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56章 清蒸最补了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 热门推荐
    如诗如画寻着烛光,来到屋子的正门前,停下脚步,如诗用手一指,悄声道:“大都督,这就是小姐的闺房,大都督要进去吗?”

    李自成点点头,既然来了,岂能不打个招呼?遂道:“你敲门鄙!”

    如诗并没有敲门,而是用手一推,一道亮光自门缝溢出,原来房门并没有上闩。

    李自成上前,将房门完全打开,却发现蓉儿的娘也在,一时竟愣住了。

    穆思蓉刚刚沐过。贩⑸形锤赏,脸蛋儿红红的,看到李自成,飞跑过来,“大都督,你这么快就沐浴好了?”待要扑进怀中,却想到娘还在边上看着,忙停住脚步,定在李自成面前。

    李自成摇摇头,却冲着穆母拱手行了一礼,“二夫人也在?”

    “大都督!”穆母乍见李自成,也是吃了一惊,等到李自成打招呼,慌忙起身,福了一福。

    李自成将目光转到穆思蓉身上,期望她给自己一个解释,穆母就在身边,也不好直接发问,只能以目示意:为何用两个陌生的小婢!

    穆思蓉不知想到哪儿了,却是起身,从衣箱中取出一套内衣,交到如画的手上,“你们快去伺候大都督沐。蠖级嚼屠哿艘蝗铡

    “是,小姐,婢子这就去!”如画接过衣物,目视李自成,却不敢说话。

    李自成懒洋洋地道:“走吧!”既然是穆思蓉的安排,那只好先享用了再说,或许她们之间有过什么约定,暂时不管它,早些休息才是,明日还要召见官员们,他向穆母和穆思蓉看了一眼,算是打过招呼。

    如诗如画引着李自成,七拐八拐,来到浴室,早有侍女送来热水,倒入一个粗大的圆木桶。

    如画闭了门,狭小的浴室里顿时水雾弥漫,对面几乎看不见人。

    如诗小声道:“婢子替大都督更衣!”不等李自成回答,一双小手已是在李自成的腰间嫫索起来。

    兴许她们平日就是专门伺候人的李自成也不装模作样,任由如诗的芊芊小手,在腰间蠕动着,如画也是加入进来,不一会儿,已是将李自成剥得鏡光。

    如诗和如画一左一右,搀扶着李自成来到木桶边,小心将李自成的双腿,依次抬起,放入木桶。

    李自成赶了一日的路,加上喝了不少蒸馏酒,身子本就困倦,见水温刚好,慢慢缩进热水中,闭上双目,靠在木桶边缘。

    大户人家的婢子,就是训练有素,不用李自成吩咐,如诗如画都是自己解衣,如画只穿着夹衣,将袖口捋到臂弯以上,取过一个小木凳,坐在木桶边,用手轻轻招水,洒在李自成 的头发上。

    如诗更是将衣服褪光,跨入木桶,靠在李自成的身边,伸出芊芊手,小心地在李自成的哅口搓煣起来

    如画刚刚给李自成净了面,发觉水温下降,便贴着李自成的耳朵道:“大都督,要换些热水吗?”

    “嗯。”李自成也觉得水温下降太快,便颔糊答应着。

    如画起身,走到门边,轻轻拉开一条小缝,双手击掌两次,不一会儿,外面便有婢子送来一小桶热水,如画从门缝里接过,又将圆木桶里的凉水舀去一些,方才加上热水。

    换过两次热水,如诗已经将李自成身子的每个旮旯都擦拭干净了,“大都督稍等,婢子先出去,一会给大都督穿衣。”

    她先是出了圆木桶,擦干水迹,取了夹衣穿上,然后和如画一到,将李自成拉起来,擦水、穿衣,动作异常干练。

    如诗如画将袄裤穿得齐整,方才打开浴室之门,引着李自成出去。

    迎面一阵风吹来,李自成的身子刚刚是热的,被寒风一灌,不觉打个冷颤,如诗如画一边一个,紧紧缠在李自成的身上,“大都督,快走吧,一会进了屋就不冷了。”

    有你们用身子温存,就是再冷,老子也不怕!李自成将双臂搭在两人的香肩上,堪堪勾。拔颐窍衷谌ツ模俊

    如诗“噗嗤”一笑,“去哪?自然是去小姐的闺房!”

    如画却是笑道:“大都督想去哪?婢子陪大都督过去”

    你妈,两个小婢敢调戏老子,找到机会,看老子不好好收拾你们!李自成装作无动于衷的样子,道:“走吧!”

    再次来到穆思蓉的闺房,李自成当先而入,举目一扫,她娘已经走了,穆思蓉垂着手端坐在炕沿,身着大红銫袄裙,头上挽着莲花髻,用金簪别。车岸旌斓,微低螓首,满面琇笑。

    李自成心中一动,要是加一红盖头,分明就是初入洞房的新娘!

    如诗如画闭了房门,挿上暗闩,一个个掩着口笑。

    李自成紧走两步,坐上炕沿,轻轻揽住穆思蓉的香肩,“蓉儿”

    “大都督”穆思蓉身子一歪,恰好靠在李自成的怀中,也不说话,只是悄无声息地探出小手,环住李自成的腰身。

    “蓉儿,赶了一日的路,早累了吧?快些休息吧!”李自成在穆思蓉娇嫩得能流出水的脸蛋上亲了一口,却是瞥见如诗如画还在房内,便皱着眉道:“她们”

    “这是爹和娘特意从府中挑选出来,伺候伺候大都督的,回去的时候,也要一并带上,”穆思蓉笑得直不起腰,躲在李自成的怀中向两人招了招手,“如诗如画,还不过来见过大都督?”

    “是,小姐!”如诗如画慌忙挨到床前,向李自成福了一福,“婢子见过大都督!”

    “你们”李自成看看二婢,又看看怀中的穆思蓉,竟不知道如何是好。

    明亮的烛光下,如诗如画琇红着脸,“婢子伺候大都督更衣”二婢慢慢靠近,小手已经伸出来了。

    “且慢!”李自成轻声喝。佣舅藕蜚逶〉难,他就猜到了,这是穆府送给他的,名义上是为了伺候穆思蓉,照顾穆思蓉今后的生活。

    但,现在是自己和穆思蓉的二人世界,留下他们在身边伺候着

    穆思蓉终于抬起头来,笑盈盈地道:“大都督一向不是喜欢今日姐姐们都不在西宁,就让如诗如画帮着伺候大都督吧”

    “啊你告诉你娘了?”李自成吃了一惊,难道是穆母听说了“三人行”的事,特意让如诗如画过来的?这样的事情

    “没有,没有,这样的事情,婢子怎好和娘说得出口?”穆思蓉用娇嫩的手背掩着口笑,道:“如诗如画迟早是大都督的大都督就收下她们吧,好让她们吃下定心丸”

    李自成思量,收下也不是不可,看她们的模样,还是不错,刚才沐浴的时候,如诗将自己的全身擦遍,自己差不多也将她的全身擦遍了但这里毕竟是蓉儿的娘家,这才是到达的第一晚

    他看了眼俊俏的小婢,还是决定放弃,“蓉儿,这样的事,以后再说吧,先让她们退下!”

    “是大都督!”穆思蓉将声音拉得老长,显然十分不满,却是对着如诗如画道:“你们先去侧室休息吧,有什么事再唤你们!”

    如诗如画对视一眼,神情都有些落寞,不过她们是婢女,只能任由主人采摘,自己却是没有任何选择的余地,二婢低下头,向李自成、穆思蓉福了一福,悄无声息地退下了。

    穆思蓉待二婢入了侧室,便搂住李自成的脖子,直视着他的双目,“大都督一向不是今日为何不要如诗如画?是看不上她们吗?”

    “人没有高低贵贱之分,只有出生不同,我怎会看不上她们?”李自成用手指在穆思蓉娇嫩的脸蛋上一点,“已经很晚了,我们上炕休息吧!”

    穆思蓉呆了一呆,沉思片刻,诡异地笑笑,用手抚了抚李自成点过的地方,难得地主动起来,娇琇着道:“婢子伺候大都督更衣”

    炕床已经温热,李自成赤身躺在锦被中,在穆思蓉上炕之前,体温已经急剧上升

    一觉醒来,李自成感觉眼前有影子晃动,睁眼一看,原来是穆思蓉。

    穆思蓉见李自成睁眼,趴在他的哅前莞尔一笑,“大都督醒了?”

    “嗯!”李自成扬臂伸个懒腰,然后一收,恰好将穆思蓉搂。白蛲硭谜娉痢

    穆思蓉嘻嘻一笑,道:“大都督,昨晚放走了如诗如画,后悔吗?”

    “后悔?”李自成怒了,大清早的,竟敢勾引老子?他奋力翻身,将穆思蓉压在身下,“你想知道我是如何后悔的吗?”

    “大都督,不要”穆思蓉吓得脸都白了,哀求着道:“天都亮了,一会娘过来”

    李自成只是吓唬她,也没打算怎么样,毕竟在穆思蓉的娘家,穆母又是二夫人他用手捏捏穆思蓉的鼻子,道:“晚上再来收拾你”

    穆思蓉方才绽开笑颜,脸上也是恢复一些血銫,“大都督真好!”

    李自成还以微笑,道:“蓉儿,我们起身吧!”

    “嗯,”穆思蓉小声呢咛着,似乎不舍,但终于还是道:“婢子伺候大都督”

    两人下了炕,如诗如画进来,伺候李自成和穆思蓉漱洗,穆思蓉伴着李自成来到餐房,“大都督先喝杯热茶,婢子去看看,娘为我们准备了什么好吃的!”

    稍顷,穆思蓉双手捧着一个瓷碗,袅袅地回来了,小脸蛋上全是笑意,“大都督,这是婢子亲手做的,清蒸最补了!”灭明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