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45章 暗房牢狱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 热门推荐
    处斩朱氏宗族,是公开进行的,地点就在南城的菜市口,这是南阳城内最大的菜市,平日人流量也是最大。

    士兵们早已搭建了一个简易高台,又搬开三把椅子和数张方桌,放在高台的正北。

    午时刚过,李自成便在谢君宝、马式乐的陪同下,沿着阶梯缓缓登上,今日的监斩官,自然是新任知府谢君宝。

    按理说,谢君宝应该在中间的木椅上落座,但李自成亲临现。痪λ凳裁匆膊豢,硬是拉着李自成在中间坐了,他随后坐在右侧,马式乐也在左侧落座。

    李治强也被谢君宝邀请参斩,但他并没有座椅,只能站在一旁观看。

    百姓早已知道天命军要将朱氏宗室成员全部斩首的事,一时群情激昂,早早便有人前来观看,特别是那些以前娶亲,新娘被王府抢去尝鲜的家庭,更是一边走一边咒骂着王府,更有一些夫人,偷偷躲在人群中,也是赶来观看。

    一刻钟之后,装载宗室成员的囚车,在士兵的保护下,缓缓进入菜市口,最前面一辆囚车里,便是唐王朱聿鐥,十数辆囚车,延续了数十步的长队。

    李自成发觉乱糟糟的,扭头一看,面上不觉布满了笑意,原来是周围的百姓,争着向囚车吐口水、扔石块等,前面几辆囚车上,已经堆了许多泥石快、烂菜叶,囚犯伸出囚车的脑袋上,鷄蛋黄混着血噎缓缓向下#流淌,红黄一片,像是戴了一副彩銫的头盔。

    朱聿鐥披着长发,紧闭双目,一声不吭,活到现在,他终于明白,有时候真该沉默是金!

    押送囚车的士兵,将囚车打开,所有的宗室成员被一个个拉上高台,等待处斩,群情激奋的百姓,骂声一片,亦有不少百姓争着攀上高台,对这些平日十分金贵的宗室成员拳打脚踢,几个年轻的后生,更是冲破士兵设置的人墙,硬是用事先准备的短蚌,将朱聿鐥、朱聿鐭抽得鲜血直流。

    士兵们半推半就,谢君宝实在看不下去,便向士兵们示意,士兵们方才推开百姓,将唐王他们与百姓隔离开来。

    朱聿鐥、朱聿鐭、朱聿锷三兄弟打头,所有宗室成员,都被按倒,面南而跪,每个人的身后,都站着一名怀哀鬼头大刀的刽子手。

    刽子手们正在等待着神圣的任务,骄傲的面庞上,都是异常冷峻,与跪在面前的囚犯,倒是形成了鲜明的对面,他们砍过不少脑袋,但要砍朱氏宗室的人头,这还是第一次,以前可是想都不敢想!

    李自成看着高台上的朱氏宗室成员,原本洁白的囚服,其时已经脏兮兮的,泥灰混着菜汁,淡黄銫的流体,隐隐还有一些碎裂的蛋壳

    他暗暗叹了一口气,这些宗室成员,未必都是死罪,混吃等死、过着腐生生活,或许不是他们的罪过,但“匹夫无罪怀璧其罪”,未来的华夏,绝对不允许这类寄生虫的存在!

    他们必须死,只有抄没了王府,天命军才能得到大量的钱粮,这或许是他们对华夏唯一的贡献吧!

    高台之上,庄严肃穆,高台之下,百姓们却是喊叫咒骂不绝,如果不是士兵们拦阻,还有不少百姓想要投掷石块。

    宗室成员混到这个份上,不仅是他们的悲哀,也是大明朝廷的悲哀,站在百姓的对立面,成为百姓的仇人,大明终将和以前的朝代一样,落蟼愒己的帷幕!

    谢君宝被晒得发慌,抬头看看日头,便有士兵上前,小声地道:“大人,已经是午时三刻,时间到了!”

    谢君宝默默念头,从面前方桌上的木筒内,抽出一把竹签,抬手仍在地上,沉声道:“行刑!”

    便有士兵大声喝道:“知府大人有令,开始行刑!”

    原本摇摇崳睡的刽子手,立时瞪大双目,抽出怀中的鬼头大刀,仰天上举,随后奋力向下一拉,整齐的刀光,反虵出夺目的光华!

    咔嚓、咔嚓

    椎骨断裂,发出清脆的声响,尽管有无数的仇恨,高台下的百姓,还是有不少人闭上双目,实在不忍视,人群一时寂静下来,只有血噎喷薄而出发出的微弱破空之声

    李治强趁着全场安静的唯一机会,却是走上前台,向百姓们拱拱手,道:“天命军秉承天主的旨意,以解救天下苍生为己任,天命军来到南阳,是南阳百姓的福分城外五里岗的武侯祠,从今日开始,改为天主教堂”

    人群一时呆。追紫蚶钪吻糠⑽,士兵们不声不响地在高台上收拾尸体,李自成在亲兵的护卫下,悄无声息地离开了菜市口。

    李自成在南阳又呆了一日,给南阳城留下二十万石粮食、十万两银子,又在城中藏了五十万石粮食,这才离开了南阳。

    谢君宝、马式乐、李治强和一班文武官员去城外送行,李自成崳待上马,却是停住脚步,将马缰交给和何小米,回转身来到官员们当中,微微颔首,扫视一遍,最后目光落在三人身上,“谢知府、马参将、李牧师,南阳府我就交给你们了!”

    “大都督放心,人在城在!”三人慌忙匍匐在地。

    李自成将三人扶起,微微点头,最后看着李治强,小声道:“李牧师,天主教的事,可以聚拢民心,千万不要等闲视之!”

    “属下明白,属下会尽快在百姓中传承天主,”李治强躬着身道:“不仅武侯祠,玄妙观也已经改为天主教堂了。”

    李自成送出赞赏的目光,微微一顿,道:“拜托了!”他向众官员拱拱手,随即回转身,跨上黄鬃马,扬鞭长而去。

    离开南阳,李自成并没有沿着原先的官道,从百重山、方城山之间穿过之后,去往东北方向的开封,一路之上,走府过县,沿途多是向百姓宣扬天主,宣传天命军,但并没有攻打城池,天命军现在不缺粮,甚至因为粮食过多,影响了军队的行军速度。

    沿途有不少百姓要求加入天命军,李自成明白,他们只是看中了天命军的粮食,并没有实际的战斗力,加上天命军一路游走,没有时间騲训士兵,所以他一概拒绝了。

    过了许州(许昌),李自成预备沿着官道去开封附近转转,但汉清局送来讯息,河南巡抚李仙凤,已经知道天命军进入河南,派出来自保定的名将虎大威统傍,奔许州而来,已经过了朱仙镇。

    李自成打开行军地图,朱仙镇也在这条官道上,但距离许州还远着,虎大威不过数千士兵,倒是不用太过担心。

    不好,李自成此番来到河南,不是为了战斗,而是为了吸引朝廷的注意力,仅仅虎大威的数千士兵,实在太少了,依照天命军现在的实力,倒是可以全歼。

    李自成左思右想,决定暂时不歼灭这股明军,或许歼灭虎大威不是难事,但必定要花费大量的时间,而且将天命军的战斗力,过早地暴露在朝廷的眼皮底下,不利于天命军在河南流动作战。

    与南阳不同,许州已经是中迎的腹地,无论是河南。故浅⒌哪抗,都是紧紧盯着,天命军进入河南中部,应该在朝廷的眼皮底下,最好暂时隐藏实力,如果必须进行战斗,天命军应该是出其不意。

    李自成立即离开官道,改为向东,前往鄢陵方向,做出东进的势头,威慑中都凤阳。

    李凤仙得讯,顿时惊得目瞪口呆,凤阳是皇上祖陵所在,张献忠曾经破了凤阳,多少高官人头落地,他下意识在自己的脖子上嫫了一把,随即给虎大威传讯,让他迅速东进,然后南下,务必阻止天命军去往凤阳。

    讯息传出之后,李凤仙还不放心,又备了快马,给驻扎凤阳的朱大典示警,千万不能让天命军东进,既不能让天命军去往凤阳,也不能让天命军与霍山、大别山一带的流寇汇合。

    在河南境内,天命军只是一支孤军,很容易剿灭,一旦进入霍山、大别山,与当地的流寇合流,势必如鱼归大海、狼行草原,再想剿灭,可是难上加难了。

    朱大典能否阻止天命军南下,李凤仙管不着,他已经示警了,如果朱大典不能阻止天命军东进、南下,罪责可是由朱大典承担,与他李凤仙没有任何关系。

    虎大威刚刚转向东面,汉清局便用飞鸽将他的动向传给李自成,李自成接到讯息,不觉哈哈大笑,将河南的明军牵着鼻子,正是他此行的目标。

    天命军先是缓缓东行,行至扶沟,见虎大威已经急行军绕道杞县,正急速南下,李自成便沿着沙河北上,至通许县的时候,已经将虎大威甩开。

    虎大威发觉上了当,一面大骂天命军像流寇一样狡猾,一面立即向北返回,紧紧追在天命军的芘股后面。

    李自成却是再次向东,直挿杞县,做出要出走京师、山东滇潿势,到了杞县,李自成并不准备攻城,但虎大威路过杞县的时候,没料到天命军会向杞县进军,将士兵全部带走,城内只有衙役、捕快守城,加上部分地方士绅的家。负蹙褪遣簧璺。

    天予不。词芷浜Γ

    李自成立即命令刘宗敏攻城,为了减小攻城的难度,这一次天命军并没有围城,李自成和李绩驻扎在西城门作为策应,只有刘宗敏一路,从南城外猛攻。

    城内的衙役、府丁抵挡不。低等恿宋淦,从东、北城门向外逃窜,随后城内的官员、士绅,也是纷纷逃窜,天命军只是入了城内,也不追赶逃跑的人员,任由他们逃走。

    李自成入城后,一面安抚城内的百姓,一面向百姓们宣传天命军,预备当晚宿于县衙。

    何小米带着亲兵,将整个县衙查看一遍,发现县衙的二堂有一处暗房,着人打开一看,原来是一处牢狱,里面关着三个犯人,便立即报告李自成。

    李自成曾在米脂县监牢中待过,知道所谓的犯人,常常是被官府冤枉的,关在这种隐蔽牢狱中的人,一定非常特别,不是罪无可赦的大盗,便是官府有什么见不得人的勾当,他丢下手中的茶水杯,缓步来到暗房。灭明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