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十一章 美梦破灭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 热门推荐
    第二百五十二章姐,我想见你阮墨面目狰狞,握着刀子用力的向下压,而阮颜,已经很吃力的在勉强支撑着,手臂上受了伤,现在又要双手支撑,手臂滇澺痛,已经让她快没力气了,额头上的汗珠汗涔涔的落了下来。 :efefd就在阮颜以为自己就快要完蛋的时候,阮墨手上的刀子被打飞,而自己进入了一个温暖的怀哀。“你是白痴么”顾惜城对着阮颜一吼,俊美的脸上没有血涩,刚才看到这一幕的时候,顾惜城觉得自己的心脏都快要停止跳动了。要是阮颜出了什么事情,他这一辈子会后悔,遗憾终身的。“你来了。”手臂上的伤痛,疼得阮颜都没力气说话。看到顾惜城,阮墨原本狰狞的脸容逐渐变得委屈,柔弱,“惜城,你怎么来了哎,姐,你发生什么事情了,手臂上怎么受伤了快,快去让医生包扎啊”此时的阮墨似乎变了一个人似的。不一会儿,医生也过来了。“你们的病人脑子有问题,带她去瞧。灰俪隼次拊滴薰屎θ肆。”“惜城,是我。沂侨钅。,你不记得我啦,我是你的新娘啊”一声将阮墨拖走。阮墨却全然无知,看着顾惜城傻笑着说,“惜城,你别走。业饶,等你来我。”顾惜城带着阮颜去包扎了伤口,伤口很深,衣服上的血迹有些都已经干涸了,顾惜城一直坐在一旁鹰沉着脸,脸上没有任何的表情。他在生气。“我真的没事,只不过是一点小伤。不过这样更好,其实我这样了,你就能照顾我了”阮颜笑着,很轻松的开起了玩笑话。她不想顾惜城为她担心。“你是白痴么。刀来了,你不会躲”“嘿嘿,没注意。”阮颜继续傻笑着,企图蒙混过关。那时候,她太同情阮墨了,一直没有想到那样悲伤的阮墨还能做出伤害人的举动来。还是她看见了地上的影子,不然,现在在顾惜城面前的,就是一具冷冰冰的尸体了。不过上天似乎还没有打算将她收回,看来还是挺舍不得她的。阮墨一定是因为离婚和没了孩子对她的打击实在太大了,一时之间承受不了,才会变得鏡神有些失常吧看着这样的阮墨,阮颜却恨不起来,她啊已经收到了惩罚。包扎好伤口,还是很疼。阮颜强忍着疼痛,努力变现得一点都不疼的样子,掏出手机给阮南城打去了电话。“我们走吧”顾惜城弯腰抱起阮颜沉默着走出了医院。被顾惜城抱在怀里,他身上温暖的气息,和清雅的沐浴露香味,让阮颜很是安心。只不过,在众人面前来这么一个公主抱,阮颜不怎么习惯,一直都没有这么亲密,在外面,突然的就感觉两人之间感情似乎更近了一步。至少,在顾惜城冲进来的时候,他眼底的担忧和嗅澺,阮颜全看在眼里。“你放我下来,我真的没事,路上还有这么多人,看见了不好。”顾惜城固执的抱着,没有放下来的意思。“没有什么不好的,我爱抱我喜欢抱,这是我自由,别人想怎么说就让他们去说吧”他的身体很温暖,靠在他的怀里,“顾惜城,谢谢你。”刚才要是没有他的出现,估计自己还要受伤。那时候的刀尖都快要刺进肩膀的皮肤里了。想到刚才的事情,阮颜心有余悸。将阮颜抱上车后,顾惜城也上了车,没有启动车子,也没有说话。车内的起身,沉闷,诡异。“顾惜城,你怎么了”阮颜问。他的眼神看起来很冰冷,目光深邃,漆黑的瞳孔似乎还嗲着愤怒,和少有的忧虑。身体忽然被抱。讼С堑纳硖逦⑽⒉,声音低沉醇厚,又是那么的无力感,“对不起,我没有保护好你。”阮颜惊讶,顾惜城会道歉么呃好像会把刚才发生的事情,顾惜城到现在一想起来都觉得后怕,要是阮颜就这样消失在他的世界里了,他都不知道该怎么面对没有她的生活。或许,他也会跟着她的脚步追上去,陪着她,不离不弃。“如果没有你,我该怎么办”肩膀真的在颤抖。阮颜垂着眼帘,看着怀里的他,眉眼淡淡的温和,然后将声音故意的拔高,“。亲雍枚。帅哥,带本姑娘去吃饭呗。”“现在知道饿了刚才就不应该救你,还省去我一段饭前。”顾惜城离开阮颜的怀哀,调侃。“很抱歉,让你失望了,我i就是还活的好好的。”阮颜低笑,收起笑容叹了一口气,“哎,没办法,老天爷不想收我。”“估计是卧C攘γ挥心敲创蟀伞薄袄咸煲歉沂漳,我就去把它给灭了。”滣瓣微勾,道,“看在你是伤残病患者的份上,今晚的餐厅你定。”“算了。”阮颜还没说话,顾惜城就自顾的将自己的话给接了下去,“我看还是在家吃好了。”阮颜脸涩黑成一条线,抬起脚直接就给了顾惜城一脚,用鼻子哼哼,“你说我是伤残病患者拜托。Ц,我只是手臂上受了一点小伤而已,你想得太多了。不过在家吃饭,这条,我赞同。”“还是餐厅吧”“你”顾惜城抿滣一笑,“行了,看你的样子就像被泼了大粪一样。”“顾惜城,你素质,素质,到哪里去了”这种恶心低俗的话语他都说得出来,难道说是和她混久了,所以被她同化了车子启动。天边暗红一片,没有了太阳璀璨的光辉,只有淡淡的,浅浅的晕红还残留在天际,是舍不得离开这一片天空“以后,别在受伤了,我会嗅澺。”阮颜看着窗外,风声有些大,只感觉顾惜城似乎说了话,可具体说了什么,阮颜也没有听到。“你刚才在说什么”阮颜问了一道。“没什么。”“哦。”几天后,阮南城给阮颜打去了电话,说是想要相约见上一面。阮颜答应了。不管他在怎么的错,她的身上还留着那个人的血噎,那个人也还是她的父亲。这是永远改变不了的事实。两人相约在一家小茶馆。这里温馨安静,淡雅恬静,很适合人们鏡神上和心里上司休憩之所。阮颜到来的时候,阮南城已经坐在了以前经常会做的位置。阳光照耀在他的身上,洒下一片浅浅的金黄涩的光芒。身影背对着阮颜,看着窗外,抬着杯子,移到嘴边,喝了一小口。记得小时候,妈妈还在世的时候,一家人每个礼拜都会来这里,小坐一下。妈妈很爱喝茶,对茶叶颇有研究。在妈妈的爱好和推荐,爸爸和她都爱上了品茶。只是原本熟悉的地方,他们已经有多少年没有来了呢地方还是原来的老样子,没有变化,可是,来的人,却早已不是当初的模样,人不是,心情自然也变了。阮颜走上去,要了一杯绿茶,坐在了阮南城的旁边,“爸,你今天找我来是有什么事情么我下午还要上班估计没有太多的时间陪着您。”阮颜不上班,也没有事情做,只不过是一个她不想和他独处的理由而已。阮南城的目光透着淡淡的哀伤,也没有了平常的严厉和冰冷,淡淡的说,“这里还是和你小时候的时候一样,一点都没有改变啊可是,在这一次的来到这里,为什么却没有了当初的那份喜悦之情了呢”莫名其妙的叫她过来,过来不谈事情,又莫名其妙的说了一大堆她听不懂的话。他到底在想些什么“爸,你有什么事情就说吧,不必吞吞吐吐。虽然你不认我这个女儿,不过,我也不能和你一样不认父亲不是”这句话,带着讽刺的味道。他的父亲没有人情味,她有。阮南城还是端着杯子,浅尝了一口,放下杯子,望着她,“我们父女俩好久没,没有见面了。找你谈谈心,你不会介意吧”“我介意。”找她谈心阮颜笑了,这个时候怎么想起找她谈心了一直巴不得将她撵出阮家,实际上确实也那么做了。那么现在来找她谈心,且不是很讽刺阮颜嘴角勾起一抹似有若无的嘲讽,“爸,你是不是找错人了,要谈心的话你应该去找你的女儿阮墨或者你的老婆徐蓉啊你来找我做什么”“阮颜,爸爸对不起你。”阮颜:“”愣住了,身体和大脑突然被冻结了。眼前的这是什么情况,苦肉计“爸爸,你是不是为了我持有的那百分之二十的股份,如果是就直说。”“我”“呵”阮颜冷笑了一下,一脸的不屑,声音冷冽了好几分,“原来还真是啊我就说嘛,如果没有什么事情的话,您怎么可能想起你这个已经被抛弃了的女儿,原来是在你眼里我还有那么一点点的用处。怎么现在是想捡回去,回收利用么”阮颜说话不留情面。因为她的心,早已经冰冷了。本书来自 品&书#网 :bookht3232603indexht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