着她的心,永远所以,她绝对不会原谅眼前这个所谓的曾经是好朋友的女人。看到阮颜,莉莎目光惊恐,后退了两步。从阮颜眼底散发出来的是摄人的寒光。“你好啦,颜颜。”“你是谁”不但眼眸冰冷,就连说出的声音都冰冷到没有一丝的温度,“这位小姐,我并不认识你。请不要对一个陌生人直接称呼别人的媷名,这是很不礼貌的问题。难道,这位小姐的家教不够好,所以不知道这回事还是说,根本就没有家教”阮颜的话,犀利见底,一针见血。木易虽然不知道两人之间发生了什么事情。但是,木易知道,阮颜并不是一个不讲礼貌,对着一个陌生人就能说出这样清冷的话的人。这两人之间真的发生过什么阮颜不友好滇潿度,激怒了莉莎。“阮颜,我知道那件事的发生让你很恨我。可是,我也道过歉了,也因为我的错误受到了惩罚。为什么你好要纠集已经过去了的事情。我们每个人不都应该忘记过去,看向未来么”“看向未来”阮颜冷笑,“我还以为你对安东尼是有多深厚的感情呢。没有想到也不过如此。人才走了没多久,就开始寻找属于你的猎物了么要是安东尼泉下有知,对于你这样的行为一定很唾弃。只是因为你这样一个烂女人緡牲了这么善良的好男人真是老天瞎了狗眼。”阮颜说的话越来月难听,也越来越刻薄。想到锦曦这些日子所受的苦,阮颜就没有办法冷静下来。而现在,祸害了安东尼伤害了锦曦不说,又要来祸害木易。她决不允许,自己的朋友再次受到那样的伤害。木易暗沉着眼眸,“阮颜,你认识她你们之间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情了。”莉莎伸手揽上木易的手臂,声音娇柔,“木易,别管她。我她根本就是没事情都没有发生过,是她鷄婆要这样说我。”阮颜看了木易一眼,将目光转向一旁得意的莉莎,嘴角勾起讥讽,“哦难道说,我身边的这位长得很帅的帅哥就是你这次看中的猎物了么”木易的嗅澺了一下,他没有想到阮颜会这么说,“阮颜,你怎么了。怎么一点也不像你”“我”阮颜呵呵笑了两下,“我到底是什么样的,我自己都不知道。你一个外人又知道什么别把自家说得很了解我一样。我们很熟么”阮颜将身上披着的外套丢给了木易,转身,声音冰冷如冰窖,“带着你的猎物消失在我的视线里,立刻马上。”“阮颜。”木易的眼中满是受伤的表情。莉莎一直都觉得阮颜是一个很温柔的女孩子。不管是什么样的事情都都很愿意帮忙,也很愿意倾听。甚至是她伸手打了锦曦的时候,她都没有上前去阻拦。现在怎么就变成了一个浑身长满尖刺的人了呢不过这话真的让莉莎很不爽。“阮颜,你不要太过分,”伸手,朝着阮颜挥去“啪啪。”响亮的掌声。不过疼的却不是阮颜的脸,而是莉莎。莉莎的手被穆以恭握。钛粘嘶苯由攘死蛏礁龆。力气很大,到现在,阮颜的指尖都还在发麻滇澺。“莉莎,这两巴掌是替锦曦打的。当然如果要算清楚的话,就算扇你一万个耳光也不足以抵挡你放下的错。别把真心待你的人当作傻瓜。”说完,阮颜挽着穆以恭的手离开了。只留下呆愣的两人。“手,还疼么”阮颜摇摇头,手还在紧紧的握着。穆以恭温暖的大手包裹起阮颜颤抖的手,一点点的让他的真心留到她的手掌心里。“刚才的事情,真的是谢谢你。”“恩。”没有遮多说什么,两人紧握着手指走进了晚宴会场。白天的锦曦一身婚纱,到了晚上就换上了红涩姓感的晚礼裙。天生就是模特架子的锦曦,这一次可真真的是宴会的主角。不管是身材,容貌,还是其他的什么,都完美得无可挑剔。就连平常唧唧歪歪的一大推的话,到今天都变成了优雅浅淡的微笑,得到了很多人的赞美。阮颜因为刚才的事情,心里有些难受,但是还是勾起一抹淡淡的笑容安静的坐在一个不起眼的角落。身边有卓梦和穆以恭陪着,阮颜冰冷的心感受到了来自他们眼睛里的温存的目光。本书来自 品&书#网 :bookht3232603indexht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