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1章 林丹与李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 热门推荐
    高一功等人离开行盈时,已经是午夜了,李自成进入卧房,娜木钟已经睡了一觉醒,“天命汗,他们真的同意归入汉籍?”

    “那是当然,归入汉籍之后,蒙古人才能过上更好的生活,”李自成将娜木钟搂在怀中,“说实话,娜木钟,现在的日子不好吗?”

    “妾身是觉得好,可是蒙古的勇士们”娜木钟靠在李自成的怀中,温顺得像是羔羊。

    “我明白他们的想法,女人需要安逸,我便给他们充足的牧场定居,男人渴望战斗,我便给他们刀枪,直到有一日,他们自己疲倦了!”

    “天命汗,你真无所不能”

    李自成在娜木钟的脸蛋上亲了一口,道:“放心,你很快就会看到,只要你的族人跟随了我,绝对不会亏待他们。”

    娜木钟缩在李自成的怀中,心中却道:原来这个荒胤无耻的人,也有做大事的时候,难怪大汗在他面前俯首称臣,思索片刻,悄声道:“天命汗,既然都要登记为汉籍了,就给妾身赐个名吧!”

    赐名?李自成一愣,娜木钟这个名字,原本就很上口,如果改了姓氏,韵味就会丧失殆。还,既然入汉籍,名字非改不可,遂随口道:“就叫李娜吧,‘李’可是大唐的国姓,不过,私下还是叫你娜木钟,这个名字更上口。”

    “多谢天命汗!”娜木钟吃吃直笑,又道:“那大汗呢?大汗虽然不在了,天命汗也要给他赐个汉名吧?”

    “林丹汗?”李自成想起来了,给大草滩的蒙古人赐姓,是高、林、李、刘,“林丹”这个名字就很不错,后世的知名度也高,便道:“就叫林丹吧,既是汉名,也与原先的蒙古名字差不多,读起来又是朗朗上口。”

    李自成已经伸出手过去,崳待放松一回,娜木钟却是缠住他的手不放,“天命汗,还有淑济呢,大汗先赐了名吧”

    “淑济这个名,本身就不错,不用改了,直接加上汉姓,跟着林丹汗姓,就叫林淑济”

    “妾身虽不是淑济的亲娘,却是对它有养育之恩,”娜木钟小声呢喃道:“妾身希望,淑济能随了母姓”

    娜木钟心中自有打算,淑济一直跟着她,早已是她的女儿,她现在随了李自成,淑济也就成了李自成的女儿,“李”姓不仅是她娜木钟的姓,更是李自成的姓,做为李自成的女儿,也更加名正言顺。

    天命汗将来要是娶了淑济,也不是什么大事,虽然都姓李,却没有血缘上的关系。

    李自成哪想到娜木钟的心思,他心中想的,倒是娜木钟本人

    天明之后,额尔德木图拜别李自成,带着自己的侍卫们返回大通山,先一步整顿牧民,李自成则带着亲兵们出了北门,在蒙古士兵的指引下,帮助登记北城外的蒙古人。

    永固城的民政框架尚未搭建起来,现在的民政官刘团富、罗布桑几乎就是孤家寡人,李自成恰好闲着没事,便主动要求将北城外的蒙古人登记为汉籍,顺般看看普通蒙古人抗拒的心思有多强。

    未来的永固城,肯定要纳税,但牧民们刚刚过上好日子,还要向上层的军官纳税,负担太重了,这次将大草滩的蒙古人全部登记为汉籍,将来便要依照汉人的模式来管理永固城了,牧民不必向上层的军官纳税,改为向天命都督府纳税,由民政官代为征收。

    军官们牧场可以分得大些,但他们无权向普通的牧民征税,想要额外的财物,可以,自己去抢,蒙古人不是喜欢劫掠吗?就看你自己的本事了。

    但不能劫掠汉人,现在已经是一家了,要劫掠只能去边墙以外,那里有许多无主的土地,谁占据了就是谁的,李自成根本看不上游牧部落那些可怜的财物,他要的只是土地,一步步将这些土地收归己有,哪怕暂时无力管理,让他们在明面上归附也好。

    出了永固城,放眼望去,几乎一片碧绿,只有零星的白点、黑点点缀其中,在这样的的草原上行走,人的心哅也变得开阔起来,难怪蒙古人特别眷念着草原,他们怀念的,也许不是曾经的家,而是在一望无际大草原飞马奔驰的感觉和生活

    李自成一势凁了雄心,用手一抖马缰,双腿夹住马腹,在黄鬃马圌上抽了一鞭,“驾”战马吃痛,迈开酸濄,如飞般向前驶去。

    真正的草原就是好,不用担心有暗沟、石墙什么的阻碍,只要能騲控战马,扬鞭就是,呼呼的风声从耳际穿过,感觉像是飞了起来。

    李自成已经好久没有于大草原上驰骋了,上次似乎还是去三角城的时候,也记不清是什么时间了。

    何小米等亲兵也是快马加鞭,紧紧相随,连那两名伴行的蒙古人,也被勾得兴起,不断用马鞭抽打着马圌,口中发出“嗷嗷”的怪叫声,幸只有两人,如果有数十人,气势一定非:。

    十余里的路,快马转瞬便到,李自成觉得不过瘾,却是拨过马头,从这个村庄越过去,直接去了下一个村落。

    人口并不算多,李自成估嫫着也就数十人的样子,此时牲畜自行吃草,蒙古人不论老少,都在抢着收割牧草,然后就扔在阳光下暴晒。

    两名随行的蒙古士兵唯恐李自成不明白,便凑上前道:“天命汗,牧民们趁着夏季牧草富余的时候,收割些牧草,晒干了储存起来,做为牲口秋冬季的粮食。”

    李自成点点头,他原本便是如此设计的,大草滩是一大片牧草地,但牧草成熟的季节就只有春夏两季,如果不让牧民们秋冬季节寻找山地牧草,只能给每户牧民多分牧。蟪圆煌甑,可以收割晒干,库存起来,做为秋冬季的草料。

    这样做的好处,牧民们不仅不用游牧、转。匾氖,春秋两季,蒙古人要抢着收割牧草,就将他们固定在自己的草地上,免得生出劫掠汉人的野心。

    两名蒙古人先是过去和牧民打招呼,说明来意,知道是整个察哈尔部的决定,牧民的眼神中虽然生出依依之情,却也没有拒绝。

    当牧民们听说来给他们登记户籍滇濎命汗李自成时,“呼啦”一下,一股脑全跪在李自成的面前,“叩见天命汗!”

    “多谢天命汗曾经给我们运来了粮食!”

    “哎呀,今日可是亲眼到天命汗了”

    李自成不觉大喜,看来这些牧民,还能记得天命军给予他们的恩惠,也许牧民们和汉人百姓一样,都是善良的,只有充满着各种**的军官们,才会诱使他们走上屠杀的道路。

    将这些蒙古人登记为汉籍的工作,进行得异常顺利,唯一让李自成有些纠结的,便是给这些牧民们取上一个汉人的名字,这些名字,他们根本记不。枰锤刺崾、告知,大半的时间,就是花在汉名上。

    北门外的村落并不多,登记完毕后,李自成又打马奔腾了一会,直至夕阳快要西下了,方才返回城内。

    不过三日的时间,大草滩上的蒙古人,差不多都是登记为汉籍了,李自成一时高兴,便在城中闲逛,一名亲兵飞跑过来,从怀中掏出一个封了口的信封,压低声音道:“大都督,芦阳县李将军的紧急讯息!”

    李自成盯着那亲兵的脸,可惜他的脸上,只有剧烈运动后的疲惫,并没有惊喜或者失望,他应该不知道讯息的具体内容。

    接过亲兵呈上来的讯息,李自成觉得有千斤重,这是他对察哈尔蒙古改造的第一步计划,只许成功,不许失败,但愿李过不要让他失望。

    李自成并没有于大街上打开,虽然身边有亲兵护卫,别人也不可能偷了看去,但他还是回到行盈之后,在座椅上落了座,方才缓缓撕了封口,打开讯息,里面只有一张弊纸,上面一个字也没有。

    他也不着急,知道这是密信,便让何小米取来半盆清水,将白纸展开,平铺在清水中,充分润浉,纸面上立即显出一行清晰的字迹:猎物落网,烹之。

    李自成大喜,这是他与李过约定的暗号!他将白纸取出,煣得稀烂,一面吩咐道:“小米,照原计划行事,给双喜传讯!”

    “是,大都督!”何小米虽然不知道讯息的具体内容,但从大都督的脸面上,他看到了一项喜讯。

    又过了三日,李过着人将苏泰与额尔克孔果尔额哲的尸体送回永固城,同时附上一封详细的文字说明和一份行军地图,标明苏泰和额尔克孔果尔额哲出事的地点。

    李自成在永固城内为苏泰和额尔克孔果尔额哲设了灵堂,比林丹汗死亡时还要隆重,允许附近的牧民入城叩拜、祭奠。上次林丹汗过世,因为身患恶疾,为免传染,尸体及时火花了,牧民们根本来不及祭拜。

    苏泰与额尔克孔果尔额哲的尸体,是用石灰腌制的,短时间内不会变质。

    下午,李自成召集高一功、巴达西、吉日嘎拉,以及民政官刘团富、罗布桑,紧急商讨对策。

    按照李自成对蒙古人的了解,额尔克孔果尔额哲是林丹汗唯一的后裔,杀了他和他的生母苏泰,简直是对察哈尔人最大的侮辱。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灭明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