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6章 抹去记忆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 热门推荐
    早饭后,大土司田中时亲自陪同李自成巡视回人区,利用骑兵威慑可能出现的变故,田浩已经将自己看做西宁军的一员,自然也是跟着大队,数百鏡壮的骑兵,紧紧随在李自成的身后 。

    吴二毛没有随行,无影门是一个影子般的存在,不会在外人面前露面,他带着兄弟们,去了汉人的聚集区。

    每至一个村落,田浩便代表大土司,发表慷慨激昂的陈词:安拉无暇东顾,主将在浩门降临,所有人员改奉主,主只眷顾汉人,所有的回人一律改为汉籍,人口需要重新登记,土地也将重新划分。

    为了表达对主的敬意,大土司府所有人员已经改为汉籍,改奉主 。

    田中时亲自登台,为了让回人完全融入汉人之中,他准备改变原先的回人与汉人分村而居的生存方式,让回人与汉人同村杂居,鼓励通婚,尽早实现回汉一家。

    至于语言上的统一,已经没有多少障碍,回人基本上都会上几句汉话,他们自己的语言,已经残缺不全,只有于范围内偶尔才会使用,田中时让回人与汉人杂居,将统一使用汉话,未来的浩门县,也会以汉话作为唯一的官方语言。

    一上午的时间,众人仅仅跑遍了西北方向上的回人村落,中午并没有回到浩门镇,只是就着清水吃些干粮,下午,大军折向西南,至晚方归。

    骑兵回到昨日搭建的营帐,而李自成带着亲兵,依旧去了大土司府,留宿在田芬的闺房。

    次日,李自成的大军巡视了浩门镇的东部,这里主要以汉人为主,但汉人不愿与回人杂居,被回人欺负怕了,加上人口又少于回人,他们心中多有疑虑。

    李自成当场表态,浩门镇将驻扎一支不少于二百人的西宁军,维持当地秩序,保护当地不受外族的入侵,同时,将向当地移入新的人口,切实保障浩门镇所有百姓的合法利益。

    吴二毛又从中作和,汉人方才勉强同意了。

    李自成再进一步,土地划分推迟至夏收之后,先行人口登记,编写村落,待冬麦全部入库,方才重新划分土地,交换迁居百姓的房屋。

    这一日下来,浩门镇大局已定,当前急需的工作,便是飞鸽传书,让汤若望派出牧师,前来传教,不过对汤若望来,一时三刻能增加一两千教民,还不知道如何感激西宁军呢!

    虽然不用打仗,但一连两日劳师远巡,还要与百姓们做着各种解释,也是很繁琐的,汉人方面,吴二毛已经与他们建立了深厚的友谊,光减轻税赋一项,就能赢得他们的信赖,而回人那一面,田浩身先士卒,必要的时候,田中时才会以大土司的身份,发表一些有服力的决定 。

    李自成也是倍感“疲劳”,草草用了晚饭,便去了房中休息,直到明,方才幽幽醒来。

    田芬早就醒了,但她不肯动弹,依然八章鱼似的缠在李自成身上,默默想着自己的心思,她刚刚食甘知味,今日与李自成一别,不知道何日才能相见。

    如果田芬长得像汉人,哪怕她是蒙古人,李自成也会将她带回西宁,但她这样的容貌李自成不清是担心别人话,还是自己心里过不去这道坎,也许与他在西宁实行的归化政策有关。

    他决定将田芬暂时留在大土司府,反正她又不会缺衣少食,现在她的身份不同了,大土司府一定将她照顾的无微不至。

    田芬的眼睑不时抽动一下,修长的睫毛也是不时颤动着,李自成知道她装睡,便伸手捏捏她的鼻子,“芬儿,该起床了!”

    “嗯让奴家睡一会嘛,奴家昨夜被大人弄得几乎一夜没睡,这才刚刚合上眼。”田芬依旧闭着双目,慵慵懒懒的。

    李自成一阵腹诽,昨夜要不是你崳求无度,我奔波了一日,岂会梅开二度?嘿嘿,这个洋妞,在衾被里才能体会到她的激情似火!

    不过,她似乎算不上洋妞,她是大土司的女儿,应该是浩门籍人,至于她的远祖现在整个浩门镇已久全部归化为汉人,谁还管得了她的远祖?不出三代,这里的回人,就将湮灭在汉人的洪流之中,再也寻不出踪迹。

    李自成把玩着她的手臂,从芊芊玉指,一直抚嫫上去,直至娇嫩的肩头。

    也许受不了李自成拨弄的瘙洋,田芬的身子原本侧趴在李自成的身上,此时却是扭动一下,翻将开去,躺到李自成的身侧,将前哅完全空荡出来,就在李自成的手指边,只要稍稍伸出半寸,就能握个饱满 !

    “这洋妞,是在挑逗我吗?”李自成休息了半夜,体力早已充盈至最佳状态,本就是旺盛但要命,受到田芬有意无意滇濘逗与勾引,血流顿时加速,直至在某处做了大量的停留。

    他在西宁的时候,每日都是早起,去騲训场跑上几圈,浩门镇并无騲训。荒茉诖采吓芰,一样能锻炼身子骨。

    李自成仰起身子,向一侧翻过去,泉水杨柳,又是一度春风。

    直到已时,两人方才收拾好身子,穿衣下床,何米忙着侍候大人洗脸,又吃了一些甜点,方道:“大人,田公子早已等在院外,要不要见见?”

    “你怎么不早?”李自成用面巾擦去手上的油渍,道:“让他进来!”

    稍顷,田浩进来拜见,“人田浩,叩见大人!”

    “都是自家人,不用客套,快起身,”李自成这是客居,不知道茶水在哪,并没有奉茶,只是让田浩在对面落了座,“大土司呢,在忙些什么?”

    “阿爹让我来看看大人,若是大人有空,他准备向大人汇报浩门县的设计情形!”

    李自成想想,田中时怎么得算半个老丈人,还是自己去见他,“正好我现在有空,田公子,前面带路!”

    “是,大人!”

    田浩将李自成引入大土司府的一间厅,这是大土司会见重要和机密客人的所在,厅并不大,除了一张方桌和数把木椅,所剩的空间只能容纳一人勉强通过,看来,能进入这个厅的人,并不会太多 。

    按照李自成的意思,田中时将出任浩门县的第一任知县,但为了平衡回汉双方的利益,刑民师爷和钱粮师爷都必须由汉人出任。

    田中时倒是没有异议,他已经将镇子中央一座两进的院落,整体征收过来,作为浩门县的县衙,只要稍作休整,不日即可入住办公,先让县衙运转起来。

    李自成打算在浩门县驻军一事,田中时也已做了安排,他在靠近镇子的地方,辟出一块十亩的土地,作为士兵们的永久军营。

    此外,大土司府从今年开始,停止征收租子,所有的百姓,改为向县衙纳税,待冬麦收割完毕,便行开征农业税。

    其余的工作,田中时并没有出任知县的经历,只能问计于李自成了。

    田中时的这些安排,李自成还算满意,但他这样做,已经放弃了一切特权,断了大土司府是主要经济来源,在几乎没有商业的土地上,大土司府所有的产出,基本都是来自土地,没有租子,大土司府如何维持下去?

    大土司不存在了,但大土司府作为他的私宅,还会存在下去,如果大土司穷得只剩下裤衩,以后还有谁跟着西宁军混?

    按照李自成前日与田中时达成的口头协议,所有的土地将重新分配,保证每丁三十亩耕地,如果土地不足,可以重新开发。

    他斟酌良久,每丁三十亩土地,符合西宁军颁布的《土地律》,但浩门县处于穷乡僻壤,并没有多少商业上的收入,他破例给了大土司府每丁六十亩土地,田芬作为她的女人,也享受一丁的土地,这些土地同样按照“十五税一”的标准纳税,但可以让百姓代耕,做为百姓的徭役。

    田中时口称感谢,但面上并无多少喜悦,大土司府人丁不旺,目前连同大土司、田芬算在内,也只有四。荒芊峙涠偎氖锻恋,除去税赋,每亩收成不足一石,土地上的收入,只够四五十人的口粮,折换为银子,也就在百两银子左右 。

    大土司府的人口,加上仆佣、护卫,原本就有三四十人,不但要支付他们月钱,还要购买食盐、布匹等各种生活用品,长期下去,只能不断变卖家产了。

    “大土司可是担心日子过不下去?芬儿留在府中,若她饿瘦了,我还担心呢!”李自成淡淡一笑,道:“大土司作为浩门知县,每年会有三十两银子的俸禄,田公子在西宁军就职,也会有一份粮饷,只要田府的人口仆佣不会无限增加,日子也还过得去!”

    “奥?属下倒是忘了,这知县一职,还会有俸禄嘿嘿”

    “此外,浩门县将会编制衙役捕快,大土司府的护卫,该有他们来承担!”

    “”

    “大土司奥,应该叫田知县了,不用担心,有了芬儿我们已经是一家人了,绝不会看着田府衰落下去!”

    田中时干笑两声,心想芬儿这步棋算是走对了,浩儿进入西宁军,可以保住田家不倒,但田家日子怎么过,李自成是不会过问的,但有了芬儿这层关系,李自成就不能不管田家了,目前芬儿还在田家养着。

    他思索片刻,暂时抛开生活问题,“大人,属下打算着人将镇上的教堂拆了,改奉主”

    “这个做得好!”李自成心道,田中时留下来,总算做了件好事,要归化回人,必须先改变他们的信仰,只要回人变得与汉人一样,都是信奉主教,他们原先的生活习惯和记忆,就会逐渐被抹去,“我已经让西宁派出传教的人员,他们不日即可抵达浩门。”灭明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