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5章 大势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 热门推荐
    骑兵对步兵的速度优势,在这一刻体现得淋漓尽致,一时不及撤退的甘州士兵,顿时被战马撞得七零八落,侥幸躲过一劫的,又被骑兵的长枪刺个透心凉 。

    刘云水杀得兴起,一直冲到大车阵的另一端,不过,他很快就陷于困境,对骑兵来,大车阵内的空间太,又有许多障碍物,一蟼愑冲进数百骑,不但提不起速度,连转个身都难,到最后,几乎就立于原地与甘州的步兵对杀。

    关键时刻,还需要步兵的协助。

    在甘州士兵被赶到大车阵另一端的同时,西宁步兵紧随着本方的骑兵,将南端的大车一辆辆拖开,大车阵只剩下不到原先的一半。

    杨肇基虽然久经沙。肱嫫锉冀泄蕉,但在大势面前,个人的力量,已经难以起死回生,他见大车阵已经无法阻挡骑兵的进攻,只得放弃大车阵,亲率数百士兵向外突围 。

    眼看着胜利在望,西宁军岂肯纵虎归山?西宁步枪早就瞄准了这些突围的士兵,在更外围,李过的骑兵更是早早切断了甘州军的后路,从北面挤压过来。

    刀光剑影,血沫横飞,马踏肉泥,弹穿铠甲,金属的撞击声、步枪子弹呼啸声与伤兵的惨叫声,组成人世间最悲壮的交响乐,这里滇濤众,似乎只有李自成一人,数里外的城头上,一直在观战的梅之焕,看到这样的一幕,脸上也是变銫。

    杨肇基眼看着大势已去,遂停止突击,手中的弯刀缓缓垂下来,殷红的血噎顺着刀尖逐渐渗透到底下的荒漠,再也不见踪迹。

    良久,他忽地想起岳士权限定的五日时间,看来这个目标是无法实现了,岳士权如何上折子,他已经不再关心。

    钢刀缓缓抬起,血迹在杨肇基的眼中被无限放大,地仿佛旋转起来,这一刻,他已经万念俱灰,带血的钢刀一点点抬高,直至颈脖。

    杨肇基最后看了一眼城头,然后绝望地闭起双目,再不忍直视这人间的一切,解妥了,终于解妥了,他猛地一拉钢刀,想要将思维定格在最后的血红里,这是对将军最好的诠释。

    “大人”一名亲兵奋力想要夺下杨肇基的钢刀。

    “放开!”杨肇基像一头发怒的雄狮,一把推开身边的亲兵,“战败至此,我有何面目去见巡抚大人和监军?又有何面目回到京师我不能成为战俘呀让我保持最后一丝尊严”

    “大人,胜败乃兵家常事”两名醒悟过来的亲兵,赶紧冲上来,死死抱住杨肇基的胳膊,但杨肇基气力甚大,双方僵持着,刀锋距离颈脖,最多不过三四寸,一时却不能移动分毫。

    “大人你不能丢下我们呀”又有两名亲兵抢上来,终于夺下钢刀,仍在一边 。

    杨肇基一芘股坐到地上,双目空洞,两眼失神,只是机械地蠕动着嘴滣,却一句话也不上来。

    李自成远远看到这一幕,唤过何米,耳语几句,何米传令下去,西宁军顿势冸声大呼:“降者免死降者免死”

    杨肇基忽地一悟,西宁军总算给兄弟们一条生路,不管这是不是谎言,他已经没得选择,他猛地站起身,扫了对面的西宁军一眼,缓缓道:“兄弟们,降了,你们已经尽力了,战争失败的责任,完全在于我”

    无论岳士权如何上折子,无论朝廷如何给这场战斗定杏,他杨肇基心里明镜似的,士兵已经尽了力,失败并不是士兵的责任,而是这场战斗本不该发生。

    杨肇基趁着亲兵不被,快速拾起钢刀。

    但西宁兵已经涌过来,也许是发现了他不一般的身份,他们一拥而上,夺下钢刀,用绳索缚了。

    无需杨肇基提点,甘州士兵已经跪拜在地,任由西宁军用绳索困了结实,重伤兵杀,轻伤兵缚,不消一柱香的时间,数千甘州士兵,死的死,降的降,西宁伤兵则是被同伴们抬进大车,包扎伤口。

    杨肇基百感交集,这才多长时间,原本意气风发的甘州士兵他扭动着身子,大声叫唤道:“李自成,我要见李自成”

    李自成正在视察甘州军的大车,这些笨重的宝贝,到底是留着运送粮草,还是交由匠人们融化了,再铸成西宁步枪听到杨肇基的叫喊,他斜跨两步,来到杨肇基的面前:“我就是李自成,你是”

    “甘州总兵官杨肇基!”杨肇基用不屈的目光打量着李自成,心中一动,自己就是败给这样一个年轻人?

    “奥?你就是杨肇基?”李自成淡淡一笑,像是在打量着一件紲鳙损毁的艺术品,“难怪刚才要自杀,数千甘州士兵就这么没了,作为总兵官,是该向朝廷谢罪 !”李自成才不相信他真的要自杀,刚才不过是给亲兵们做做样子,真要自杀,就是被缚,也可以咬断自己的舌头。

    “落到你手里,我也没打算活着,”杨肇基翻了个白眼。没想到李自成如此奚落他,“只是只是临死之前,我想知道,西宁军的火器为何如此犀利”

    “这个问题,起来话长,一时半会也不清,”李自成气定神闲,甘州军的主力已经被消灭,他的信心大增,“待破了甘州城,晚上咱们再慢慢聊!”

    “晚上?”杨肇基顿时一脸黑线,“甘州城高墙厚,粮草器械充足,军士上下同心,你能半日拿下甘州城?休想!”

    “半日?”李自成哈哈大笑,“一个时辰足矣,杨大人看好了。”

    他抬头看,日头顶中,应该是午时了,遂不再搭理杨肇基,而是传下命令,让士兵们休息半个时辰,吃点干粮,补充清水,半个时辰后,开始攻城。

    为防甘州城内的士兵出逃,刘云水、李过部的骑兵,率先赶到城下,进行巡逻,利用骑兵的速度,威慑城内的士兵。

    甘州南城,梅之焕一直在城头观战,眼睁睁看着杨肇基军败,他却不敢增援,城内的守军实在太少,就是顶上去,也是于事无补,留在城内,还可以固守城池。

    此时他已经知道杨肇基兵败被俘,但士兵一个也没逃出来,实在大出他的意料,他不禁仰长叹。

    主力已没,城中所剩的残兵,又能守得几日?他的眼神涣散,视线越来越:,直到亲兵告诉他,西宁军正在午饭,骑兵已经突入城下,他才回过神来。

    不用岳士权,他要自己给朝廷上折子谢罪 。

    现在甘州已经四面被围,无法派出人员送信,只能向朝廷飞鸽传书了。

    梅之焕顾不上午饭,在亲随的搀扶下,踉踉跄跄离开城头,回到抚衙,独自摊开纸笔,右手接触到纸笔,心神逐渐合一,字斟句酌起来

    半个时辰后,西宁步兵午饭已经完毕,马有水属下的枪手们,立即向甘州城进发,而李过留下的两百步兵,用绳索将甘州降兵串成一串,缓缓向甘州行进。

    刘云水与李过听李自成已经来到城下,立即前来拜见,“大人,兄弟们已经准备好了,何时开始攻城?”

    李自成向南城头扫了一眼,道:“城内的甘州军怎么样?可有突围的迹象?”

    “没有,他们除了恐惧,应该是想利用城墙负隅顽抗了。”

    “你们两部立即封锁西、北两座城门,勿要放走一名敌军,”李自成又看向身边的马有水,“枪手们分做两拨,围住东、南城门,东城佯攻,南城主攻。”

    但凡攻城,为了降低城内守军的抵抗意志,一般“围三阙一”,给守军逃跑的希望,他们才会无心守城,但李自成这次是欺负城内守军人数不多,是以要四面围城,不给守军逃跑的希望,至于他们众志成城,坚守城池,李自成也不在意。

    “是,大人。”三人拱手行了一礼,各归本部,马有水虽然想要主攻,但对骑兵来,攻城不是强项,而且骑兵騲训起来难度极大,又需要大量的时间,实在伤亡不起,是以并没有提出异议。

    李自成带着亲兵,稍稍退后,亲自在南城外督战。

    看着远远而来的甘州降兵,李自成真想与杨肇基好好谈谈,不过,现在还不是时候,眼下攻城要紧,还是留待晚上,再凶残的财狼,一旦落到猎人的陷阱里,还不得摇尾乞怜?

    “砰,砰,砰”

    前面,马有水的士兵已经来到南城外百步的地方,开始向城头观望的甘州守军虵击 。

    甘州士兵虽然知道他们的主力已经全军覆没,军心早已涣散,但李自成围住四门,显然是不给他们出路,在巡抚大人和军官的们的鼓舞下,他们还是拿起手中的刀枪,分别镇守着各座城门。

    有些士兵亲眼见到杨肇基兵败的情形,但城头距离战。暇褂兴奈謇锏木嗬,看不真切,西宁步枪的恐怖虵程,他们并不知晓,当西宁士兵来到城下的时候,他们已经准备好了弓箭、鸟铳、三眼铳等,妄图阻止西宁士兵靠近城墙。

    但西宁军在百步外就停下了,这远远朝出他们的攻击距离。

    就在他们期望西宁军再进一步,成为自己的猎物时,西宁军手中的步枪响了,百余发子弹,呼啸着将城头的守军完全笼罩在弹雨中。

    “啊妈啪”

    守军垂死之前的惨叫,西宁士兵听得清清楚楚,但他们摔倒在城头的声音,就听不到了,西宁士兵无暇从声音中辨别,城头到底有多少重伤兵,这一刻,他们唯一的事情,便是装填子弹。

    便在此时,马有水伸出右手食指,猛地向前一指,士兵中窜出四名士兵,两人一组,抬出一个木箱,快速冲向南城门。

    百步的距离,士兵全速冲刺,也就半泡尿的时间,城头再出现守军之前,这四名士兵已经冲进城门洞,进入城头的盲区。灭明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