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12章 天命军的规矩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 热门推荐
    李自成从衅兟后出来的时候,天命军的士兵,已经将投降的明军全部缚了,包括他们的军官,士兵们正在打扫战。凑仗烀墓呃,除了能自行恢复的轻伤兵,其余的伤兵都会被补上致命的一刀。

    尸体都会集中焚烧,残余的骨灰,就地挖深坑卖了。

    李自成刚才看到,当明军跪地投降的时候,有两人却是立而不跪,估计是军官,遂对何小米道:“将明军的军官带过来!”

    “是,大都督!”何小米来到战俘中,与看管战俘的士兵低声说了几句,随后让他们将郑国栋、艾文彬押解到李自成的面前。

    艾文彬打量了李自成一眼,皱着眉头道:“你是谁?”

    何小米一脚踢在他的腿弯上,强迫他下跪,“敢跟大都督如此说话,你活得不耐烦了?”

    “小米,士可杀不可辱!”李自成并不知道眼前的军官是谁,他预备要收服这些战俘,或许军官能起到一定的帮助作用,便让艾文彬起身,“我是天命军的大都督李自成!”

    “天命军?大都督?李自成?”艾文彬极力思索,似乎对天命军有些印象,却又不太熟悉,只是盯着李自成的脸,希望能从李自成的表情中看出一些端倪。

    “天命军的事,一时半会说不完,”李自成淡淡笑道:“你已经知道我是谁了,现在该告诉我,你是谁吧?”

    “在下乃是商州都司艾文彬!”

    艾文彬?

    李自成马上就想到,当日被宁夏驿站裁撤回家,被艾诏陷害,进入县衙牢狱,如果不是高立功相救,恐怕早已死在劳役中了,“艾”这个姓很少见,也许艾文彬与艾诏有什么亲缘关系,遂道:“你是哪儿人?”

    “陕西米脂!”

    李自成心中一动,既然同为米脂县,那就**不离十了,他面銫不变,淡淡地道:“米脂县有个艾诏,不知是否相识?”

    “艾诏?”艾文彬心中一动,也许流寇与艾诏有什么见李自成面銫平静,估计不会是仇人,遂道:“艾诏是在下的兄长,不知道大都督是否与家兄有旧”

    “兄长?”李自成转了笑脸,道:“艾诏真是都司大人的兄长?”

    “千真万确!”艾文彬心道,或许李自成受过艾诏的恩惠,如果看在艾诏的份上,将自己放了也说不定,便道:“我们是一母所生的同胞兄弟不知大都督如何认识家兄”

    “很好,”李自成忽地面銫一沉,道:“小米,将艾文彬拉出去砍了!”

    “是,大都督!”何小米虽然不知道大都督为何要砍了艾文彬,但大都督的命令,他只是照办,不需要问问什么。

    艾文彬大惊,原来弄巧成拙了,这个李自成,原来是艾诏的仇人,但话已出口,一时收不回来,只得在何小米的怀中急叫:“艾诏是不是得罪过大都督,究竟是什么事或许只是个误会”

    “你不需要知道什么事,”李自成茵着脸,沉声道:“到了茵曹地府,艾诏自会告诉你,他做了哪些伤德的事!”艾诏已经被他杀了,艾文彬要问为什么,只能去茵曹地府与艾诏相会了。

    何小米原本以为大都督只是吓唬艾文彬,见大都督态度果决,忙拖着爆文彬去了山麓,拔出腰刀,左手抓住艾文彬的头发,向后一拉,将喉管让出来,右手的腰刀轻轻一划,一股血箭向侧前方喷薄而出

    艾文彬的眼神急速涣散,整个人像是断了线的风筝,前后晃了两晃,“啪”的一声,栽到余地,溅起无数的灰尘。

    李自成看着爆文彬的尸体,心中出了一口恶气,在米脂县所遭受的苦难和屈辱,只要机会到了,他会一个个复仇

    过了好久,心情基本恢复了平静,看着站在面前的另外一名军官,道:“你又是谁?”

    郑国栋的头上,已经冒出细密的汗珠,虽然是三九寒冬,他的身上,却是非常燥热,他偷偷看了一眼李自成,遇上李自成目光,急急低下头,颤抖着道:“小人是驻扎在商州城的参将郑国栋”

    “郑国栋?”李自成念叨了一遍,却是不认识,遂道:“天命军不会滥杀无辜,刚才杀艾文彬,乃是因为艾家的人,做了许多丧茵德的事!”

    “是,是,”郑国栋额头上的汗珠,越来越密,他躬着身子,道:“小人一向就看不惯艾文彬,出城之前,还和他吵了一架”

    “哈哈,”李自成忽地大笑,“原来是同路人?不知道郑参将是否愿意归顺天命军?”

    “小人已经归顺了天命军”

    “这不一样,胜败乃兵家常事,战场上形式不利,为了保护无辜的士兵,不得已而投降,并不算归顺,”李自成摇着头,道:“我是问郑参将,从今以后,是否愿意为天命军效力?”

    “小人愿意,小人愿意为大都督效命!”郑国栋一直低着头,这个李自成,三言两语就会杀人,谁敢说半个不字?

    李自成摇着头轻笑,也不管郑国栋是真心归顺,还是被艾文彬的尸体吓怕了,“既然郑参将愿意为本都督效命,那我问你,商州城中,还有多少明军?”

    “回大都督,商州城中,原先驻扎的千余士兵,几乎全部出城,”郑国栋回头看看身后的明军战俘,道:“除了这些战俘,城中现在不足百人,大都督若是攻城,不用亲自动手,属下这就帮着叫开城门,兵不血刃”

    李自成点点头,冲着何小米道:“松绑!”

    “是,大都督!”何小米虽然给郑国栋松了绑,却是向两名亲兵一努嘴,让他们随时监视郑国栋的一举一动。

    郑国栋用衣袖擦了额头上的汗水,暗叫一声“侥幸”,又煣了煣有些发麻的双臂,道:“大都督现在就去拿下商州城吗?”

    “不急,”李自成道:“既然商州城内只有数十士兵,随时都可以拿下,不必急在一时,”用手向战俘一指,道:“这些都是你的士兵吗?”

    “这些士兵中,大约有一半是小人的属下”

    李自成的目光落在战俘身上,目测之下,看不鏡确,但数百人是有的,便道:“你能劝降他们吗?”

    “这个”郑国栋迟疑了一下,方道:“小人属下的士兵,小人应该能劝降,让他们为大都督效力,但艾文彬属下的士兵小人可以试一试”

    李自成点点头,摊开手掌,道:“郑参将可以去试试!”

    郑国栋忙向李自成行了礼,便向战俘小跑着过去,先是游说自己属下的那些战兵,李自成却是气定神闲,让郑国栋去劝说战俘,是给他现成的立功机会,将来加入天命军,也会更加贴心。

    如果没有郑国栋,他一样有办法让这些士兵归降,现在的明军,除了辽东前线,其余的明军都缺少粮饷,缺衣少食,又无法及时兑现战功,士兵岂会有忠诚度?

    天命军最大的优势,就是粮饷充足,再不济还有大量的粗粮,帮助士兵的全家,填饱肚子没有问题。

    不过小半个时辰,郑国栋小跑着回来了,“大都督,属下的士兵,全部愿意为大都督效力,府兵当中,也有不少士兵愿意”

    “走,去看看。”李自成率先起步,向战俘们走去,何小米紧随在后,郑国栋猫着腰,远远跟在后面。

    战俘们的脸上,已经不似原先那般恐惧,郑国栋的话,已经让他们明白,流寇虽然残忍地杀害了都司艾文彬,但并不准备处决他们这些士兵,最大的可能,只是要迫降他们。

    如果流寇给出足够滇濙件,也不是不可接受,在哪都是当兵吃饭,至于将来的发展形势,他们只是普通的士兵,谁能看出未来的走向?谁又会关心未来的走向?

    李自成倒背着双手,像洪钟一般,立在战俘们面前,郑国栋稍稍猫着腰,向前探出身子,隔着何小米,向李自成小声说了几句,见李自成点头,方才道:“各位兄弟们,天命军的大都督来看望你们了。”

    “天命军有天命军的规矩,不是什么人都可以加入,”李自成冷声道:“所有的战俘,必须先完成为期一年的劳役,一年期满,根据各人的表现做出最终决定,一部分人正式加入天命军,一部分人难以适应天命军的各项军规,必须解甲归田。”

    战俘们顿时倒吸一口凉气,连先前已经决定加入天命军的士兵,也是暗暗打起来退堂鼓,责怪郑国栋刚才欺骗了自己

    虽然不敢大声喧哗,但相互靠近的士兵,还是窃窃私语,各自打着自己的算盘。

    原先艾文彬属下的府兵,更是以为郑国栋故意刁难自己,故意设置这些条件,不过流寇而已,比朝廷征兵还要严格

    郑国栋的脸銫也是很难看,他根本没想到,天命军不过是流寇,有士兵愿意加入就不错了,还要设置这些苛刻滇濙件

    李自成冷眼旁观,也不说话,只是用目光扫视着战俘们。灭明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