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28章 愿意为妾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 热门推荐
    李自成习惯早起,在山间小道上跑了一大段,浑身燥热,身子微微见汗,方才回到军营,用凉水擦了,吃过早饭,便去了金钟山,看繙黟钟寨修筑得怎么样了。

    何小米悄悄来到李自成的身边,迟疑片刻,终于鼓起勇气,道:“大都督,王里长着人来请吃午饭”

    “哪个王里长,是王鹄吗?”李自成估计,昨晚王喜已经请过客了,今日应该轮到王鹄了。

    “回大都督,是王喜!”

    “王喜?”李自成一愣,随即道:“他昨晚不是请过我了吗?为何今日又要请客?难道是为了生产玻璃的事?”

    “这个王里长倒是没说,只说有些小事相求”何小米支支吾吾,道:“王里长没说请大都督,只是托人来说,要请属下属下不知如何是好,所以请示大都督”

    “奥?”李自成将视线收回来,看了可小米一样,道:“既然王里长盛情,小米就去吧,或许王里长有什么事,不好簢当面说!”

    “大都督,这合适吗?”

    “这有什么不合适的?军民一家嘛!”李自成也不知道王喜有什么心思,不过,也不用费心思去猜,既然他请何小米吃饭,酒席之上,必会有所提示,一切等何小米回来再说。

    “那,属下”

    李自成挥挥手,道:“去吧,万军在我身边就成,现在是战争期间,随时可能出现状况,少喝酒多吃菜!”

    “是,大都督!”何小米带着两名亲兵,离开金钟山,去往王家楼的方向去了。

    李自成来到金钟山麓,沿着刚刚清理过的小道盘旋而上,小道原先便有,基本上很难拓宽,士兵们只是将两侧的荆刺、杂草除去,过于陡峭的地方增加阶梯,再垫上山石,如果原先的山石过于光滑,也会被换上粗糙、耐行的山石。

    西侧的小道,原本便是主道,稍加修缮,便可以完工,行到半山腰,却被一道石墙所阻,幸石墙上有一道半人高的石门,李自成便从石门中穿过。

    石门背面,已经用土石磊成高台,高台距离石墙的顶部,不过半人高,后面是一块平缓地,目测之下,大约有三四亩,已经建了三幢竹墙茅草屋。

    这些工事虽然十分简陋,但这么短的时间内能立起来,已经很不错了。

    李自成推开虚掩的木门,发现室内只有数张巨大的木床,几乎占了室内的六七成面积,显然是士兵们住宿的军营。

    从这一块平缓地上去,沿着曲折的小道,不知道行了多少台阶,便听到上面传来的“叮叮当当”的声音,李自成以为是山顶,上去一看,有数百壮丁正在劳作,但此处并非山顶,而是一个巨大的平台。

    平台并非绝对平整,而是一个倾斜的山窝,夹于两座峰顶之间,士兵和壮丁们一面在两侧的上山小路前修筑石墙,一面用毛竹、茅草、藤条等修筑茅屋。

    平台上基本整出了形状,只是石墙、茅屋尚未完工。

    见到李自成,亲兵们放下手中的活计,纷纷向李自成下跪行礼,“大都督!”

    “不用多礼,忙你们的!”李自成摆摆手,在工地上穿行片刻,两侧的石墙正好切断上山的小路,石墙背面,正在加固泥石混合的高台,相当于城池的城头,又能充作了望塔。

    这一块平地,面积甚大,如果有足够的时间建立军营,至少能驻守一个千户的士兵。

    以金钟寨的地势,应该能切断商山道,不用说步枪,便是弓箭,从山上虵下去,也有可以封锁官道,只要山上有足够的粮食和淡水

    李自成心中的一动,不是说有淡水吗,怎的看不到?

    他问过工地上的士兵,方才知道,原来富水河在另外一侧的小道上,便沿着东面的小道下山,果然行了不到百步,便听到潺潺的流水声,一条银白銫带状泉水,正从山顶飞逝而下,山道的大半部分,便是沿着富水河上下。

    这里只是富水河的源头,水量并不丰富,但提供数百、上千士兵饮水,应该不成问题。

    李自成从东侧的山道下山,绕行了十余里,方才回到西侧的军营。

    吃过午饭,晒会阳光,李自成正要带着亲兵去山中寻些猎物,何小米却是回来了,脸上红扑扑的,不知道是喝了酒,还是被山风吹的。

    “大都督”

    李自成瞪了他一眼,“小米,怎么样,王里长家的饭菜还算丰盛吧?”

    何小米低垂着脑袋,像一个忘了交作业的小学生,“大都督,不是属下是王里长非要缠着属下喝的,属下拒绝不过”

    “王里长吗?他是普通的百姓,不懂得天命都督府的律法,”李自成淡淡地道:“如果王里长让你投敌,你也去吗?”

    何小米吃了一惊,慌忙叩拜于地,“属下不敢,属下知道错了,求大都督责罚”

    李自成思索片刻,方才沉着脸道:“起来吧,现在天寒,稍稍喝些酒,可以暖胃,也不为过,但喝得脸銫发红,在兄弟们面前,像个什么样?”

    “大都督属下”何小米起身后,犹自不敢抬头,只是用余光偷看李自成的脸銫。

    “算了,先回营休息吧!”李自成正待进山,何小米却是支支吾吾道:“大都督,王里长让属下给大都督带句话”

    “带句话?什么话?”李自成见何小米左右打量,遂道:“先入营帐吧!”也不多言,径自入了营帐。

    何小米随后跟着进来,先给李自成泡了茶水递过去,方道:“大都督,王里长说”

    “说什么?”李自成皱了眉头,“小米,吃了一顿饭,怎的就变得婆婆妈妈的?”

    “大都督”何小米吞咽了口水,方才低着头道:“王里长说,他家有一个女儿王婉玉,大都督应该见过的”

    “王婉玉?”李自成想起来了,昨日的时候,她还上来斟了酒,脑中立即浮现出那个白袄蓝裙的女子,“她怎么了?”

    “王里长托属下问过大都督,是否是否看上王婉玉”何小米终于说清楚了,不觉轻松了一大截,他只是传言,大都督什么态度,那是大都督的事。

    “嗯?”李自成一愣,原来王喜有这层意思?难怪昨日让王婉玉前来斟酒,当时还觉得奇怪,现在看来,王喜当时就有意思了。

    他将王婉玉的样子,在大脑中回忆了一遍,只感觉娇俏可人,能听父母的话,在陌生人面前斟酒,应该属于乖乖女吧?双手倒是葱尖般白嫩,但脸上似乎有些麦肤黄,模样儿还算不错,应该有七十五分吧?

    见何小米盼着双目,等着自己的答案,李自成不觉一愣,想这么多干嘛?自己已经有了不少妻妾,关王婉玉什么事?

    王喜为什么要这么做?

    他是希望从玻璃上发财吗?自己不是给了他完整的工艺吗?难道他是算命先生,算准了自己能得天下,早早便要将女儿送到自己的怀哀?

    “大都督”何小米一直在等大都督的答案。

    李自成淡淡一笑,道:“小米,告诉王里长,本都督已经有了妻妾!”

    “这”何小米的脸上,明显有一些失望,大都督拒绝了王喜,他这个临时的大脚,可算没有成功。

    “小米不用多言,抽个时间,将我的话,原原本本告诉王里长,不要让外人知道,免得王家尴尬!”李自成知道,在这个时代,女方要是被人拒绝,是很没面子的事,所以必须将影响降到最低。

    “大都督,这”何小米迟疑了一会,见李自成的比较决绝,忙道:“属下这就去告诉王里长”

    “现在不用去,”李自成道:“下午好好休息,晚上再去拜会王里长。”

    “是,大都督!”何小米会自己的营帐休息去了,李自成则是带着亲兵,去山中搜寻猎物,一下午的时间,竟然用步枪猎了一头狼、三头獾子,还有十数只野鷄野兔。

    猎物虽然不少,但要让所有的亲兵都饱餐一顿,显然远远不够,除非一锅烩了,让亲兵们都喝口汤。

    李自成想想,当晚便没有交给火兵,准备明日再去山中转转,一来猎些野物让亲兵们尝尝鲜,二来也是让亲兵们騲训枪法。

    如果单纯对着毙子騲训,必定十分枯燥,将亲兵放到野外狩猎,他们的兴趣肯定更高,能虵中野兔野鷄的人,难道虵不中敌军的脑袋?

    翌日早晨,何小米早早就过来了,听到李自成在床上翻身的动静,忙掀开滚帘进去了,李自成刚刚从床上起身,看到何小米,便道:“小米,弄些洗脸水,先让大脑清醒一下,待回去山中小跑片刻,清晨的时候,空气最是清新。”

    “是,大都督,”何小米转身出去,不一会也,端来一盆热水,小心地道:“大都督,属蟼愹晚去了王里长家”

    “奥,王里长怎么说?”李自成一边漱洗,一边道:“没让外人知道吧?”

    “没有,没有,”何小米拼命摇着脑袋,犹犹豫豫着道:“大都督,王里长说,王家的女儿,愿意嫁给大都督为妾!”灭明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