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2章 四嫩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 热门推荐
    回到后衙的家中,已经是饭点的时间了,李自成吃过晚饭,便在小梅与小兰的服侍下洗澡净身,然后在小梅的陪同下,来到陈秋蝶的卧房 。

    从卡当山回到西宁的这两日,陈秋蝶虽是陪宿,但都不在她的卧房,第一夜,李自成宿在孙梦洁的房中,第二夜,更是宿在宋玉莲的卧房,陈秋蝶不过是在主人的关照下,“蹭”得一些腥味,算不得主人 。

    这第三夜,李自成要宿在她的卧房,算是给她做个主人的机会。

    卧房的门掩得结结实实,李自成心道:难道蝶儿不知道我今晚要来?还是她身子上有什么不适?刚才晚饭的时候,自己已经给她丢过眼銫,难道她没看出来,还是意会错了?

    如果蝶儿身子上有不便,根据就近原则,晚上就要宿在宋玉莲处,免得还要开门出院,方才能去孙梦洁处,高桂英身子有有,暂时不用考虑了。

    小梅轻手轻脚来到门前,伸手敲门,没想到她只轻轻一碰,卧房的门就出现松动,她随手一推,“吱呀”一声,门已开了一半,不禁掩口而笑,道:“大人,门是虚掩的!”

    “奥?”李自成随口应了一句,身在黑暗中,脸上浮现出淡淡的微笑。

    原来陈秋蝶知道李自成要过来,已经给他留了门,此时听到声音,抬头一看,烛光照虵的距离有限,只看到小梅,身子尚于门外的李自成,并没有落在视线中,她轻蹙眉头,“小梅,这么晚了,你来有什么事吗?”

    “不是奴婢,是大人”小梅低首浅笑,随即抬起头,侧过身子,用手向后一指。

    陈秋蝶向她身后一看,恰好李自成抬步入了卧房,烛光照在右半边脸面上,挂着淡淡的笑意,她脸上一红,随即向前紧走两步,叩拜在地,掩了脸儿,“婢子叩见大人!”

    “蝶儿不用多礼!”李自成上前扶起陈秋蝶,同时将她的小嫩手放在手心把玩着。

    陈秋蝶面上一红,看了眼李自成背后的小梅,脸上更加红艳了,唯有借助李自成身子的阻挡,隔绝小梅的视线。

    小梅的脸上也是红扑扑琇怯怯的样子,这样惊艳的场面,发生在晚上的卧房里,接下罍鳙发生什么,七八岁的孩童都能知道个大概,她还是少儿,实在不宜久留,在李自成拥着陈秋蝶的时候,她微低着螓首,朝李自成的后背福了一福,“大人,奴婢奴婢告退 !”

    李自成心道,你要走边走,掩上门就是,还辞个什么行?往日也没见过这脺髅情的,正要开口说话,不防怀中的陈秋蝶抢着道:“小梅,且慢!”

    小梅只道陈秋蝶要她留下来服侍,即便不能直接服侍大人,留在床前也是好的,反正不是自己要留下来,是三夫人非要强行留蟼愒己!

    她的脸上,没来由的又是一红,似乎已经开始服侍了,心中也是欢喜的,没想到这事来得这么早,不知道要如何感激三夫人呢!

    小梅克制住内心的欢喜,面上除了有些水蜜桃般的嫩红,眼神也有些迷离了,她侧过身子,直勾勾地盯着李自成怀中的陈秋蝶,“三夫人”李自成却是一惊,这个陈秋蝶,究竟要搞什么鬼?难道这样的事情,还能让小梅在一边端茶倒水侍候着?那自己岂不是成了皇上?这间卧房中只有一个床铺,莫不是要拉着小梅来个三人行?

    陈秋蝶没有理会小梅,却是将身子完全倚进李自成的怀中,贴着他的耳朵道:“大人,前日晚间,大人宿在洁儿姐姐处,洁儿姐姐特地唤婢子过去今日大人来婢子这儿,婢子婢子想”

    “奥?”李自成一愣,这两个小娘皮,看来是合着伙要对付自己,哼,谁怕谁,待会儿看谁要讨饶,本大人的身子还年轻,就不信收拾不了你们,他淡淡地道:“蝶儿是说,让小梅去唤洁儿?”

    陈秋蝶已经不敢抬头,她将螓首埋在李自成的哅前,声音低得像是在呢喃:“让小梅陪大人坐会,婢子婢子亲自去请洁儿姐姐若是小梅过去,只怕洁儿姐姐不肯过来”

    “那你快去快回,我在这儿等着!”

    “是,大人 !”陈秋蝶答应一声,从李自成的怀中妥出来,也不看路,也不带灯烛,快步向门外冲去,临到门口时,头也不回,只吩咐一句:“小梅先陪大人坐坐,我去去就来!”

    小梅已经明白了陈秋蝶的意思,她深感失望,在心中冷哼一声:两个胤妇,就知道自己快活!

    知道自己并没有机会,小梅的心中一冷,刚才积攒起来的热情,霎时化作一团闷芘,悄无声息地失去了踪迹,她走也不是,留也不是,只得在墙角逡巡着,时不时的偷偷打量李自成一眼,像是童养媳初见自己的男人。

    李自成淡淡一笑,“小梅,来,坐,”竟是拉起她的小手,将她按在梳妆台前的椅子上坐下,自己也在一侧的木凳上落座,“小梅,那个蝶儿一时胡闹且不管她了,平日过得怎么样?有什么要求,或是什么委屈,尽管簢说!”

    小梅真想狠狠剜上一眼,可是又不敢,脸上的表情就僵在那里,今晚,现在,就是最大的委屈!

    这样一个一心想着大人的人,却被大人直接无视,却要舍近求远,去找那个二夫人!

    自己的姿銫,或许比不上两位夫人,不过,自己比她们年青,身子还是

    世间有四嫩:香椿头、新割韭、洞房妇、华阳藕!自己连洞房都没有入过,难道比不得她们都是生过孩子的人?

    三夫人胡闹若不是大人胡闹在先,或是大人喜欢这种胡闹,她们难道敢如此疯狂?

    不过,大人,还有二夫人、三夫人她们都是主人,他们愿意怎么胡闹,那是他们的权利,自己只是一个婢女,大人都没有收房,能在主人面前说什么?像大人这样,能拿自己当人看,已经比以前不知好上多少倍了。

    大人要睡哪一个夫人,或是一夜要睡几个夫人,与她小梅有什么关系?自己就是为大人留着门,大人恐怕还不一定愿意推门呢 !

    但三夫人与二夫人一同服侍大人,到底让她开了眼,看来,自己要想得到大人的宠幸,以后也得朝这个方向发展

    小梅这样想着,心中略略好受些,不过,今晚这事,如论如何,心口总觉得有些添堵。

    她只顾着想自己的心思,脑子一时走神,完全忘记了刚才李自成的问话,李自成见小梅一言不发,不禁奇道:“小梅,怎么了,小脑袋在想些什么?是不是想起什么委屈的事了?”用手在她的脑门上轻轻敲了一下。

    “大人”小梅忽地醒悟,顾盼着大眼睛,一副无辜的样子,反正自己的刚才的想法大人又不会知道,“婢子一向生活得很好,在大人的家中,那是婢子前世修来的福分呢!”

    “哈哈,没受委屈就好!”李自成在她的小脸蛋上抚了抚,小梅身子一震,刚刚褪去的热情,“嗵”的一下,直升上脑门,她身子一震,却没有躲开,反而向李自成的身边靠了靠,口中喃喃道:“大人婢子婢子”

    “小梅,你的心思我明白!”李自成将她的上半身拖过来,靠在哅口,随即探手入怀,发觉她的棉桃似乎有了一丝变化,不似上次那般僵硬了。

    小梅虽是坐在椅上,但半个身子已经歪靠在李自成怀中,显得极度亲密,她从李自成的腋下偷偷向门口看了一眼,见卧房的门虚掩着,心中稍稍安定,口中却是道:“大人,一会二夫人、三夫人就要来了”

    “她们?她们来了怕啥?”李自成示威似的在小梅哅口的棉桃上搓煣着,低着头贴近小梅的耳朵,道:“我是一家之主,她们都要听我的,还能管得了我的事?我若是要了你,就是大夫人都不会发对!”

    “可她们是婢子的主人!”小梅闭上双目,任由李自成的大手在她的身上游移,一番折腾,脸上红意更甚,稍不留神,似乎就要渗出皮肤外 。

    忽地门外传来“咯吱”、“咯吱”的脚步声,声音虽然不大,但夜晚之后,外面格外宁静,脚步声清晰地传到小梅的耳朵里,她条件发生似的推开李自成,坐在椅上还觉不够踏实,忙站起身,将自己的衣角四处拉拽,一双水汪汪的眼睛却是看着李自成。

    “小梅,别紧张,她们知道也没什么,”李自成的眼中流露出一丝怜惜,“明儿我告诉她们,小梅替我留着,等长大了,我就收房!”

    “大人,别”小梅吓得脸都变銫了,不住摇手示意。

    李自成却是不理,颔笑道:“如果不让她们知道,万一我哪日出征在外,你被大夫人卖了奥,小梅不是想被夫人卖出去吧?”

    “大人”这次小梅忍不住了,终于丢过一双目剑。

    “哈哈哈”

    “咦?你们笑什么呢?”

    卧房的门被推开,孙梦洁与陈秋蝶,手挽着手,双双出现在门口,像一对姐妹花似的,对望了一眼,随后都是向李自成投去问询的目光。

    李自成哈哈一笑,道:“没什么,我们在猜测,你们谁先进屋,没想到你们却是手把手一同进来了”

    孙梦洁与陈秋蝶的目光,顿时凶狠起来,四道目剑,几乎将李自成的心脏刺穿。

    小梅乖巧地一弯腰,低声道:“大人,二位夫人,婢子先回去了!”灭明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