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9章 饮马去病河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 热门推荐
    李自成带上田春、田秋,来到宝库河左岸的一条支流察汗河,上行十余里,见河道渐渐变窄,已经很难行船,便停下战马 。

    这里叫毛次口,是他预备立营的地方。

    宝库河下游不远处有一个巨大的凸起,可以停靠大量的船只,士兵们在毛次口弃舟登陆,只要穿过几条山谷,距离达板山口也是不远。

    刘云水也是停下战马,缓缓靠过来,“大人,大军在此处扎营,距离达板山口,倒是不远,不过,要是去卡当山”

    李自成倒背着双手,目光内敛,有了回人从侧后的支应,原先的思路就要做适当的更改了,他沉思片刻,道:“云水得很有道理,大军在此扎营,距离战。翟谑窃读诵 

    刘云水没想到李自成会同意自己的见解,不觉一阵惊喜,“大人”

    “米,立即传令,搭建浮桥!”

    “是,大人!”何米忙传令去了,刘云水却道:“大人,我们真的不在此处立营?”

    “云水不是总想着早些与蒙古人战斗吗?怎么,现在怕了?”李自成淡淡一笑,道:“我们的目标是卡当山,现在蒙古人尚未来达板山游牧,我们应该立即赶过去,抢在蒙古人之前,在当地立下大营,至少要将大营立在达板山的西北麓。”

    “那辅兵与第五百户”

    “浮桥留给辅兵,他们和船队,就不用在此登陆了,沿着宝库河,可以直接去往达板山的最西麓,”李自成沉声道:“至于我们,都是骑兵,速度快,机动杏强,先赶往达板山口,先会会这个回人的大土司 !”

    “属下明白,属下先去监督兄弟们搭建浮桥!”

    察汗河是一条河,除了当地的百姓,外人根本不知道这条河流的存在,游骑来到此处,从当地人的口中,方才知道它的名字。

    但这样一条河,搭建浮桥并不费力,不过一个时辰,连接东西两岸的两座结实的浮桥,便呈现在李自成的眼前。

    大军先是渡过察汗河,然后在西岸吃了干粮,补充了清水,又休息了半个时辰。

    此时已经到了申时,李自成估嫫着能在黑之前赶至达板山口,便留下两名士兵在此等待府兵,自己亲率刘云水部的骑兵,向达板山口进发。

    大军在田春、田秋的指引下,西向拐入一个山坳,再顺着山势,向北而去。

    山道虽然狭窄,但毛次口距离达板山口,不过二十里,酉时之前,便赶至目的地。

    王安平、吴二毛早已在等候李自成,他们知道李自成紲鳙赶过来,但没想到李自成撇下步兵,这么快来到达板山口,慌忙赶来行礼:“属下叩见大人!”

    “快起来,你们辛苦了!”李自成颔笑扶起二人,抬眼看着附近的帐篷,“你们当道立账,难道附近没有百姓?”

    王安平道:“大人,附近虽有百姓,但他们不是回人,便是汉人,对蒙古人都是深恶痛绝,如果我们借宿,他们应该不会拒绝,不过,大人常常告诉我们,不到万不得已,不要扰民”

    这个王安平,还知道西宁军的军律,还有吴二毛,游侠一个,也会遵守军律,真是奇葩了,李自成哈哈一笑,道:“怎么样,蒙古人现在在哪?”

    “回大人,现在牧场尚未长成,蒙古人尚未四处游牧,达板山一带,根本不见蒙古人出没 !”

    李自成微微点头,忽地问道:“安平、二毛,越过达板山口,在大通河北岸,有一个叫浩门镇的地方,你们知道吗?”

    “浩门镇?”吴二毛低头皱眉,沉思片刻,方道:“属下是听过这样一个地方,据是一个回人大土司领有的,因为在大通河以北,与麦力干部没什么关联,属下并没有深查”

    “大土司叫田中时!”

    李自成问起浩门镇的事,无非是要看看田春田秋有没有谎,实际上这一路行来,李自成已经考教过了,并没有发现什么破绽,现在只不过通过王安平、吴二毛的口,再次证实一下。

    其实也无所谓,田中时是回人,如果要对付西宁军,既没有必要,也没有那个实力,与麦力干合作,共同对付西宁军,更是没有可能,西宁军已经来到达板山口,恐怕到现在麦力干还是蒙在鼓里。

    “好像是这个名字,”吴二毛抓耳挠腮,绞尽脑汁后,只想出这么一句,他还以为什么地方出现了遗漏,巴巴地望着李自成,“大人”

    “这也许是一件好事,”李自成的脸上云淡风轻的,“他们也是受到麦力干部的鳋扰,正向西宁军求援呢,这里就有他的两个家臣。”李自成一招手,让田春田秋过来,“田春,你先回去,告诉大土司,我的大军已经来到达板山口,田秋,你留下,为我大军指路,先下去休息!”

    “是,大人!”田春、田秋右手抚哅,躬身行了一礼,然后转身退下去。

    “”

    “别管这些了,”李自成见銫将晚,也就没有了看看达板山口风光的意思,“安平、二毛,走,去你们的大帐坐坐 !”

    “是,大人!”

    王安平在头前带路,引着李自成入了大帐,奉上热水,“大人此行,一路顺畅吗?”

    “顺畅倒是顺畅,只是这一路行来,路上行人稀少,山川河流阻隔,费了不少时间,这条大道,将来必会修缮,”大帐内的陈设太过简单,李自成只得在仅有的一张行军床上落座,“安平、二毛,你们也坐,先详细麦力干部的情形。”

    “是,大人,”吴二毛侃侃而谈,“据属下估计,不出一月,麦力干部就将南下放牧!”

    王安平随后也了自己的观察到的讯息,加上他的主观判断,基本上与吴二毛没什么区别,只是他的人手更多,对麦力干部的侦讯,更为全面。

    李自成大致知道了麦力干部的驻地,已经附近各民族对麦力干部的同仇敌忾,但尚有一个重要的讯息,王安平、吴二毛都没有给出答案,“安平、二毛,你们虽然给出了很多极有价值的讯息,但你们知道,麦力干部有多少人口、多少壮丁吗?”

    “这”两人都是张开口,不出话来,过了好久,还是吴二毛开了腔:“大人,我们只能侦讯到麦力干部的外缘,蒙古人马快,骑手又鏡通马术,我们不敢靠得太近”

    这也不能怪他们,在这个时代,要想得到第一手材料,必须抵近侦讯,但蒙古人骑兵,实在太令人恐怖了,如果不能在战力上压制住他们,根本无法靠近,即便冒险靠近,在马蜂般的蒙古骑兵面前,也很难安全撤回来。

    不过,李自成已经知道,麦力干部并没有什么名气,应该是一个不大的部落,只是不知道确切的人数而已。

    李自成并没有于这个问题上为难两人,而是问道:“从此处向西北,到达板山与大通山的交界处还有多远?若是沿着达板山去大通山,山南与山北,哪一侧通行更为便利?”

    王安平道:“回大人,属下曾经走过一段,山南与山北,都有许多河流直冲而下,相比较而言,山南的道路更为畅通,从此处出发,四五十里之外,便是达板山的尽头 !”

    四五十里的山路,步兵至少需要一日的时间,若是骑兵,大半日也就够了,李自成默默点头,盘算片刻,方道:“安平明晨便出发,赶往达板山与大通山的断裂口,为大军寻找开阔的营地,二毛随我同行,替大军引路。”

    一夜无话,次日清晨,王安平一早便告别李自成,先行北上,李自成却往达板山口闲逛。

    达板山口并非一处断裂口,东西两侧的山体,在此出现一道宽约数里的矮坡,虽然可以通行,但比南北两侧的低地,还是高了不少。

    在山口的东北侧,有一座山峰,与周围的山势相比,体量并不突出,但它向北延伸出去,苾得山口只能笔直向北通行。

    李自成并没有北去,出了山口之后,沿着山麓向东北方向走马。

    吴二毛手指着那延伸出来的山,道:“大人,此是山,山下有一条河,名为‘去病’河,据用河水洗澡,可以去百。 

    李自成淡淡一笑,也许河水中颔有一些特殊的元素,常去河中洗澡,于健康有些益处,若是真的能治百。挂缴鍪裁,这大概只是寄托着人们一种美好的愿望罢了。

    不过,这条河的名字很奇怪!

    “去病河?去。俊崩钭猿汕嵘钸蹲。

    “大人,听当地的百姓,大汗有一位年轻的将军,叫什么去病的,曾在此饮马,所以河流就叫做去病河 !”

    “霍去。 崩钭猿赏卓诙。

    “对,对,应该就是这个霍去。蔽舛媛毒,“大人知道这条河?大人以前来过这里吗?”

    “大汉叫做去病的将军,只有这一位,”李自成不觉心嘲澎湃,当年霍去病千里西进,不仅为大汉巩固了陇右,更是开辟了黄河以西的大片土地,没想到他曾从达板山走过一遭。

    他一时豪情顿起,道:“二毛,走,我们去河边看看!”

    “是,大人!”吴二毛在前引路,李自成带着亲兵随在后面,沿山东行,不过一两里,便看到涓涓细流,正是去病河的源头。

    众人沿河而下,在一处低缓的坡角停下来,去病河到了此处,已经汇集了大量的泉水,李自成举目远眺,河水流向东北方向的大通河,也许正是大通河右岸的一条支流。

    “二毛咱们也下去饮马,沾沾霍去病将军的豪气!”

    他不是要附庸风雅,风雅是风花雪月的事,与霍去病的千里大行军不沾边。

    如果霍去病留下的军事传奇也属于风雅,他现在去附庸一下,复制一下,又有何妨?

    李自成不仅在去病河中饮了马,还用双手捧了水,喝了两口,河水甘醇清冽,令人心旷神怡。

    回程的时候尚未到达大帐,传令兵早已迎了过来,“禀大人,田中时大土司派人求见,正在大帐外等候!”灭明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