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0章 以点代线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 热门推荐
    陈秋蝶昏昏沉沉,一路走下去,不觉与人撞个满怀,她顿时大骂:“瞎了你的狗眼”

    “三夫人息怒,是小人走路不长眼”来人是李自成亲兵,一路上跑得满头大汗,这会正在喘气 。

    陈秋蝶见是亲兵,方才止住骂声,口中道:“你不在山下护卫,急急忙忙山上做啥?”

    “回三夫人,是紧急军情”

    “奥”陈秋蝶崳待让路,却想起山顶上正在发生的香艳故事,遂冷冷道:“既是紧急军情,还不快去?”

    “是,三夫人!”亲兵绕过陈秋蝶,急速向山顶冲去。

    山顶的油布上,李自成将脑袋凑过去,正要品尝那特殊滇濔味,猛听得一声叫喊:“大都督”

    穆思蓉吓了一跳,她来不及细想,慌忙抽出手,推开李自成,身子却向后移,离开李自成足有两步的距离,背对着来人,一动不敢动。

    李自成大怒,那个不开眼的东西,竟敢坏老子好事老子砍了你

    “大都督,卡当山的紧急军情”

    “卡当山?”李自成的心猛地一沉,难道林丹汗又出什么幺蛾子?

    那亲兵并没有发现异状,他紧走几步,双手奉上一份白砂纸。

    李自成展开讯息,只扫了一眼,顿时皱了眉头,“你先下山,收拾收拾,我们立即返回西宁。”

    “是,大都督”

    李自成待亲兵去得没影了,方才道:“蓉儿”

    穆思蓉又是已经,身子不觉一颤,见只有李自成一人,双肩兀自抖个不停。

    李自成知道惊着她了,再不敢造次,“蓉儿,我们回去吧 !”

    “嗯!”穆思蓉答应着,声音低到只有她自己才能听到。

    李自成待穆思蓉定了心神,方才叫道:“小梅,收拾油布,下山!”

    一行人再没停留,李自成跃上战马,待三女上了马车,直接奔西宁城而去。

    回到中衙,李自成去了书房,但除了刚才的那一点,并没有关于蒙古人新的讯息!

    他慨然在木椅上坐下,端起何小米刚刚泡的热茶,心中却在思量着这件事情的得失。

    塔什海、虎鲁克寨桑会逃向何处?投靠皇太极吗?还是要在漠南自立?

    他们不过带走八百骑兵,想要自立,恐怕不容易,最大的可能,还是去投靠他人,不是皇太极,就是就是某个蒙古部落!

    他们逃走倒不打紧,只是带走了林丹汗在大草滩的讯息,漠南草原上游牧的蒙古人,会不会蜂拥而至?李自成也不清楚,即便他们来了,究竟是投靠林丹汗,还是要活捉林丹汗!

    也许,大草滩再难平静了,还有护卫着大草滩的凉州!

    塔什海、虎鲁克寨桑逃离大草滩,对林丹汗意味着什么?会不会改变林丹汗与天命军的合作?

    如果不出这档子事,李自成打算用温水煮青蛙的法子,迟早会收拾了林丹汗,可如今

    林丹忽地想到,自己在蒙古人中推行天主教,是不是太急?让塔什海、虎鲁克寨桑在大草滩筑城定居,又是畜牧,恐怕已经引起他的反感了,这一转眼,有推行天主教

    不过,他们是林丹汗的人,一旦妥逃,自然要林丹汗负责 !

    李自成这样想着,倒是找到了替罪羊,定居、入教,还有刚刚开始的皮货交易,都是林丹汗同意的,算不得乘人之危,再说,历史只承认协议、条约,并不存在“不平等”,所谓的“不平等”,都是吃亏的一方,都是事后向本国国民做出无赖解释!

    沙俄将整个阿拉斯加,以大约“一美元一平方千米”的价格,出售给星条旗国,事后虽有悔意,可曾说过“不平等”、“乘人之危”?

    李自成的思维又回到塔什海、虎鲁克寨桑出逃的事件上,林丹汗需要负责,但他能承担什么责任?

    察哈尔部已经穷得叮当响,要钱财没钱财,要物产没物产,要女人没女人

    不过,可以借着这个机会,加强对察哈尔部的控制,谁让塔什海、虎鲁克寨桑给了天命军机会?

    林丹汗,你就等着哭吧!

    李自成一直将自己关在书房内,左思右想,终于理清了接下来的对策。

    天快黑的时候,甘州的李绩发来了稍稍详尽的讯息:塔什海、虎鲁克寨桑趁着夜晚,率部翻越分水岭,又从石羊河越过边墙北去。

    原来如此。

    分水岭是一道山脊,实际上也是甘肃与陇右的地理分割线,甘肃镇与陇右省合并为甘肃省之前,分水岭就是甘肃镇的南部边境,而驻扎甘州的李绩部,兵力部署也是到此为止,过了分水岭,就是兰州的驻军了。

    塔什海、虎鲁克寨桑北逃时,就是穿过这道山脊,这是恰好的甘州、兰州的结合部,防守应该最为薄弱。

    看来,以后要加强这个结合部的驻守,免得边墙外面的游牧部落惦记着 。

    李自成并没有羽怪李绩,他属下的士兵只有两千余人,要驻守从嘉峪关到凉州的大片土地,中间还有甘州、肃州这样的重镇,防线近千里,即便不考虑重镇上大量驻军,每里的边墙上,也只有两名士兵。

    这在崇山峻岭的河西走廊,几乎就是无法完成的任务。

    天下没有攻不破的城池,仅仅倚靠边墙,是守不。僭缫挥文撩褡骞テ,只有进攻,扫荡附近的游牧民族,才能保障边墙的安全。

    但这是不可能的,至少天命军现在没有这样的计划。

    关键还是甘肃的驻军不足。

    以天命军现在的境况,不可能将重兵驻扎在甘肃,这里暂时并没有达到战斗。

    不过,分水岭一带,不仅是军事部署的结合部,北侧又有边墙无法阻挡的石羊河,一直延伸到大漠深处,必须足够重视。

    李自成沉思片刻,立即以飞鸽传书的形式给李绩回信,让他以点代线,将军事部署的重点,集中于几处重镇,边墙最西面的嘉峪关;被讨来河切断边墙的甘州;以及被石羊河切断边墙的凉州。

    另外,火器局已经储存了一部分步枪,先给李绩部运藝个百户步枪,让他着人在凉州接受,步枪装备部队之后,这五个百户的士兵,立即强化騲训,虵击技术基本成熟后,将转为战兵。

    同时,让何小米去传令,让火器局将五个百户的步枪装车,天明后即刻运往凉州。灭明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