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五章 恍惚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 热门推荐
    一路上阮颜想了好久,还是决定把事情说清楚。“你不用解释,阮颜,我懂的。你放心,我不会强迫你,如果你不愿意,我会一直等你。所以,你手上的戒指,你能别摘下来么就当是替我保管。∑冧实,他只是不想自己的梦这么早就醒了。顾氏。一大早,顾惜城还没有来上班,公司里的人就忙上忙下了。杨助理很早就将程佑铭叫到了公司。恰巧这对时间的程佑铭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每天除了拼命的工作以外,似乎泡妞的时间都没有了。不对,这么定义他不太准确,确切的应该说,花心大少爷,悬崖勒马。回头是岸。“一大早就叫我来公司开会,你脑子抽风了”程佑铭刚刚走到自己办公室门口的走廊上,句看到了杨助理恭敬的站在一旁。似乎在等着谁。程佑铭打开办公室的门,准备进去。杨助理就比他先于一步跨了进去。“你,来我办公室干什么”程佑铭一大早就被吵醒了,心情有些郁闷。本来现在的他正处于空窗期。杨助理将手上的报纸递给了程佑铭。“程副总,这件事情,你觉得该怎么下手。这份报纸要是落到boss的手上。估计今天的他们又要胆战心惊的过一整天了。程佑铭挑眉,冷冷看了杨助理一眼,拿起报纸。报纸头条:某小姐错将人误会小三,小三男友力证清白,当面求婚。另外一本:某孕妇不顾形象的污蔑膫愜裁的女朋友,为证清白,当面求婚。许多报纸的头条,都是这个。程佑铭看完后,陷入了沉思,然后吩咐道:“今天的报纸,各个部门所有报纸都给我搜走,一份都不要出现在公司里。”“是。”杨助理退下后,程佑铭给二哥白晟焱打去了电话。此时的白晟焱,正悠闲的坐在自己的家中,想象着几天前那美好的一晚呢看到来电显示,凤目微微加深。这么早,老三找他,是有什么事情脺饔起,声音潜藏着妖异。程佑铭对着电话打了一个冷战,“二哥,今早的报纸你看了么”白晟焱瞟了一眼安静的放在旁边还一动没动的报纸,冷冷开口,“问这个干什么”“你先看看吧”修长的手指滑过报纸的边缘一角,拿起报纸,打开。映入眼帘的就是如此惊诧的消息。“二哥,能不能解决”“你认为我没有能力”对于白晟焱的能力,程佑铭是很清楚的。“那么,二哥,这件事,就交给你了。”程佑铭挂断了电话,看了一眼窗外。刺眼的阳光,正缓缓的升起。自从生日过后,顾惜城就天天都回家休息。偶尔还会在家里吃一顿晚餐。早餐也经常在家里吃。今天,李妈和往常一样将门前的报纸,拿进来,放在客厅的沙发上。转身走进了厨房。最近的先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每一天都很乖巧的呆在家里,有些时候还会一个人傻笑,似乎在想着什么事情。不过这样经常在家的先生,让李妈感觉最近的先生变了很多,没有以前那么冰冷。顾惜城躺在柔软的大床上。睁开眼眸。他的身边,还摆放着阮颜送给他的小礼物。这些天都是这些小礼物陪着它。看着这些小礼物,顾惜城的眼眸里,浮现了阮颜娇小的身子蜷缩在床上,占据着一小个地方。那时候的他,不喜欢她的触碰。虽然是答应结了婚。但是却让阮颜记住一件事情,他不喜欢别人的触碰,所以睡觉的时候,能不打扰就尽量的不打扰他。所以,每一次和阮颜同床共枕的时候,阮颜都会睡在床边上,占据一小块地方。其实,阮颜不知道的是,没晚咋阮颜睡着了之后,顾惜城并会睁开眼眸,轻柔的靠近阮颜。目光柔柔的盯着她安静的睡颜,有时候一看就是一整晚。以至于,第二天早上,阮颜起床起早了,惊动了顾惜城。他就会生气。其实,那都是因为一整晚的没有睡着,所以第二天清早很困。但是那个时候的他不轩昂做过多的解释。反正只不过是一个交易品罢了。顾惜城的手缓缓的伸开,一点点,一寸寸,抚嫫着曾经阮颜躺过的地方,身子缓缓移过去,轻吻着空空的睡影,呢喃:“阮颜”“先生,早餐给你做好了。”“恩。”顾惜城低低的应了一声。缓缓起身,洗簌,换衣打开门,走下楼。做在沙发间,顾惜城全身上下没有了往日的冷冽霸气,似乎多了一丝轻柔。“先生,请您稍等,我这就给您盛粥去。”李妈转身走进了厨房。顾惜城拿起报纸,在晨曦中,专注的看着。李妈端着粥出来的时候愣了一下。一出来,就感觉空气中诡异的气氛,而顾惜城的脸上,是如冰的森冷,目光幽深得看不见底。“先生,您的早餐。”“啪。”报纸快速的扔在了地上。顾惜城倏地起身,拿起衣架上的外套,没有表情的离开了别墅。“先生,早餐您还没吃呢”甚至对于李妈的话语,他装作没有听见。李妈端着粥,看着自己先生愤然离去的背影,摇摇头。将粥在茶几上。将地上的报纸一一的捡了起来刚才,先生什么也没有做,就仅仅看了一眼报纸,就生气了。难道是报纸上,有什么让他生气的事情从不看报纸的李妈疑瀖的瞟了一眼报纸。报纸上的那个熟悉的女人,映入了李妈的眼眸了。李妈缓缓的放下抱着,此时顾惜城的车已经驶离了天都。摇摇头,低叹了一声,“先生,您这又是何苦呢”顾惜城到达公司的时候,程佑铭和最助理正在走廊上说着什么。看到顾惜城走出了电梯,两人快速的闭上嘴。乖乖的跟在顾惜城的身后走进了他的办公室。两人安静的站着,谁也不敢上去搭话。紧紧只看了顾惜城一眼,就能很清楚的感觉到他身上的戾气。而且,脸上很臭很臭程佑铭喉咙暗暗滑动了几下。难道说,大哥真的发现了程佑铭走到顾惜城的面前,隐晦的微笑,“大哥,上次交给你的方法有没有用”顾惜城:“”程佑铭挑眉,“难道你没用”“那种幼稚的事情,谁会那么无聊。”顾惜城冷冽低沉的应了句。原以为他会对他大发脾气,没有想到他只是淡淡的应了一句。就低头整理批阅起文件来。程佑铭也不好多说些什么,缓缓的退了出去。不过一天早上,他打翻了五次咖啡,重先复印了五份文件。不知不觉间,居然把文件上的名字,签成了阮颜。一大早的他似乎有些恍惚。久久不能让自己冷静下来。顾惜城测了测身子,眼里带着一抹凌厉的气息。放下手中的文件,起身,走到窗前。窗外滇濎空,晴朗明媚。而后,顾惜城茫然的点燃了一根烟,修长的手指滑过烟头,夹着。好看的滣瓣微微吧唧着手上的烟,吐了一口轻雾。报纸上的标题,清晰的倒映在自己的脑海里,怎么也挥之不去。甚至在他的眼前已经看到了这样的一幕:穆以恭单膝跪地,拉着阮颜的手,缓缓的将戒指带在了阮颜的手上顾惜城睁大了眼眸,将烟卷掐灭。拿上车钥匙,离开了公司。阮氏别墅,阮南城鹰沉的脸上看不清表情。对于阮墨做的事情,阮南城很是反对和不理解。对着阮墨低声的怒吼道:“阮墨,你怎么能那么冲动,你非要把阮氏搞垮了你才甘心”如果惹恼了穆以恭,要实穆以恭生气来对付阮氏。那么阮氏不出一个礼拜就要宣布破产了。“你知不知道,你这么做会害了阮氏的。”阮氏阮墨但眼底盖着一抹嘲讽,甚至没有一丝后悔。只要她当上了顾太太的宝座。想要什么没有还需要一个不起眼的阮氏一旁的徐蓉一句话也不敢不敢说,这一次女儿做的这件事情,真滇潾不明智了。这样做,不但不能引起顾惜城的注意还会一不小心就招来他的厌恶。害了阮氏阮墨的脸涩突然的变得很悲伤,“爸,你这叫什么话,我辛辛苦苦的为了阮氏考虑而你,居然这么的说我。好,你认为我没有能力,你认为我做的这一切都是自私的为了我自己,那你去找你的宝贝女儿啊那个说要回来抢走所有的一切的所谓你的宝贝女儿。”“你”阮南城抬起了手,差点就打了下去。这时候门口想起了清亮的喇叭声。不一会儿,管家张妈跑了进来,“老爷,夫人,顾先生来了。”顾惜城来了阮墨的眼底闪现着一抹亮光,难道他是来看自己跟孩子滇濤到是顾惜城,阮南城的脸涩稍微的好转了。整理了一下衣襟,出去迎接。顾惜城一身黑涩西装,俊逸的容颜依旧那么的迷人,依靠在车门上,目光空洞,冰冷。阮南城讨好的迎了上去,狗腿的笑道:“惜城,你怎么来了。”“我罍饔阮墨。”本书来自 品&书#网 :bookht3232603indexht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