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八十三章 他是上帝赐给她的礼物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 热门推荐
    “对不起。。 移居这件事情,其实,我有打算告诉你们的。只是”卓梦不能把事情的真相告诉阮颜。就算将来的某一天她知道了,会恨她也好,生气也罢。但是,果如就此能让她忘记了所有痛苦的过去的话,卓梦是很乐意的。哪怕是背负上背叛好友的罪名。阮颜,“梦梦,你不需要自责。在我们每一个人的人生当中,经常面临着各种各样的选择。有些选择是无奈的。虽然我们很想替你分担。但如果说出这件事情会让你很为难的话,我宁愿你不说。只要你能幸福就好。”阮颜走在前面,走了好几步,停下脚步,抬头。不知道为什么,最近,她发现,直接对白涩的雪的世界,似乎更加的迷恋了。“雪,好美。”阮颜的嘴角挂着落寞的笑容。是,真的好美。不记得是哪一年了。一个很特殊的日子。也是在这样一个大雪纷飞的世界里。阮颜还记得自己走在冰天的雪地上,一个人默默的走着。身上的衣服很单。芾。她第一次违抗了父亲,被继母打了一顿。她逃了出来。那时候的她,也不过十岁的年纪,冰天的雪地里,她不知道自己该去哪里。身上没有带一分钱,找不到地方。只好端在一家网吧的角落里,抱着膝盖,将头埋在膝盖上,低低的哭泣。“喂,你哭起来的样子很丑。”一个小男孩,鏡致,漂亮。阮颜抬头第一次看见小男孩的时候。觉得眼前这个男孩子长得太过于漂亮了。比女孩子都还要漂亮许多。就连她都嫉妒了。男孩子的目光温柔得有些不真实。阮颜身体却突然颤抖起来。以为自己是不是要死了。就像卖火柴的小女孩一样,在看到了自己幻想的东西之后,缓缓的闭上了眼眸。永远的沉睡下去。那个时候的她,就是那样的想法。她望着眼前漂亮的小男孩,清甜好听的嗓音像来自天国的声音,漂亮漆黑的痛苦萌萌的对视上小男孩的眼眸,好看的樱桃小嘴张开,“我是不是要死了。或许吧反正死了也没有人会关心,这样也好。”一个十岁的小女孩,对这个世界最起初的看法就是活着还不如死了。阮颜还清晰的记得,当时的小男孩被她的话给怔住了。许久才缓缓的吐出一句,“你这样真的很丑。”那个时候,悲愤和饥饿交加,阮颜生气的骂了回去,“你很罗嗦。我丑不丑和你有关系啊”小男孩没有生气,只是身体向前倾斜,离她靠近了一些,仔细端详了许久,才缓缓的说到,“恩,的确很丑。这样的丑八怪,长大了绝对嫁不出去。”阮颜当时就生气了,圆嘟嘟的小脸蛋上泛着红晕,朝着小男孩怒吼,“嫁不出去也和你没关系,又不是嫁你。”“如果你这么想嫁给我的话,我也可以勉为其难的娶你。”阮颜想到这里,嘴角泛起了浅浅的笑容。那是她遇到的人生里最美好的一天,遇到的最漂亮的一个男孩子,给了她一个最美丽的梦。说要娶她。而且还约定了十年后。阮颜掏出了小男孩给的一条项链。这么多年过去了,她从来没有见过那个人。当然,她也只把那个时候的约定当成一个童言无忌的笑话而已。不过,这么多年,她却一直没有忘记当时那个小男孩那双漂亮的眼瞳。落寞苦涩无奈左右的一切情绪,在阮颜的眼底肆意的流淌着。在卓梦的面前,她不需要刻意的伪装坚强。他们之间都是一样的人。身后的卓梦捂着滣瓣,滚滚的泪花滴落在雪地里。雪地上立刻就凹下去。一个不深的小洞,却深藏着不能说出来的悲哀。对不起,颜颜。卓梦在心里默念。“其实,我早以前就已经放弃了爱情。因为,我觉得,那东西只会给人带来了无尽的伤感和离愁。可是,在我遇到他的时候,我觉得他簢脑海里的那个小男孩一个样子,有着一双漂亮得不真实的脸蛋和综瞳。”阮颜垂下眼眸,嘴角勾起了一抹嘲笑,“这么多年的付出,真的让我迷茫。在我的心里到底是深爱的他,还只是在他的身上寻找留在我脑海里的那个挥之不去的童年的那个人的身影。”在很久很久以前,喜欢上顾惜城的时候,她就自问过这样的话语。可是,那时候的她年轻懵懂,以为付出就能得到收获。然后一条道走到黑。最后伤痕累累。“你说,我是不是特别傻。没有确定自己的心意,就凭着女人的第六感去决定自己今后的人生。果真的是糟糕透是锦曦结婚。想到锦曦和阮颜的关系。木易才答应了那个人的要求。“没想到能再这儿见到你。这段时间你都去哪儿了上次我去问梦梦的时候,梦梦只是随口说了句,你出国了,然后就没有了下文。”看到木易,阮颜有些惊讶,当初梦梦说是去英国了。怎么突然就在法国遇见了呢木易妥下西装外套披在了阮颜的身上。“木易”木易制止了,“阮颜,别拒绝我。就算不能陪在你的身边,但是最起码,给我一个能够偶尔关心你保护你的机会。”他的目光深邃狭长。几个月不见,木易似乎更加的帅气迷人了。阮颜放下了手,没有遮去扯肩上披着的外套。外套上,传来了一股暖意,伴随着淡淡的青草香。这股味道,阮颜很熟悉。闭着眼眸轻闻了一下,道,“什么时候学会这种淡淡的青草香味的”她记得以前的木易想许多人一样喜欢用男人独特的人格魅力的香水古龙。“没有什么,只是觉得厌倦了,想换一种试试。”阮颜浅笑,这个理由真不错。穆以恭在会场遇到了几个熟悉的大顾客,几人许久没见,聊得有些久。等离开的时候,发现阮颜已经不再会场了。焦急如他,找了很多的地方,最后走到泳池门口,停下了脚步。目光柔柔的看着不远处滇濎使一般的她,画面定格了。“哦,真是的,那个家伙去哪里了”一个尖锐的女声划过穆以恭的耳膜。穆以恭收敛起温和,神情不温不火。这个女人他见过,在安东尼的车祸现。歉霭捕岢瞪系呐司褪撬。“你是谁,为什么这么看着我”莉莎挑眉,眼睛盯着眼前的美男子,眼里不屑。又是一个为了她来的男人么真的很厌烦。本书来自 品&书#网 :bookht3232603indexht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