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被羞辱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 热门推荐
    阮墨假装左看右看,嘴角嘲讽,“不会是闹什么小别扭了吧”阮颜沉默着低头吃饭没有理会。请大家搜索品#书网看最全更袀愵快的阮墨还想说些什么,就被阮南城打断。“阮墨,吃饭。”虽然目光依旧冰冷,但语气却是很柔和,一点也不像训斥。和刚才对待阮颜滇潿度差了好多。阮颜沉默不支声,这样的对待她早就体验过了不是么又有什么好难过的。阮墨吐了吐舌头,朝着阮颜瞪大眼睛,嘴角勾起一抹玩味,“姐,小心点。芎米约旱睦瞎,否则男人很容易出轨的。”这些尖酸刻薄的话语,一点点的刺痛着阮颜的心脏。是的,她离婚了,她跟顾惜城再也没有任何的瓜葛。阮颜的心中大片的大片的荒芜如身在沙漠中蔓延开来心中微微苦涩。这个家难道真就如此容不下她就算心里在难过,阮颜还是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是默默低头吃饭,仿佛阮墨尖酸刻薄说着的人不说她。她只是一个路人一样滇濤着她述说。脸上没有任何的表情。阮墨看着阮颜没有难过,没有悲伤,也没有反驳,像一木头。顿时,没有了兴趣,就冷哼了一声,“木头。”低着头安静的吃饭不说话了。吃完了饭阮南城和阮颜坐在沙发上看电视,徐荣和阮墨出去散步。阮颜却如坐针毡,锦曦还在警局里,不知道她在里面怎么样了,会不会吃苦头。阮颜抬眸看了父亲好几眼,崳言又止。那几句话却犹如鱼翅卡在了喉咙,怎么也开不了口。“阮颜。”父亲阮南城终于开口。“有什么事情就说吧”阮南城面涩比较平静,低着头看着报纸。阮颜深吸了一口气,握住自己的双手,声音有些颤。鞍,我想找你借的钱。”“多少”阮南城心想,他手头上刚好有个大项目,只要让女儿回去跟惜城说一声,这个项目就百分百能成,到时候他就能狠狠的大赚一笔。所以阮颜说要借钱的时候想也没想就答应了。“一百万。”阮南城眉头顿时皱起,沉了声问:“你要这么多钱干什么”阮颜老实回答,“我一个朋友为了保护我打了人,被警察抓进局子了,要一百万赎金,我想救她。”阮南城眸涩暗沉了几许,沉默了一会儿。“最近阮氏要在z市投资一块地皮,准备涉足建筑领域,我们阮氏刚踏入建筑行业,什么都还处于最开端,而那块地皮许多人都觊觎,虎视眈眈的,你有时间和惜城提一下,看能不能通融,给个方便。”等价交易阮颜知道,父亲又要她去抱顾惜城的大腿。换做以前,她会毫不犹豫的答应。虽然这不是件光彩的事情,但只要能帮到阮家,能以顾太太的身份和顾惜城近距离的相处,这是阮颜渴望的。可是现在。她和顾惜城已经离婚了。“爸,我”阮颜,低下头,想一个做错事的孩子,等待父亲的咒骂。“怎么,有问题”阮南城的声音很低,没有冰冷,却多了一份不容反抗的锐气。“爸,对不起,这件事情,我想我帮不了我已经”阮颜想说,她和顾惜城离婚了,但是话还没说出口,一旁传来了徐荣尖锐的嘲讽。从外面散步回来的母女两听到了刚才的对话,大步流星的来着阮颜的面前。“我说,阮颜,怎么说这里也是你的家,南城是你爸,我虽然不是你的亲生母亲,但是从小也带你不。惺裁春玫亩枷雀,辛辛苦苦的将你养大成人。怎么现在嫁了个有钱的男人,你就连阮家的生死都不顾了,你不能这么没良心。”“阿姨,你误会了,我不是这意思”“不是这意思”一旁的阮墨也跟着起哄起来。“姐,我没想到你是这么的狼心狗肺,你良心是不是被狗给吃了,你没看见爸是在和声和气的跟你说话么难道你要爸,我妈跪在你面前,你才肯帮忙”阮颜身体微微颤抖,一股苦涩在喉咙处蔓延,阮颜看着一家人,动动滣,却什么也说不出来。她不是不想帮,而且如今的她和他已经是路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