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89章 后套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 热门推荐
    李自成的心思,一蟼愑飞到久远的汉唐,为了对付北方的游牧民族,汉人在河套没少流血流汗,英明如汉武大帝,终其一生,就是为了打败北方的匈奴

    如今蒙古衰微,女真人的势力还在东面,虽然蒙古人投靠了女真人,但距离太远,女真人一时半会恐怕照应不到河套,能不能趁此机会,将河套挽在手中?

    严格来说,河套分为三部分:以归化城(呼和#浩特)为中心的前套;狼山与黄河之间的后套;还有贺兰山与黄河之间的西套。

    现在天都督府已经在贺兰山西麓设置了贺兰府,西套已经在嘴边,但李自成不打算拿下西套,从前在宁夏驿站当驿卒的时候,他就知道,大明已经牢牢地控制了西套,在西套上建立大量的卫所,由士兵屯田。

    也就是说,现在的西套,已经不是游牧民族滇濎堂了,它被开辟为农耕之地,只要军民站得住脚,很快就会成为汉地。

    李自成不想破坏这种局面,所以在拿下贺兰山以西的草原、荒漠时,并没有打西套的主意,而是让西套继续发展。

    但狼山以南的后套就不同了,大明与蒙古进行过长期的角逐,最后还是落在蒙古人的手中,不仅黄河以北的后套,连黄河以南的鄂尔多斯,也成了蒙古人的牧场。

    虎骑兵与狼骑兵在黄河以北、狼山以南立城,给了天命都督府一个很大的机会。

    李自成的目光,扫了沈道、梁文成一眼,“你们说说看,虎骑兵和狼骑兵,能在后套立稳脚跟吗?”

    梁文成知道,大都督一向喜欢开疆拓土,尤其是周围游牧民族生活的地方,不过,他还是表达了自己的担忧,“大都督,后套太远,又被鄂尔多斯部隔开,一旦驻扎在后套的虎骑兵和狼骑兵遇到危险”

    沈道却是道:“梁大人此言差矣,虎骑兵和狼骑兵,都是骑兵,即便打不过,也可以逃跑,难道谁还有力量将虎骑兵与狼骑兵团团秉围了?再说了,后套的西面,便是贺兰府,那儿也有我们的骑兵”

    李自成道:“那沈大人的意思”

    沈道见李自成的脸上充满期待,心中高兴,遂道:“大都督,如果占据后套,只是自然向前渗透,算不得冒险,只是只是属下有一事不能解决”

    李自成很少看到沈道分析得头头是道,看来这个兵事使,这段时间有长进了,“什么事?”

    “人口,”沈道拱起双手道:“虎骑兵与狼骑兵多次入侵狼山,此处的人口本就不足,这次虎骑兵与狼骑兵又是大肆杀戮此时的狼山下,恐怕只有虎骑兵与狼骑兵了”

    这的确是一个问题,没有屠杀就没有征服,但屠杀过头了,即便拿下了土地,没有人口,只能算荒地,迟早还会成为边缘游牧民族的牧场

    想到边缘游牧民族,李自成顿时有了主意,“狼山以北呢?狼山周围难道就没有牧民?将他们纳入进来,此外,如果人口不够,采用抽丁的法子,从虎骑兵和狼骑兵中,抽取部分壮。揖,进入狼山定居!”

    “大都督,”沈道小心道:“若是让虎骑兵和狼骑兵居于此处,一旦他们不尊号令”

    “这个不用担心,”李自成笑道:“进入狼山的,只是虎骑兵与狼骑兵中的一小部分,只要虎骑兵和狼骑兵主力,家眷控制在我们手中,就不用担心他们会生出异心!”

    “属下明白了,”沈道只是出了点子,没想到大都督这么快就解决了,“属下会尽快知会虎骑兵和狼骑兵,让他们按照大都督法子”

    “如果狼山周围有牧民,将他们归化过来便是,不用大量抽。崩钭猿傻:“牧民人数少,才可能定居下来,比照河西总督府的法子,在当地开府立县!”

    “属下明白!”沈道难以掩饰面上的喜銫,“大都督,虎骑兵和狼骑兵虽然立了城,却没有命名”

    李自成点点头,道:“汉唐时代,此处叫什么?”

    “这”沈道顿时懵了,他哪知道汉唐时代的历史?

    梁文成却是拱起手道:“大都督,属下回去之后,立即查查资料,应该能查到”

    “不用查了,”李自成淡淡一笑,道,“西汉在河套设置四郡,其中这后套,就叫朔方郡,我们就棕用这个名字,叫朔方府,文成尽快派出文官赴任,府下各县,由知府自行确定,只要是汉化的名称即可。”

    “是,大都督,属下会尽快派出人手,前去朔方府任职!”梁文成心中称奇,大都督怎的什么都知道,连数千年的西汉不过,大都督身上的诡异之处实在太多了,他已经熟视无睹了,“大都督,这朔方府,应该属于那一省管辖?”

    李自成想想,朔方与甘肃省并不接壤,倒是在河西总督府的贺兰府之东,便道:“暂时属于河西总督府管辖!”

    梁文成点头,“朔方府与河西总督府的情形,倒是十分相似!”

    李自成又道:“告诉官员们,先稳住狼山以南的黄金之地,将来向北,还要推进至大漠,将西面的游牧部落彻底挡住。”

    “是,大都督!”

    李自成目视沈道,道:“让虎骑兵与狼骑兵在狼山驻扎半年,等当地的府县建立起来,再行离开!”

    “属下明白,”沈道拱手道:“大都督,虎骑兵和狼骑兵,将来还会沿着黄河向东扩张,但河内的鄂尔多斯部”

    “沈大人不用着急,”李自成淡淡笑道:“一旦虎骑兵与狼骑兵推进至前套,将鄂尔多斯部完全包裹起来,彼时的鄂尔多斯,还不是砧板上的鱼肉?”

    沈道点头称是。

    梁文成告辞的时候,李自成让他从西宁高学、兰州高学中,挑选二三十名适合为官的学子,尽快赶去成都,交给郭世俊。

    梁文成与沈道走后,李自成却是盯着行军地图,黄河在此处弯成一个巨大的“几”,为何只有前套、后套、西套水草丰美?更南面的鄂尔多斯,被黄河三面包围,却是一片荒漠,究竟是为什么?

    他用手指在三处一一点过,方才恍然大悟:河套的西、北方向,全是一望无际的沙漠,贺兰山阻挡了西面的风沙,所以在贺兰山的东南面,出现了一个西套;狼山、大青山阻挡了北面的风沙,所以有了后套、前套!

    原来在荒漠边缘,决定牧草丰盛程度的,不是淡水,而是山脉滇濆量,山脉越高大,越能阻挡风沙,加上淡水丰富,就成了游牧民族的乐园。

    不知道这些地方,是否适合农耕,将来一定要试试看,至少要将土豆之类的粗粮带过来,只要适合粗粮,将来就可以进行农业开发

    李自成独自在书房里呆了很久,除了朔方府的事,他的鏡力,主要还是在京师的鞑子身上,从王安平传回的信息来看,鞑子继续在京师四面肆疟,不知道大明朝廷的军队,此刻正在做什么

    难道眼睁睁看着鞑子劫掠自己的百姓?

    朱由检干什么吃的?朝廷干什么吃的?文武百官干什么吃的?明军将士们干什么吃的?

    李自成虽然发出一连串的责问,但他知道,这根本没有任何用处,鞑子还会肆疟,明军还会避战,而百姓,依然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

    想到这些,他有些心烦意乱,恨不得组织一支远征军,直挿京师不过,这是不可能的,这支远征军一旦进入京师附近,别说鞑子,明军首先就要灭了他们

    李自成深深吸里一口气,又缓缓吐出去,让自己的心情平复一下,鞑子入塞的事,自己也管不了,生再多的闷气,也不能改变现实。

    他长长地伸个懒腰,正要回去午饭,却是听到了敲门声,“大都督!”

    “嗯?”李自成侧目倾听,似乎是小梅的声音,便懒洋洋地道:“进来吧!”

    小梅将房门挤出一条缝,悄悄蹩进来,随手关上门,见李自成神情倦。Φ:“大都督困乏吗?婢子给大都督按摩片刻”

    李自成点头,小梅方才来到身后,两只玉手搭在太阳袕上,轻轻挤压着袕位,“大都督,现在还累了吗?”

    “小梅的手,还真是神来之笔,”李自成淡淡一笑,道:“小梅,你咋知道我困倦了?”

    “小梅不知道大都督困倦了,”小梅柔声道:“大夫人让婢子来看看,大都督什么时间回去午饭大夫人也没说什么时间,回去晚些也无妨”

    嗯?李自成一愣,方才明白了小梅的心思,他逮住小梅的一只嫩手,把玩片刻,道:“我今日心情不好,没什么心思”

    “婢子不急,”小梅索杏将另一只手也停下来,用臂弯环住李自成的脑袋,“婢子一切都听大都督的”

    李自成将小梅双手一拉,拉到自己的面前,放到大腿上坐了,“小梅,过些日子,我再让小梅伺候”

    “只要大都督不责怪婢子就好,”小梅闭上双目,将脑袋靠在李自成的右肩上,“只要大都督想要,婢子永远都在等着大都督”灭明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