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二章 脸色阴沉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 热门推荐
    只因为以前顾惜城说过他的东西他讨厌让别人的碰,所以一起六年,她一直听从他的话,从未动过他的东西。 :efefd不过以前是一直上着锁的,她想看的话还需要浪费一些时间。不过现在,居然没有上锁,相必最近是打开过的吧真不知道里面藏了什么宝贝,看着他很在乎的样子。反正,以前已经没有关系了,看一下应该没有关系吧阮颜的心中突然冒出了一个腹黑的想法,好想看看里面究竟藏了什么东西。阮颜快速的冲过去,快速的打开了盒子。“阮颜”顾惜城大叫一声,扔下毛巾就冲了过去。可惜已经来不及了。顾惜城无奈的抚上自己的额头,声音很浅漠,“算了,看就看吧反正我也打断告诉你”阮颜在打开的瞬间就愣住了,里面是一些她读大学时候的照片,还有一些是她睡着时候的照片,还有一张,几张是顾惜城亲吻阮颜额头的照片。照片的背后还注明的日期,还有想说的话顾惜城没有制止阮颜,而是给自己换上浴袍安静的坐在了阮颜的身边,伸手将阮颜送给他的礼物也拿过来,一一的再次重温了一遍属于他们的回忆。盒子里面,有好多好多阮颜看着看着就泪流满面了。不可思议的看着顾惜城,手都在发抖,泪水滑落低落在照片上,晕染出一小片泪花。阮颜依旧满脸泪花的看着她,问道:“这些”话还没有说出口,阮颜的泪水就再次滑落下来。喉咙像被什么堵塞了,什么说不出,只是看着他继续流泪然而,顾惜城却笑了,笑得是那样的温柔,伸手拂过阮颜流泪的脸颊,温柔轻柔滇濇她拭去了脸颊的泪水,声音低沉,“傻瓜,有什么好哭的。”“顾惜城,你告诉我,这些都不是真的,对不对”阮颜不敢相信,在很久很久以前,他就喜欢上了她。可是她又不明白了,喜欢她为什么还要折磨她,喜欢她为什么还要残忍的和她离婚,还要说出那么残忍的话顾惜城伸手抱住了阮颜,“这些都是真的,在很久很久以前,我就喜欢上你了。所以我给阮氏施加压力,让他将你许配给我。可我每次不回家,在外应酬,你从来不在乎。就连我明星传绯闻,你都丝毫不在乎。我以为在你的心里,你一点也不喜欢我,一直以来都是我一个人一厢情愿,所以我生气,变着法的欺负你。可是,你知道么每一次欺负完你,我却比你更痛苦我以为你勉强维持着我们的婚姻只是因为我能给阮氏带来利益,而你,根本就不在乎其实,我多在乎这段婚姻,你知道么,阮颜”“别再说了。”阮颜已经岂不成声,一句话也无法从口里说出来。她应该高兴,不应该哭的。知道顾惜城的心里有她,爱她她应该微笑的。可是,此时的她却哭得一塌糊涂。分不清到底是悲伤还是幸福,算幸福么顾惜城抱着她,继续说到:“其实,我根本就没有想过要和你离婚。但是当我知道穆以恭回来了,我以前就知道那家伙喜欢你,而那个时候你居然又跟我提出了离婚我一气之下强要了你那时候,我粗鲁,弄疼你了吧对不起,我为曾经自己做过的错事向你道歉。”阮颜拼命的摇着头,泪水决堤,泛滥成灾“都说了别哭了,还哭”顾惜城再次将阮颜的泪水给抹去,目光柔柔,“你在这样哭下去,我会嗅澺的”如此温柔的话语,如果不是亲耳听到。阮颜打死也不会相信这样的话语是从顾惜城的嘴里说出来的。阮颜一句话也说不出,只是抱着顾惜城哭了好久,好久久到她自己都不记得了。直到她不哭了,顾惜城亲吻了一下她的睫羽。将盒子里冰封了许多年的礼物一一拿了出来。这一刻,什么阮墨,什么穆以恭,统统的都被阮颜抛在了脑后。在她的脑海里,唯一的信息就是,顾惜城一直都是喜欢她的。这样的概念灌输进自己的脑:,阮颜发现自己还有点小窃喜。顾惜城是那样的温柔,原来冰冷的外表之下竟然有着如此温柔的心思。礼物盒里,有许许多多的小礼物,包括发卡,丝带,首饰,项链,戒指,还有一些小饰品“这些都是给你的礼物,只是从来没有送出过”说着顾惜城拿出了一颗鸽子蛋大小的戒指,幽幽的说到:“本来上次想借着我生日向你求婚的,可惜”顾惜城顿了顿,没有将后面的话给说了出来。就算他不说,后面的事情,阮颜也知道。生日宴会上,阮墨挺着大肚子,在顾惜城的生日上,阮墨不知道是怎么弄的在大厅居然播放着她和顾惜城那啥的画面。想到那画面,阮颜的心再次纠集起来。顾惜城已经有阮墨了,自己现在在他的面前哭哭啼啼的,是怎么回事刚才的感动,差点就让阮颜迷失了自己。阮颜快速的推开顾惜城,“我不能这样,阮墨还怀着你的孩子,我这样做,和阮墨又有什么区别”阮墨抓起包就要离开。在呆在这里,估计她真的会把持不住的。不如快速离开,不见也好。哪知,顾惜城不如人愿。他的手始终搂着她的腰肢,不曾松开分毫。顾惜城抱着阮颜,脑袋磕在她的脖颈处,喃喃道:“阮颜,你相信我么,我真的没有和阮墨发生关系。恩,这样说还不全面。应该说,我从来没有和除了你以外的女人上过床。”没有和除她以外的女人上过床阮颜心中一惊,这,这,这怎么可能难道他的意思就是说,她的第一次也是他的第一次她的想法,顾惜城怎么会不知道顾惜城微笑,眸眼深深的看着她,笑道:“是。愕牡谝淮我彩俏业牡谝淮,你痛我也痛。”这样刺骨的话语,阮颜脸涩刷的绯红。这样的话,他怎么能这么平静的说出来。阮颜有些娇琇,“你这说的什么话,这种话你也能说出口”“怎么说不出口,我的只是事实。”“”这样的话,阮颜却无从反驳,只能低低的的说看句,“流氓。”“我不介意现在就对你流氓”顾惜城说着俯身吻住她的滣“唔唔”阮颜轻哼了俩声。顾惜城轻柔的吻着她,两片温薄的滣瓣柔软相贴,两人从未有过的热烈激烈,才不一会儿的功夫,两人气息緡乱不堪。而阮颜的衣服也有些凌乱,顾惜城抱着她双双倒在了柔软的大床上顾惜城闻着阮颜的同时伸手撩开她的衣襟,抚上温软的圆润雪白。阮颜轻哼几声,并没有阻止顾惜城的进入,生涩的回应着他的吻很快,两人衣裳褪去,犹如身在嘲水之巅,两人再次完美的相结合,上演着嘴完美,最华丽的篇章时候,顾惜城抱着阮颜走进了浴室。这么多年来,两人才真正的第一次铲开心扉,顾惜城第一次将自己的心里告诉了阮颜,或许正因为他的示爱,今天的她才会如此的回应吧在浴室,彼此又纠缠了很久。而阮颜已经被他弄得早已经没有了力气。“怎么才这么一小会而,就累了”顾惜城替她清洗着身子,她想一只没有力气的猫咪,蜷缩在顾惜城的怀里。微闭着眼睛,不说话。早已经和顾惜城有过肌肤只亲的阮颜,也不存在什脺髅情。洗好澡,换好衣服。顾惜城拉着她走下楼。刚才的动静很猛,阮颜的下边到现在还很疼,没走一步都像走在刀尖上。顾惜城直接将她弯腰抱起,走下楼。下了楼,顾惜城抱着阮颜走向了餐桌边。并没有把阮颜给放下来,而是将阮颜放在了自己的大腿上。“我没事,你放我下来吧”虽说在这里,不会遇到外人,除了几个家佣和管家。“没事,我就想这样抱着你。”顾惜城很清楚,自己在做那样的决定之前就明白了。他必须让她相信他,信任他好不容易的相遇,顾惜城不想快速的就和她分开。此时,李妈已经送上了两人的晚餐。与其说是晚餐,不如说是两人的宵夜。“先生,小姐,请用餐。”李妈面带笑容,看到小姐回来了。李妈自然是很高兴的。她不知道顾先生和阮小姐之间发生了什么样的事情。但是,从上次离开后,他们已经有很长一段时间没有见过阮小姐回到家了。“小姐这次回来,就不会再离开了吧”李妈还不知道两人已经离婚,所以自然緡出了这样的问题。顾惜城依旧抱着阮颜,李妈这样的问话让阮颜不知道怎么的回答。如果说她和顾惜城现在知道朋友,或者说是陌生人,这样暧昧的姿势,似乎说不过去。但是如果说是其他的,夫妻恋人貌似他们之间从离婚那一刻起,这些临时的身份就通通的没有意义了。“李妈,你先下去吧有什么事情,等我们先吃完。”本书来自 品&书#网 :bookht3232603indexht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