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69章 二两赏银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 热门推荐
    第769章二两赏银

    在晕倒之前的一刹那,李自成一个深呼吸,勉强压制住升腾的气血,迷迷糊糊之中,他忽地想起,他对以前的老师,已经没有庸念了,郭勇已经随着他来到大明,成了郭世。谒拇ㄎ烀级礁x心。

    李自成的元神飘飘荡荡,仿佛回到后世,回到曾经的学堂

    他的脑子迷迷糊糊,双眼似乎睁不开,只有一点残存的意念拼命抗争,眼看着便要丧失意识,他咳嗽一声,这才将所有的杂念去除干净。

    刚才的一瞬间,李自成似乎体验到穿越时的那种感觉,元神飘荡一周,终于还是回来了他不知道自己是否有一次新的穿越,或者回到自己原先的那个世界,他实在说不清自己是抗拒还是顺应,但刚才的一声咳嗽,顿时化解了这种感觉。

    或许是潜意识中,自己更加愿意留在这个时代吧?数年的努力,眼看着就能摘取最后的果实!

    李自成暗中调试了一番,将升腾的气血全部压会哅腔,原先有些迷蒙的双目,逐渐变得明朗起来,张鼎延也露出了清晰的面目,不过他已经没有了长篇大论劝降张鼎延的心思,嘴角绽放出一丝清冷的笑意。

    “张主事,一句话,加入天命军,干不干?”

    “干!”张鼎延并不知道李自成身上发生了什么,他刚才从李自成的身上,似乎看到一丝诡异,影影绰绰,似乎有一种强大的元神,向他挤压过来,压得他几乎透不过气来,若不是李自成解除了这种压迫,他几乎就要叫喊出声了。

    只是不明白,李自成究竟露了一手什么伎俩,他为何有一种被压迫的感觉,难道这就是所谓的贵人气息?

    原本还想矜持一番,至少也要让世人明白,他张鼎延投靠天命军,不是贪生怕死、追名逐利,而是有着迫不得已的苦衷,但是,李自成直接问话的时候,他几乎是妥口而出!

    这个李自成,究竟是什么来路?自己为何被他吃得死死的?自己乃是官宦出生,就这样让世人去看笑话?

    李自成并没有看他的笑话,只是淡淡笑道:“张主事,本都督刚才说了,本都督是来医治张主事心病的,现在如何,心病是否去除了?”

    “去除了,去除了,”张鼎延似乎感觉到,自己不是去除了心。皇窍窀崭杖牍捶康男履镆谎,放下了昨日的矜持而已,“小人从今以后,便为大都督效命”

    “张主事是在朝堂中任过职的,身份高贵,”李自成颔笑道:“小小的永宁县,自然容不下张主事,你的任命,过几日再说,暂时先协助武大烈给百姓分发赈灾粮,张主事在地方上威望甚高,这样的事情,正该由张主事出面!”

    “大都督要给百姓赈粮?”张鼎延的目光,有些闪烁不定,“大都督,难道天命军不是流寇”

    “你们这些乡绅,应该很担心吧?”李自成笑道:“我不要你们的财物,除了土地!”

    “土地?”张鼎延不解,“河南连年大旱,土地上一时半会根本不能长出作物”

    “天命军并不缺少粮食!”李自成心中有数,来到永宁县的时候,大军还剩两万石粮食,在永宁的万安王府抄没了近十万石粮食,足够三万人吃上一年,除去军粮,接济下永宁的百姓,压力不算太大。

    不过,天命军专门打劫王府的事,暂时还是不要说,闷声发财就好,否则

    张鼎延小心地道:“难道天命军真的像士兵们宣传的那样,专门为天下的穷人”

    “错,天命军为的是天下的百姓,当然士绅也属于百姓,所以你们不用担心,”李自成淡淡一笑,暗中淤次调了血气,感觉无恙,方道:“但是,所有的土地,我要全部没收,然后重新分配给所有的百姓。”

    “这”张鼎延心中一惊,他读过圣贤之书,心中明白,只有每个朝代的开始,土地才会是一**洗牌,难道天命军不是为了吃饱饭,而是为了天下?

    “士绅可以发财,”李自成道:“但发财的前提,必须让所有的百姓能吃饱饭,只有百姓安逸了,士绅才有发财的机会!”

    张府便有不少土地,虽然加入了天命军,但对于紲鳙失去的土地,他还是有些嗅澺,这可是张家几辈子积攒下来的,“可是,没有大量的土地,士绅又如何发财”

    “这你就不明白了,”李自成道:“在天命军的属地上,发财不是靠土地,将来有机会去西宁、兰州看看,你就明白了,天明军刚刚进入河南,加上河南的旱灾,现在只能让所有的百姓吃饱饭,将来也会走西宁、兰州的路子”

    李自成离开的时候,张鼎延还是半懂不懂,不过,他已经知道,失去土地,那是一定的,如果天命军志在天下,自己做为前朝的官员,仅仅失去土地,能保全家眷,以及家中的财物,已经是最好的结果了。

    他已经加入天命军,一旦李自成成功了,他还是从龙之臣

    李自成离开张府,并没有直接回到入驻的万安王府,而是散出亲兵,看看城内的秩序,武大烈在城中赈灾,不知道有没有人趁机作乱。

    城内的百姓,并不是人人需要赈灾,只是那些紲鳙断炊的人,才有资格去赈灾点领取天命军发放的粮食。

    为了防止冒领,城内被划分为数个片,每个片都有一个赈灾点,由当地的熟人监督,百姓只能去自家所在的那个片领取赈灾粮,

    李自成带着何小米和数名亲兵,去了南城的一处赈灾点,站在屋檐下远远观望。

    百姓们排着队等着领取赈灾粮,而发放粮食的县衙官吏,则是预备了大量的口袋,每袋十斤,百姓走上近前的时候,官吏们先是登记百姓的姓名,然后递过一个装满粮食的口袋,百姓取了粮食般走,丝毫不耽搁时间。

    李自成心中暗笑,这个武大烈,还真是人才,亏他想出这个法子,大大节约了发放赈灾粮的时间。

    天命军的士兵在远处巡视,赈灾点秩序井然,李自成正要离开,忽听得一声呼喝,抬眼望过去,原来是赈灾的官员与领取粮食的百姓发生了矛盾。

    双方并没有到打架斗殴的地步,李自成便没有过去,只是远远观望,但在大街上巡视的士兵被惊动了,上前一问,原来是那百姓的错,他昨日已经领过赈灾粮了,今日又站到队伍中想要再次领。魂庠值墓僭狈⑾至。

    巡街的士兵踢了那百姓一脚,“大都督体恤百姓,你竟敢辜负大都督的好意?再不滚开,抓你蹲大狱!”

    那百姓也不敢反抗,只是向士兵哀求,“实在是家中的人口太多,军爷行行好”

    “人口多那是你的事,每户十斤粮食,多一点都不行!”士兵们毫不理会,将那百姓驱赶开,“想要更多的粮食,也不是不行!”

    那人原本已经失望了,听到士兵的话,双目顿时放出光来,“军爷,有啥子办法?小人一定听军爷的”

    李自成心中一动,难道这个士兵要徇私枉法?他不自觉向屋檐下靠了靠,隐藏了自己的形迹。

    “想要更多的粮食,只能有一个法子,”士兵将手中的步枪向前一伸,道:“当兵,大都督一向体恤士兵,如果你让家中的壮丁加入天命军,不但能得到粮食,还会有军饷,如果立功了,还会得到额外的赏银!”

    “军爷说的可是事实?”

    “当然是事实,天命军的士兵,欺骗过百姓吗?”那士兵一扬脖子,道:“只是城内征召士兵已经结束了,不知道等到什么时间,才会有下一次!”

    那百姓有些失望地摇摇头,又回头看了眼正在发放的赈灾粮,念念不舍地离开了。

    李自成却是若有所思,河南大旱,百姓挣扎在死亡线上,当兵的确是一条解决温饱的路径,如果朝廷不能征召大量的士兵,他们便会加入流寇!

    为了生存,平日胆小怕事的百姓,一旦成了流寇,便会热衷于劫掠,他们不是丧心病狂,而是将以前的怨怒一并发泄出来。

    李自成见赈灾点恢复了秩序,正待离去,没想到赈灾点又是一阵混乱,不用看,又是赈灾的官员与领取粮食的百姓发生了冲突。

    “二癞子,你家的粮食至少能吃到夏粮成熟,你不属于赈灾的范围!”

    “谁说我家有许多粮食?你看到了?若是不给老子发粮食,闹到县衙,老子都不会饶过你”

    “你”

    “这是给百姓发放粮食,老子是不是百姓?你欺负老子不知道行情?”

    “快走,天命军的士兵就要来了,到时候让你吃不了兜着走”

    “老子倒要看看,谁敢给老子不发粮?”二癞子目光凶狠,几乎要动手来抢了,发放赈灾粮的官员,显然有些忌惮他,当下停止了手头的工作。

    李自成目光一扫,见排队的百姓面上都是焦急,却是敢怒不敢言,心中已经明白了几分。

    天命军赈灾百姓,那是救命,谁要侮辱天命军的同情心,那就是侮辱自己的智力!

    李自成不动声銫,靠近赈灾的队伍,用手向二癞子一指,道:“你叫二癞子?为何来此闹事?”

    “谁说老子在闹事?”二癞子回过身来,把眼一瞪,却是看到李自成身上的铠甲,气焰顿时熄了几分,但口中犹自不服,“这位军爷,天命军既然在此设立赈灾点,老小人属于百姓,为何不让小人领取粮食?”

    发放粮食的官员并不认识李自成,忙解释道:“军爷,二癞子家境殷实,并不”

    李自成伸手止。词强聪蚨,“他说得不错,天命军在此设立赈灾点,是向家中断炊的百姓赈灾,你家也是紲鳙断炊?”

    二癞子还是嘴硬,“我家自然是要断炊了”

    “很好,我立即着人去你家搜寻,如果你说的是实,我不但给你发放赈灾粮,还会处罚他,”他用手向那发放赈灾粮的官员一指,又道:“如果是你欺骗天命军,冒领用于救命的赈灾粮,我也绝不轻饶,你家的存粮,我就没收了”

    “这谁在乎这点赈灾粮”二癞子见情势不对,一面说,一面便要离开。

    李自成使个眼銫,何小米疾步上前,拦住二癞子,“天命军赈灾百姓,你敢在此胡闹?现在被拆穿,还想逃跑”

    二癞子见何小米手按刀柄,顿时吃瘪,双膝一弯,跪倒在地,“军爷,小人知道错了饶过小人这一会吧,小人再也不敢了”

    果然是个赖皮!

    这样的人物,一向唯利是图,毫无道德底线,李自成自然不会与这种人一般见识,思索片刻,道:“你既知悔改,我也不罚没你的家产,从现在开始,连着三日,随在士兵身边,敲锣打鼓,沿街认罪!”

    “你”

    何小米拔出腰刀,大喝道:“大都督的话,你敢不听,是要找死吗?”

    二癞子听说是大都督,知道自己撞到了铁板上,连忙向李自成请罪,叩头如捣葱,“小人该死,小人认罚”

    李自成让亲兵将二癞子押下去,交给巡城的士兵。

    发放赈灾粮的官员,原本不认识李自成,此时方才知道,原来大都督正在微服巡视,呆了一呆,慌忙跪倒在地,“小人叩见大都督!”

    百姓们看清了眼前发生的一切,二癞子捣乱,影响了天命军发放赈灾粮,他们虽然急得脚心洋洋,却是慑于二癞子一向霸道,都是不敢站出来,而天命军的是这个将军,三言两句就将二癞子押下去,实在是大快人心

    百姓们原本还在窃窃私语,甚至猜测二癞子会受到什么样的惩处,直到看到发放粮食的官员们跪拜在地,方才明白,他们遇上了天命军的大都督!

    他们只是百姓,最容易从众,见官员叩拜,忙一个个拜到在地。

    李自成看着面前一大片的后脑勺,赶紧让他们起身,这都快要新元了,发放粮食要紧。

    “多谢大都督!”

    众人起身后,纷纷念着大都督和天命军的好,都是感恩不。蚬、作揖、深情的话语,简直将李自成当做佛主了,李自成挥挥手,让刚才与二癞子争吵的官员过来,拍拍他的膀子,道:“忠于职守,这才是天命军的官员。”

    “小人只是做了该做的事”

    李自成微微颔首,让何小米拿出二两银子,“你的职位虽然不高,却能忠于职守,值得天命军所有的官员认真学习,这二两银子,是给你的赏银!”

    “这”那官员愣了一下,方才清醒过来,忙跪拜谢恩:“小人多谢大都督!”

    李自成摆摆手,让他起身,颔笑道:“快发放赈灾粮吧,百姓们还等着回家过新元呢!”灭明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