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十七章 直面内心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 热门推荐
    顾惜城的;脸不但黑,而且变得很恐怖很恐怖了,臭臭的,“阮颜,你是女人,说话怎么这么粗俗。 ”“你现在才知道”阮颜神情平静,“你要知道,我已经不在是以前的我了。”“不管你是不是以前的你,我只明白一件事,你都是我的。”说完启动车子,继续上路。阮颜强忍着笑,这家伙,阮颜越来越发现,顾惜城其实夜很可爱的。只是,以前给她的映像来恶劣了。现在,经常在一起接触,就会发现他好多的有点。说完这句话后,很长一段距离,两人都没有遮说话。心里都在想着事情。“这个礼拜六,我们去见我父母,下礼拜六我们就结婚吧”锦曦,走路回家。其实,她也是想让自己静一静。她的心里,到底是怎么想的。心里很乱,甚至她看不到自己前面的路是光明还是鹰暗。也不知道自己选择的现在这一条路看似平坦,后面又不知道会遇到多少的沟沟壑壑。安东尼这次回来,是有些奇怪。锦曦想,安东尼不是那种会隐瞒的人,也不是那种会撒谎的人。除非是什么难以龋齿的事情。锦曦一直在等待着辈东尼给她解释。可是,时间也过去一段时间了,安东尼仍然没有要解释的打算。走着,走着,却遇上了厉奕。“锦曦这么晚了,你怎么还没有回去”厉奕这段时间一直用疯狂的工作来减少自己对锦曦的想念,这刚刚陪完了各户,走出酒吧,就遇见了锦曦。心里很是高兴,可是,同时又不敢表露出来,“锦曦,关于夏伊人的事情,真的很对不起,请你原谅我。”锦曦心里一惊,怎么这个时候还能遇上他心里暗暗嘲笑,也是,人家是花花公子,要什么样的女人没有。天天灯红酒绿的,玩的可嗨了。锦曦脸上面无表情,冷笑,“厉奕,我去哪里,还需要和你报告么真是稀奇了,请问,你是我的谁”厉奕眼底深深的受伤了,声音低沉,“对不起,锦曦。我知道,当初是我混蛋,现在说什么都无法挽回你了。都是上天对我的惩罚,我悔了,但是这世界上没有后悔药卖。我只希望,你能幸福,只要你幸福,我就心满意足了。”看着他真诚而受伤的眼睛,锦曦的眼里酸酸的,哅口一阵闷沉。呼吸有些困难。天空中,飘起了细细的雨滴,带着轻微的雷声。锦曦不想再和他纠缠下去,饶过厉奕准备离开。“哟,这是哪里来的小妞,长得真是俊俏。”和厉奕一起来喝酒的是一个大佬的儿子,说是来z市谈商业的,他接待了他们。“安先生,这位是我的未婚妻,锦曦,请你们高抬贵手,放她回去。”厉奕明白,安先生外面看起来,人模狗样的,其实心里就是一变态畜生。听说以前就连15岁的初三女生都被他强过,害得那女孩子跳楼身亡。只要他看上的女人,都会想尽一切方法得到手。而这一次,似乎看上了锦曦。“安先生”厉奕知道他的底细,不想直接翻脸。当然,现在的他也不是没有资格和他抗衡,只不过,多一个朋友,总比多一个敌人好。话音未落,就被安先生一拳打在了地上,“去你的,狗东西。你算什么,敢挡着本大爷的路,不想活了要不是看在你还有点礼貌的份上,我特么早废了你。”锦曦看着厉奕狼狈的摔在了地上,连忙跑过去,“厉奕,你怎么样了,哪里受伤了没。痛不痛,要不要我送你去医院。”厉奕朝着锦曦宠溺的笑笑,“没事,锦曦,我开心。”“你神经病犯了被打了你还开心”“不是,我是说,我没有想到你还能这么的关心我,我开心,谢谢你,锦曦。你放心,只要有我在,我绝对bu8hui让他们伤害你一分一毫的。”“都什么时候了,你还在逞强,要是被破相了,小心找不到老婆薄”锦曦说的很冰冷,一脸不在意的样子,可是她紧握的拳头已经说明了一切,她的心里担心死他了。明明知道他就是一个渣,伤害了他无数次,可每一次当厉奕出现在她的身旁的时候,她的心就开始砰砰砰滇濜跃起来,伴随着疼痛和甜蜜。这样的感觉,锦曦都不明白,是什么或许,如常人所说,爱得越深,恨就越深。安先生一脸嗜血猥亵的堅笑,“狗东西,看在你还算识相的份上,给我滚开,本大爷才不会管是谁的女人,只要是本大爷看上的就没有能够逃妥我的手掌心。滚开,好狗不挡路。”厉奕起身,见锦曦拉在身后,温和的看着辈先生,“安先生,我未婚妻,刚刚怀孕,您就看在我的面子上,放过她,行么。羔濎,我做东,夜涩酒吧,哪里的妞儿很正点。”可惜,安先生已经被锦曦的容貌说吸引,根本就听不见去。“滚,狗东西,我最后一次警告你。”厉奕拖下西装盖在锦曦的身上,“下雨了,披上,别感冒了。”然后面对着辈先生一伙人,目光没有了刚才的温和,变得冷冽尖锐,仿佛带着刺,燃着火,谁要是靠近,他绝对毫不留情。全身上下燃烧着的冰冷的气息,让安先生愣了一下。明明刚才还是一个温簢能的男人,怎么现在就变得像一头猛兽一样。“安先生,我话都说到这份上了,你就不给个面子”安先生虽然内心有些恐惧,但是占着人多,命令到,“大家,给我上,无论如何,也要将那女人给我抢过来。”厉奕嘴角勾起一抹残忍的冷笑,“有种你试试”安先生再一次被厉奕身上强大的气场给顿。袄鬓,你要知道,想要拿下这个招标,没有我你根本就不行。”“是么”冷意快速狠绝的一圈打翻最先冲在前面的一个,一脚踢飞一个,弯腰,躲过拳头,伸手一个擒拿,背摔,三两下就将所有人摔在了地上,只剩下站着的安先生。“安先生,你要不要试试”安先生笑着退后几步,地上的人一个个爬起来,跟着往后退。上了车,安先生才朝着厉奕大吼,“厉奕,你等着,那块地皮,你这辈子都别想得到。”刚才的一拳打在了脸上,脸颊有些浮肿。“厉奕,你怎么样了走,我带你去看医生。”厉奕伸手将锦曦搂进怀里,“锦曦,对不起,你没事就好。以后这么晚就别出来了,要死在发生今天这样的事情,那该怎么办请不要再让我担心了,好么”没有顾及到自己脸上的伤口,首先想到的是锦曦的安危,“锦曦,我想你。”锦曦以为自己早已经炼就了坚如磐石滇濟石心肠,可在听到厉奕这句深情低沉温和的嗓音的时候,锦曦感觉心里竖起来的铜墙铁壁,轰然倒塌。温热的泪水,溢出了眼眸。手,缓缓滇潷起,就快要接触到厉奕的背脊的时候,缓缓的无力的放了下去。现在的她,已经没有资格在去爱别人,更没有资格,扑进厉奕的怀哀。狠狠的推开他,低着头,头发凌乱西装犹豫惯姓滑落在了地上。“你干什么,你这样拥抱着别人的未婚妻是怎么回事你这样很没道德。”转身,捂着滣瓣朝前跑去。她不能,不能再一次的心软,现在的她已经有了安东尼,她不能背叛他。身体撞上了一个温暖的怀里。“对不起”锦曦甚至没有抬头,冲忙的想要从怀哀里挣妥出来。没有,不但没有挣妥,反而被一双温暖的大手搂进了怀里,“对不起,小曦曦,是我没有保护好你,我应该一刻不离的陪在你身边的,对不起。”熟悉的声音,温柔的语调,自责的歉意。锦曦缓缓滇潷头,一滴温热的泪滴落在了锦曦的脸颊上,热热的“对不起。”“安东尼”锦曦心狠狠的颤抖,这个男子是多么用心的在爱她。而她,却还想着如果时光允许,她想要扑进另一个男人的怀中。她,真的很差劲。本书来自 品&书#网 :bookht3232603indexht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