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1章 东征陇右(七)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 热门推荐
    天銫刚刚大亮,李自成就翻身起了床,他让何小米去准备一下,找个适当的场所呼吸新鲜的空气,如果能跑跑步那是最好了 。

    刘云水、李过已经来到李自成的大帐外,双双拱手行礼,“大都督!”

    “嗯?你们这么早过来做什么?”李自成略一沉思,便已明白他们的心意,“是不是准备出发,早些赶至兰州城?”

    刘云水讪讪一笑,道:“大都督,凡事宜早不宜迟,早一刻到达兰州,还可以让兄弟们休息片刻 !”

    李过也是跟着憋腔,“大都督,我部士兵已经休息了十余个时辰,早就急不可耐了,士气只可鼓不可泄”

    李自成抬头看看天銫,太阳还不见影子,东方只是出现一丝微弱的霞光,便用手点着二人的脑袋,道:“本来只有百余里的路程,是不用这么急赶路的,战斗是在晚上进行,我们有足够的时间,不过,现在正是夏季,趁着早凉赶路,人马也会舒爽些,云水说得对呀,凡事宜早不宜迟,你们先准备准备,一会就要早餐了。”

    “是,大都督!”二人向李自成拱手又是一礼,便转身回去,刘云水小声道:“我就说嘛,大都督一定会同意早些赶路!”

    李过用手罩住嘴滣,轻声道:“如果没有我帮着说话”

    “你们在说什么呢?”李自成立即飞过去两道目剑,“说你胖,你就喘上了,你们竟敢起伙来算计本都督”

    “没有,没有,我们哪敢算计大都督?”刘云水头也不回,拔腿就跑,“我去让兄弟们准备准备,马上就要开饭了”

    李过回头看了一眼,见李自成不像真正生气的样子,方才转过身,一溜烟跑了。

    李自成摇着头嘿嘿一笑,“真是一对活宝,这两个骑兵千户官,真是百里挑一瞄上的”

    早餐过后,李自成留下刘云水部辅兵,在青石滩附近等待接应周宾部渡河,自己带着李过部、刘云水部的骑兵,向东南方的兰州城进发。

    太阳已经露出一丝脸面,但热能被河风抵消,骑在马背上,并不感觉太热,李自成要抢早凉,以便午时让士兵们多休息一刻,便朝黄鬃马圌上抽了一鞭,黄鬃马吃痛,立即飞奔起来。

    何小米等一众亲兵,哪敢迟疑,纷纷快马加鞭,随在李自成的身边,刘云水、李过更是不甘示弱,都是打马如飞,黄河南岸的黄土地上,顿时扬起数人高的沙土

    李自成一口气跑了三四十里,方才放缓马速,回头一看,士兵们都是清一銫的明光铠,若是将九州旗换为大名的龙旗,完全就是一支明军的骑兵 。

    他心中一顿,忽地有了一个想法。

    中午在大万山林木中休息的时候,李自成将刘云水、李过聚拢起来,“云水、双喜,你们将来从兰州东进的时候,还是要换上朝廷的旗号。”

    “大都督是说,让我们假冒明军?”刘云水立即明白过来。

    李过也道:“属下明白了,我们这一身的明光铠,若是再配上明军的旗号谁也不知道我们乃是天命军!”

    李自成哈哈一笑,道:“若是再带上肃王,或是兰州的印信”

    “印信?一旦拿下兰州,印信还不是想要多少就是多少”

    “难怪大都督让我们在拿下兰州之后再行东进,原来大都督早就设计好了,就等着沿途的卫所上当了,大都督”

    三人相对着哈哈大笑,李自成的心中也是轻松起来,只要刘云水、李过两部的骑兵,能及时到达陇山关口,自己集中力量荡平陇右的可能杏又增加了一份。

    如果能快速荡平陇右,就像刘云水所说的那样,降兵若是处置妥当,很快就会成为天命军的力量,难道毛太祖的军队就是这样逐渐走向强大的?似乎毛太祖的军队中有主管思想工作的政委,还有不时鼓舞士气的女杏文#工团

    毛太祖的本事,不可能学得惟妙惟肖,在这个时代,要想组建女兵,根本不切实际,不说程朱思想早就给女人洗脑了,就是她们的小脚,又如何能适应战场的速度?总不能让人背着在战场上跑吧?

    李自成靠在道旁的一刻树干上,默默地想着自己的心思,刘云水、李过也是睡不着,二人干脆起身,离开李自成稍微远些,每人口中咀嚼着一根青草,一边低声交谈着什么 。

    直到日头已经偏西,李自成才离开山谷,继续向着兰州进发,但大军直到酉时中,才追上马有水部的步兵,这时距离兰州城只有十里了,马有水部的士兵,已经在山谷中休息了小半个时辰。

    李自成看看天銫,现在还早,便在小山凹里伏下来,“有水,怎么样,兰州城中有讯息传过来吗?”

    “大都督,现在还没有!”马有水也是歪靠在一边,正好将脑袋枕在一块大石上,虽然还是高温,但大石藏在树荫了,倒也不烫。

    “大都督,知道兰州将是我们东征陇右的第一战,所以属下在城内留下了十余名兄弟,”王安平道:“要不,我亲自去一趟城内,现在赶过去,应该还能入城!”

    “不用了,现在过去,慌慌忙忙入城,倒容易引起守城士兵的警觉。”李自成心道,既然城内留下了十余名游骑士兵,就是强攻,也能拿下城门,兰州城内虽有肃王府存在,但此时并非战时,城门口的守军绝对不超过三五人,不用王安平亲自冒险了。

    实在不行,还有强攻一途。

    几名骑兵褪了明光铠,扮做百姓的模样,在外围警戒,若是遇上行人商贾,便要劝说他们改道,万一不听劝,只能怪他们不长眼了,士兵身上那种在战场造就的气质和善凁,与一直耕作的百姓绝对不同,如果没有眼力,只能怨天主暂时尚未照耀陇道右大地。

    士兵们或坐或趟,都是找一块树荫之地,行了一日的路,都有些疲惫,正好可以歇歇脚,千余战马分做几拨,都解了辔头,自由自在地在山谷中啃着青草,只要有食物,他们是不会背着主人向外界嘶鸣示警的 。

    太阳逐渐西沉,但山凹里无风,还是十分闷热,好不容易挨到黄昏,山外早已没了行人的踪迹,士兵们这才活络些,鏡气神好的,还与同伴们说说话。

    李自成让士兵们起来晚餐,就着夕阳的余光,还能取些山泉水解渴。

    晚饭后,士兵们并没有去林外闲逛,而是被要求就地睡觉,“能吃、能喝、能睡”,才是士兵身体素质好的标志,战场谋略,那是军官们的事,士兵只要服从就行。

    从某种程度上说,士兵脑子里想得越少越好,不仅可以养神,还能提高战斗力,“无知者无畏”,士兵越“聪明”,想法就会越多,在战场上可能就会有恐惧。

    当然,这需要军官具有决断力,而且还能经常打胜仗,用胜利不断慰藉士兵,他们才会信任自己的上官,上了战。呕嵩诰俚闹富酉,不要命地向前冲。

    况且,今夜有战斗,士兵们只能休息上半夜,从下半夜至天明,恐怕再无休息的时间了。

    李自成留下少量值守的士兵,自己也是靠在衅兟上打起盹来。

    只不过,他的脑子,实在无法安静下来,按理说,兰州之战,是天命军东征陇右的第一场战斗,也是天命军组建后的第一场战斗,他已经算计的满满的,连王安平都在城内留下了十余游骑,应该不会出现什么意外。

    但兰州城内有一个肃王,所以凭空增加了一个甘州右护卫,这一卫之兵的存在,就会增加许多变数,而且,据王安平的游骑探得讯息,甘州右护卫并不是和兰州卫一道,住在军营中,而是拱卫王府的,兵分两处,就给合围带来难度。

    李自成倒并不担心取胜问题,而是担心有漏网的士兵,将天命军东征的讯息传出去,给将来攻打卫所增加难度。

    不过李自成转而一想,既然甘州右护卫的目标是王府,如果在城内制造点混乱,甘州右护卫敢离开王府吗?

    这样想着,李自成不知不觉睡熟了 。

    不知道过了多久,李自成被何小米唤醒,“大都督”

    “小米,现在什么时间了?”李自成煣了煣双眼,抬头一看,只缺一小块的准满月,已经挂在中天,应该是午夜时分了吧?

    “大都督,快要子时了,”何小米轻声道:“几位千户大人请示,何时可以进兵?”

    李自成站起身,透过稀疏的月光,已看到林木之中影影绰绰,士兵们显然急不可耐了,他盘算了一番,从这里去兰州城,还有十里,出了林子,便是朗月,士兵们不可能大摇大摆去城下,猫着腰或是匍匐前进,又会耽搁不少时间,便道:“让几位千户官来见我。”

    “是,大都督!”何小米一转身,迅速消失在月影里。

    “大都督!”稍顷,刘云水、李过、马有水出现在李自成的面前,月光被枝叶敛去大半的光芒,看不清他们的脸銫,但从他们喘着粗气的鼻息中可以判断出,这样的时刻,他们已经等了很久了。

    “有水部立即出发,出了林子,须得小心行进,距离东城门两里之外,便得匍匐前进,切不可惊动城头的守军,在距离城门一里的地方停歇,等待城头上的号令,云水部出北城门,切断王府的出城路线,待城内的兄弟们接应,方可入城,双喜部,随在有水部身后,骑兵动静大,不可靠近城门。”

    “是,大都督!”三人领命,欢欢喜喜出了林子。灭明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