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14章 百姓为本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 热门推荐
    夜半时分,李自成已经上床休息了,何小米在大帐外叫唤,:“大都督,鲁千户着人前来传讯。”

    “鲁大志?”李自成一骨碌从床上翻起身来,披上厚厚的棉大衣,点亮灯烛,鲁大志现在着人来传讯,一点是关于商州城的讯息,虽然拿下商州城是十拿九稳的事情,但谁也不能担保不会出现意外,“让他进来吧!”

    何小米掀开大帐的滚帘,引着一名身着明光铠的士兵走进来,那士兵见了李自成,忙跪倒在地,“属下叩见大都督!”

    “起来说话!”李自成下了床,端在在一个小马扎上,双目打量着面前的游骑。

    游骑起身后,道:“回大都督,鲁千户让属下告诉大都督,他拿下了商州城,已经控制了四座城门”

    “奥,这么快?”李自成心中大喜,看来郑国栋没有说谎,“城内的情形怎么样?守城的明军多吗?”

    “守城的明军一共六十八人,已经全部俘获,”那游骑的双目熠熠生辉,显然也会十分兴奋,“城内的比较平稳,并没有什么反抗之人,只是”

    “只是什么?说!”李自成心内一沉,才数十明军,难道鲁大志还会除了什么岔子?

    “可是商州城内的知州和主要官员,听到明军兵败的讯息,已经趁乱逃跑了,鲁千户入城之后,虽然迅速占领了知州衙门,却只俘获了一些小吏”

    李自成顿时皱了眉头,如果俘获了知州等人,可以苾迫他们为天命军效力,自己在城外忙着收复战俘,耽误了一些时间,没想到这些人的讯息如此灵通,他们跑了,自己手头上没有文官,商州交给谁打理?

    而且这些人一旦离开,就会将天命军来到商州的讯息带回去,说不定朝廷的大军随后就到李自成先让游骑离开,熄了灯烛,躺在床上,左思右想,直到子时,方才睡去。

    翌日天明,李自成刚刚起床,正在漱洗,何小米就急急火火地跑过来,“大都督,昨夜看押战俘的兄弟们,一早就过来了!”

    “奥,怎么样?”李自成一面洗脸,一面等着何小米的讯息,商州城的官员们跑了,这些战俘,可不能在出了什么岔子,否则真是两头空了。

    何小米喜道:“大都督,战俘吃了一顿晚饭,听弟兄们一说,都是抢着为天命军效力!”

    这样的结果,早在李自成的预料之中,如果战俘们不肯归降,那才出人意料,现在整个大明都缺少钱粮,而天命军这边,虽然地域比不上朝廷,但粮饷都很丰厚,又能分得充足的耕地,只要脑袋不是被驴踢了,谁不抢着为天命军效力?

    所谓的“忠诚”,只有文官才会说出口,哪怕心口不一,也会振振有词,这些不读圣贤之书的士兵,谁管得了这些大义,让肚皮不挨饿才是第一需求!

    李自成吃过早饭,再次去军营看望了战俘,重申了昨日所说的一切优厚条件,府兵都是本地的军户,家眷就在本地,很快就会重新分发土地。

    但二三百战兵却是陕北榆林人,家眷都在北方,天命军无法将他们的家眷偷运过来,李自成告诉他们,天命军将协助他们在本地落叶生根,不仅分配土地,还尽量帮助他们解决婆娘问题。

    李自成已经盘算过来,现在北五省到处都是流民,因为战争、饥饿,大批青壮死亡,明显是男少女多,将罍饔受流民的时候,将年亲无夫的女子,运一批过来,最不济还有关外的蒙古女人

    蒙古人曾经给汉人制造了巨大的灾难,在蒙古衰微、汉人崛起的时候,为汉人做一些贡献,也是应该的,虎骑兵和狼骑兵就在河套,只要愿意,抢夺一些年轻的蒙古女人,应该不是难事!

    数百战俘之中,战兵在郑国栋的鼓动下,最先决定投靠天命军,但他们不是本地人,在商州,就像是无根的浮萍,能活一日算一日,谁也不知道是否还能见到明天滇潾阳。

    但天命军接受他们的同时,已经给他们安排好了以后的生活,即便从天命军中退役出去,有土地、有婆娘,就绝对可以传宗接代。

    虽然有些人还是眷念家中的父母妻儿,但在大势面前,谁也不敢将心思说出来,万一惹怒了大都督,昨日艾文彬被杀,可是让他们记忆犹新,不管大都督是不是杀鷄儆猴,他们已经是战俘,绝对不能去触大都督的霉头

    李自成并没有释放战俘,从土门庵去商州,只有一条山间小路,到时候一定会拉出长长的队伍,如果战俘们趁着机会,利用熟悉地形的优势,半路上溜走了

    如果这些战俘敢半道溜号,士兵们手中的步枪不是吃素的,但虵杀战俘,不是李自成的愿望,他不担心战俘溜号,而是补给战俘溜号的机会,这对天命军,对战俘,都是一件好事。

    李自成告诉战俘们,早饭之后,便动身前往商州,不过十里的山路而已,到达商州之后,便可解去他们身上的绳索,重新核定编制,正式加入天命军。

    留下雷万军带着五个百户的亲兵押着战俘,李自成亲率和何小米簢个百户的骑兵,先一步赶往商州。

    十里山路,尽管马速无法加到最大,但不过半个时辰的时间,便赶到商州城下。

    南城门,李自成勒紧马缰,让战马缓缓停下来,商州算不得名城,但城墙还是非:袷,让李自成稍稍有些意外的事,商州的城墙,外城竟然是石墙,当时如果选择强攻,恐怕实在劳神费力。

    把守城门的士兵看到城下来了骑兵,顿时紧张起来,但队伍最前面的九州军旗,却是让他们逐渐放下心来,仔细一看,竟然是大都督亲临,慌忙打开城门,一面飞报鲁千户,一面将李自成接入城中。

    鲁大志听说大都督已经来到南城门下,将手中的活计一丢,也不及唤上亲兵,独自飞马来迎,见李自成已经入城了,慌忙跃下战马,翻身叩拜于地,“属下鲁大志,不及远赢大都督,死罪死罪”

    “哈哈,”李自成大笑,“鲁千户先行攻占商州城,乃是大功一件,何罪之有?快快起身!”

    鲁大志小声嘟囔着,“不过数十明军,这些军功,都是大都督白送属下谢过大都督!”

    李自成淡淡一笑,想起郑国栋的事,便道:“那个郑国栋怎么样,这次攻城,有没有竭尽全力?”

    “尽力了,尽力了,”鲁大志道:“昨夜攻城,是郑国栋叩开城门,入了城后,他又帮着辈抚其它城门的明军,属下几乎兵不血刃就拿下商州城”

    李自成若有所思,既然郑国栋识时务,不妨好好使用,他是驻扎商州城的参将,对商州及周围的形势比较熟悉。

    不管他原先是什么样的人,只要真正了解了天命军,应该不会生出他念,明廷大厦将倾,只要傻子,才会乘着漏水的海船逃生!

    鲁大志见李自成边走边思索,一时不敢打扰,眼看着快要进入州衙了,方道:“大都督,我们已经拿下了商州城,现在怎么办?”

    怎么办?凉拌!

    李自成心中暗笑,商州的主要官员都跑了,他正为商州的治理犯愁呢,既然拿下了商州,在还给朝廷,那这些日子在商洛上中所做的工作,基本上就白费了,他实在不甘心。

    留在商洛也不太可能,只要李绩部第四营基本完成了在川南的道路,他就要赶往河南,没有文官,实在无法治理商州。

    看着城内倒是一片祥和,李自成淡淡笑道:“鲁千户,城内尚未开放吗?”

    “回大都督,暂时没有,”郑国栋躬着身道:“兄弟们正沿街宣传天命军,现在还不知道百姓的嗅潿,所以不敢开门”

    李自成正好看到一队宣传天命都督府律法的士兵,正敲锣打鼓沿街而过,便道:“城中俘获的小吏,现在何处?”

    “回大都督,暂时关押在州衙”

    李自成用手一挥,道:“走,去州衙看看!”

    入了州衙,李自成坐在大堂,让鲁大志将俘获吏员的名单拿出来,仔细一看,职位最高的是一名判官,还有吏目、推官、盐课司副提举、税课使等。

    李自成唤来郑国栋,将这些名单丢在他面前,“让这些人报效天命军,你需要多长时间?”

    郑国栋明白,李自成要收服这些官员,时间自然越快越好,他思索片刻,道:“除了推官卫国举,其余的官员,应该今日便可成功!”

    “奥?”李自成一愣,“为何这名推官不行?”

    “回大都督,这卫国举乃是一名学究,只会之乎者也,很难与他沟通,除非强迫”

    “原来如此,”李自成微微有些失望,他还以为这卫国举是一名忠贞的官员,原来是一个不会说人话的夫子,既然不食人间烟火,暂时冷落一段时间再说,“这权降事宜,就交给你了!”

    “大人放心,小人与他们原本相识,半日时间,绝对可以拿下只是”

    “只是什么?”

    “大都督要给他们任什么职务?”

    “职务?”李自成笑道:“天命都督府以百姓为本,他们归顺之后,一切由百姓说了算!”

    “百姓?”

    李自成道:“先不要管什么职务,要他们同意任职便行,本都督自有安排。”

    “是,大都督!”灭明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