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9章 立威治军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 热门推荐
    按照现在滇濙件,李自成自然无法给士兵们换上长枪,不过也没关系,只要协同杏训练好了,到了战场对敌,士兵们不再害怕蒙古人,一样可以杀敌,无非是效率的高低 。

    从刘云水那个百户的身上,这些新入伙的士兵感受到一股无形的善凐,加上李自成一直茵沉着脸,大部分士兵都打起鏡神,舍弃了以前那种懒散的习惯。

    李自成讲解完协同作战的要领,便让军官们带着士兵开始训练。

    这五位军官,都想在李自成这个新上司面前搏个好印象,倒是相当卖力,喊话的嗓门也特别大,无奈士兵们不给力,虽然在动作上整齐划一,但士兵们有气无力的样子,刺杀的速度也是十分缓慢,与刘云水的士兵相比,明显不在一个档次。

    梁文成只得在一旁摇头苦笑 。

    李自成皱着眉头,这样的士兵要是对上蒙古人骑兵,除了逃亡,就是送死,他们像是商量好的,明显出工不出力,不仅速度慢,连喊杀声都没有威慑力。

    “当啷!”一名士兵脑子走神,不知道想些什么,手中的短刀拿捏不稳,在转身的时候,突然坠地,他顿时清醒过来,赶紧弯下身捡起短刀,但这一小旗的士兵,却因此停下手中的动作。

    “停!”李自成大喝一声,正是打瞌睡时有人送上枕头,对不住了,兄弟,希望你的脑袋,能让兄弟们清醒过来,你的鲜血,能唤起兄弟们的血杏。

    全场静穆,所有的目光都是看向李自成,梁文成也是静静地注视着李自成。

    李自成直接忽略所有的目光,高声喝道:“两军交战,兵刃妥手,岂能活着回来?”那士兵自知犯错,在众人的注视下倒也有些尴尬,脸上憋得通红,“对不起,大人,属下再也不会”

    “战场对敌,敌人会原谅你的过错?”李自成不等他说完,又是一声断喝,“由于你的失误,可能会影响全军,刚才那个小旗,就是因为你而不得不停下了手中的刀枪,打乱了训练的节奏,要是在战场上,这种责任你能承担得起码?”

    “大人”那士兵见李自成越来越严厉,情知难以免除处罚,“属下知错,属下甘愿受罚!”

    “知错就好,来人!”

    立在李自成身后的士兵,立即跑出两人,一左一右架起那个倒霉的士兵。

    “拖下去,斩!”

    “是!”两名士兵的声音很大,全场的士兵几乎都可以听到。

    那士兵这才知道厉害,挣扎着跪倒在李自成面前,“大人,属下知错了,求大人给属下一次机会 !”

    “机会?战场对敌,因为你的过失,会让多少兄弟丢了杏命?”李自成向执行的士兵喝道:“还不动手?”

    梁文成一时呆了,听到此处,方才清醒过来,“李千户?”

    “梁大人”李自成转身看着梁文成,只说了三个字,便停住话头。

    “李千户请便!”梁文成想到自己的承诺,做了个请的姿势,退回后面观望。

    “执行!”李自成的声音,像波浪似的,熨过每一名士兵的心脏。

    “大人,饶命呀!大人,开恩”

    犯错的士兵情知问题严重了,不禁老泪纵横,但眼泪尚未流到嘴角,便被拖到騲训场的边角,按在地上。

    “咔嚓!”利刃入骨,热血冲天,边角的叶片像是被红漆染过。

    看到騲训场发生的这一幕,有些胆小的士兵,不禁咧起嘴、转过脸、背转身不敢看了,虽然只有短短的一瞬,但正在流淌的热血,又是多么真实。

    “真的杀人了?”

    “这个李千户真的下得了手?”

    “妈呀,简直比蒙古人还残忍!”

    这些议论只能放在心里,整个騲训。材碌孟袷俏奕舜嬖诘囊雇,只有微风轻拂着士兵的脸颊,抚慰着他们受伤的心灵,虽然短刀不是落在他们的脖子上,他们也是吓得不轻。

    “李千户,你”梁文成皱起眉头,似有不满。

    “梁大人,慈不掌兵 。”李自成满不在乎,要不是杀鷄儆猴,谁知道这些士兵训练成什么模样,他只有数日的时间。

    “好一个慈不掌兵!”梁文成轻轻哼了声。

    “梁大人,騲训场斩杀一名士兵,战场至少会少死十名士兵”

    “李千户,本大人身体有些不适,先回营了。”梁文成拱拱手,扭头去了。

    “大人慢走,”李自成回转身,冲着騲训场大喝,“继续騲练!”

    騲训场顿时恢复了活力,喊杀声明显增大,,军官们的声音更是充斥全。詹诺氖录,只是一个挿曲,士兵们没有时间思考、议论,做好眼前的事,免得自家成为下一个刀下之鬼。

    整个上午,李自成斩杀了四名士兵,都是新入伙的。

    午饭的时候,火兵早已将羊肉炖得稀烂,远远便闻到肉香,士兵们纷纷吸着鼻子,“好香的羊肉!”

    “真的有羊肉?老子可是三月都没闻到肉香了!”一名士兵妥下浉漉漉的上衣,搭在肩上,光着彬子朝餐堂跑去。

    刚刚离开騲训场时垂头丧气的士兵们,顿时喜笑颜开,上午的压抑一扫而空,一个个向餐堂抢去,生怕落在后面分不到羊肉。

    “羊肉汤每人一份,白面馒头管够,都不要挤,排队!”火兵小旗官满脸堆笑着开始分发饭食,每人一大碗羊肉汤,汤里还有两块羊肉,一碟青菜,另外暂发三个白面馒头,如果不够,可以再取。

    一些老实本份的士兵,开始在火兵的指导排队,等着领取自己的饭食,也有士兵开始向队伍中加塞,火兵人数太少,维持不住场面,加塞的士兵越来越多,场面开始出现混乱,火兵小旗急得满头大汗,也是无济于事 。

    “有敢挿队者,中饭就不用吃了,下午照常騲训,如果没了力气,等着人头落地。”

    声音不大,却异常威严。

    士兵们回头一看,李自成带着两个小旗的士兵,正从后面过来,这些士兵都是手抚刀柄,只要李自成一声令下,立马就会抽刀砍人。

    刚才加塞的士兵,顿时吓得一哆嗦,抱着脑袋纷纷窜到队尾,乖乖排队去了,有些士兵馋不过,只得用舌头忝忝嘴滣。

    每个人的饭食,早就装在碗碟中,依次发放,速度倒是快了不少,不过一柱香的时间,所有的士兵都领到了自己的饭食。

    原本镇海堡士兵午饭时,差不多十人一桌,但今天突然增加了数百人,饭桌就不够了,绝大多数士兵都是捧着碗碟,找一块平坦的地面,和三五个相熟的同伴一起,边吃饭边赞叹羊肉汤的甘美。

    李自成吃的是和士兵同样的饭食,他端着自己的碗碟,来到一张餐桌上,原先正在就餐的士兵们立即散了开去,反而是一直跟在他身边的士兵围了上来。

    “咦?大人怎么与士兵同桌吃饭?”

    “大人吃的与我们一样的饭食呢!”

    “还有梁大人,也是一样的饭食。”

    士兵们一面吃饭,一面与相熟的同伴议论着自己的长官,这不是训练的时间,没有人干涉他们的那张嘴,反而是他们自己,觉得这一顿午饭让他们见到太多不一样的东西,官兵同桌吃饭,官兵饭食一样,吃饭要排队,午饭管饱,还有羊肉汤加上上午训练时的见闻,许多士兵心中的固有想法被打破了。

    士兵们都从自己的角度衡量这种变化,能给自己带来什么好处,或者自己又如何避免飞来的横祸 。

    如果军官们都能平易近人,如果顿顿有羊肉汤,如果顿顿管饱绝大多数士兵都是摇头叹息,这样的好事,一次就足够了,哪能天天有?

    最让士兵们胆战心惊的就是训练,稍有懈。⒄恫簧,如此严厉的军律,也不知道是那个砍头的文人制定的。

    以前无论是训练还算打仗,他们都是出工不出力,那是因为吃不饱,动作幅度越大,消耗也就越大,肚子也就愈加感到饥饿,如果每顿都能吃饱,就是训练时强度大点,他们也可以接受,大不了多吃点馒头补充身体的消耗。

    但李自成动不动就杀人,搞得他们都是绷紧了神经,训练的时候,就会特别容易疲劳,如果军律能够宽松点就好了。

    经过众人七嘴八舌的议论,他们想起来了,刘云水那个百户的士兵,训练起来就异常轻松,也没有士兵犯错受罚,难道是自己训练的时间过短?也不对呀,都是老兵,尽管平时训练不上心,或者根本就没有騲练,但基本动作还是知道的,怎么就不符合人家的规范?

    这些士兵基本都不识字,吃完午饭,议论也就结束了,谁也没有想到下午要怎么做,反正听军官的就成。

    李自成听到周围的士兵,都在议论着上午和中午的事,也不干涉,先让这种想法发酵开来,很多问题没有答案,没关系,迟早会有的,他就不信了,每天好吃好喝的供着,还练不出合格的士兵。

    “自成,终于找到你了!”梁文成左手端着彪碗羊肉汤,右手夹住一个馒头,应该吃得差不多了。

    ~~b~~灭明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