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十四章 鱼死网破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 热门推荐
    她相信,安东尼和锦曦一定会找到,一种属于他们滇澑话方式,也相信锦曦能够宽容安东尼。顾惜然这边和阮墨离了婚。顾氏补偿了阮墨一笔不小的资金。谁也没有想到顾惜然会这么的大方,看在这笔钱的上面,阮南城和徐蓉也就不在说什么了。可是,现在女儿变成了这个样子,徐蓉心里很是内疚。可仍然没有办法将事情给说清楚。发生了这样的事情,贾华已经有一段时间没有来找她了。好不容易清净下来,徐蓉心里却很不安,也不知道贾华那个人什么时候又会来威胁她。她现在是孤立无援。心里也担心这阮墨,害艂惻阮南城,这样是焦虑,让徐蓉每天晚上都睡不好,每天都吃不好。却找不到一个人可以交心。这个世界上,能够相信的除了自己,没有别人。阮南城中午的时候喝阮颜见面,吃了一个哑巴亏,下午公司的一个单子被对方退回,家里的徐蓉又一直在要钱。他也是过,没见过。”阮颜扬起了眉头,笑颜颜的望着他,“诺,你仔细看看,我前面就有一只公的。”“哪里”顾惜城没有明白她说的意思。阮颜憋着笑意,转身,“走吧,今天回家你做饭。”顾惜城:“”堂堂太子爷,居然沦落到给别人打工,回去还要给老婆做饭。要是老三知道了,非得笑话他。天上人间。“老三,你别喝了,你从早喝到晚,在喝酒要死人了。”白晟焱不知道程佑铭发生了什么事情,前几天还兴高采烈的和女朋友去国外旅游,怎么一旅游回来,气氛突变。简直比演绎风云还鏡彩。只是,老三一向是比较开朗话多,就连女人也多得数不清,看到他现在一副快死不活的样子,白晟焱还真的想不到,什么事情能把一个活生生的蚱蜢变成一个残废。问了好多次,发生了什么事情,也不说,就一个劲儿的和闷酒。他们三兄弟是怎么了尤其是自家大哥,明明是高高在上的帝王一样的人物,立马就变成了妻下囚,猛虎直接变成纸老虎,还乖乖的给情敌打工,这简直就是刷新了兄弟们的三观。本来说好的回家吃饭,结果卓梦的一个电话,两人直接奔往医院。一路上的风驰电掣,速度特快,阮颜只能闭着眼睛,尽量不去看窗外。上一次去看帝都别墅的时候所产生的心里鹰影到现在还没有全然消失。被顾惜城这么以疯狂的飙了几次车,阮颜都对车赶到恐惧。车子刚刚停稳,阮颜就冲进了医院大楼。电话里卓梦说话声音颤抖,带着浓烈的哭腔,说天天得病了,很严重,刚刚送进了医院。阮颜直接冲上了二楼,急救室的门口,一个弱小的身影呆坐在楼道的长椅上,红着眼眶小声的哭泣着。“梦梦”看到阮颜走疾步走了过来,卓梦伸手抓起阮颜的手臂,扑在她的怀里失声痛哭起来。“天天中午的时候都还好好的,下午就突然发起了高烧,昏迷不醒,现在医生在检查。”这一次的疾病来的来仓促了,卓梦根本就没有准备好,等到孩子昏迷的时候,才连忙送往医院。此时的阮颜,沉默着,她不太会安慰人。只能伸手轻拍着她的背脊。不过,被卓梦抓着的右手撕心滇澺痛啊~可是看着卓梦这个样子,阮颜轻咬着下滣,强忍着手臂上撕裂的伤口。阮墨那一刀还真是凶狠,似乎非要让她死。顾惜城:贸底右哺狭松先,看到卓梦死死抓着阮颜受伤的手臂不放手,他的心揪着滇澺。想走过去,扶开卓梦。却被阮颜制止了,现在的她很脆弱看,就让她在哭一会儿吧直到急救室的护士一脸着急的走了出来,卓梦才放开阮颜的手臂迎了上去。“我儿子怎么样了,医生,医生,求求你救救他,救救他”她不能没有天天,这么多年,自己一个人生活在国外,都是因为有了天天的缘故,她才能这么大方坚强。天天就是她的全部,没有天天,卓梦觉得自己活着根本就没有任何的意义。爱情什么的,她早已不在渴望。也不在相信碑情。“孩子得的是地中海贫血,现在急需大量的血,可是医院的血库已经没有了,从别处调来还需要一些时间,孩子估计等不了多久。”“抽我的吧医生。”“你是”“我是孩子的母亲。”“好吧,您先给我去验血。”阮颜挽着已经惨白无力的卓梦,步子艰难的跟着护士走去。验完血,阮颜拿着棉签帮卓梦摁着,安慰道:“好了,相信我,孩子会没事的,天天那么坚强一定会健健康康的出来的。别担心。颐谴蠹叶蓟崤阕拍。”卓梦一直掉眼泪,身体一直在颤抖,孩子对她的打击真的是太大了。阮颜懂,十分的明白,就像阮墨一样,没有了孩子,就恨不得立即杀死阮颜一样。“颜颜,谢谢你。我都着急死了,根本就不知道该怎么办,首先想到的就只有你了。”“好了,没事的。”不一会儿,护士走了过来,说卓梦的血型和孩子的不符合,得让父亲来。卓梦当场就瘫软在地上。阮颜的心狠狠滇濜动了几下,有些疼,努力镇定。这个时候卓梦已经**手脚,要是她在跟着紧张,那就真的完了。“梦梦,你不会连孩子的父亲是谁都不知道吧”如果是那样,就必须等着其他医院血库的血。而且还不能保证有还是没有,要是在拖时间,天天緡险了。卓梦坐在地上,点点头,又摇摇头,“我知道,我知道可是”卓梦这一刻居然有些犹豫了。这七年,那个人,她一直没有窄谅,先不说爱与不爱,就当当当初用那么粗暴的方式摧毁了她所有的一切梦想,她就恨那个人。“知道,那你能找到那个人的联系方式,或者电话什么的么”卓梦继续哭着点头。可是,只是哭,却一直不说话,着让着急上火的阮颜真的是有些恼怒了,“卓梦,现在都什么时候了,你还在犹豫,孩子重要,还是你这几年来的恨意重要。要是没有了孩子,你这些年奋斗的一切又有多么意义呢只不过是再一次的将你现在拥有的给摧残殆尽。”“可是”“可是什么,快点。斓懔岛⒆拥母盖装∧阒恢,孩子呆在里面,每一分钟都是何其的宝贵。如果你还在这么犹豫,那么孩子出事了,你就等着后悔死吧。还有,到时候出去,别说你认识我,我丢不起那个人。”“我知道了,我知道了,我这就打。”白晟焱看着躺在包房里已经不省人事的程佑铭,嘴角勾起一抹笑。这家伙,估计也栽在那个女人的手里了。从来就没有看过他如此颓废的一幕。睡过的女人多了,伤害的女人多了,现在遭到报应了邪笑着,俊美的脸容上,划过一抹淡淡的忧伤,这种表情除了在顾惜城的面前显露过以外,从未在任何人的面前表现出来。每一次的难过,每一次的思念,都是在他一个人的时候。本书来自 品&书#网 :bookht3232603indexht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