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 贵不可言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 热门推荐
    高立功迷迷糊糊遇上一座大山,此山不似横山那般低矮,而是极其巍峨,山道又极其险峻,草丛中隐隐只有一条曲折山道,倒像是传说中的华山那般奇险 。

    他手脚并用,低着头沿山道爬上去,因山道险峻,不觉满头大汗,汗水阻滞了双眼,他不得不停下来擦擦汗,也是休息一会,看看距离山顶还有多远。

    山顶上郁郁清翠,烟雾缭绕,高亭华盖,殿堂楼宇无数,端的是人间仙境,高立功猛然发现,在自己头顶不远处的半山腰,一人身着黄袍玉带,头顶上五銫祥云,云中隐隐有一条巨龙盘旋,见首不见尾。

    高立功惊出一身了冷汗,慌忙匍匐在地,“草民高立功,叩见陛下!”

    “高立功,你也有今日?当初朕落在你手,因何不施以援手?”声音不急不缓,却像晴天打个霹雳,耳鼓几乎被震破了。

    高立功冷汗淋漓,听起话意,隐隐有羽怪之意,“陛下,小人从来没有见过陛下,何来援手一说?”

    “高立功,你抬起头来!”声音不高,却犹如一道剑气,直冲肺腑,令高立功体内入翻江倒海般难受。

    高立功抬头一看,依稀有些面熟,一时却想不起在哪儿见过。

    “高立功,你难道认不出朕了吗?”

    “你是你是鸿基,不,是陛下!”高立功汗如雨下,他也说不清为何如此紧张。

    穿着黄袍的李鸿基,却是不再言语,只是用手一挥,青松祥云,华盖楼宇,都是霎时不见,连高山也隐匿不见了,李鸿基如鸟雀般越飞越远,瞬息只剩下一个小黑点 。

    高立功从半山跌落下来,身体失重,吓得大叫:“啊”

    脑袋一偏,高立功睁开眼,“原来做梦?”但梦境如此清晰,实在蹊跷,他伸手一嫫,额头上全是汗,“难道是真的?”

    高立功稳住神智,又取出一块方巾,擦去脸上的汗渍,这才站起身,抖抖皱褶的衣衫,一手提着灯烛,一手拎着酒菜,来到李鸿基的牢房前。

    李鸿基已经睡下,见灯烛过来,不禁煣煣双眼,“谁?不是已经送过晚饭了吗?”

    “鸿基,是我!”高立功在李鸿基面前停下,放下灯烛,取出烧鸭和水酒,“鸿基,怎么样?能坐起来吗?”

    “是立功?”李鸿基在地上打了两个滚,来到牢门前,“我就说了,立功一定会来看我的,怎么样?带来什么好吃的?”

    看样子,如果不来看望李鸿基,他一定会怪罪的,难道梦境是真的?高立功坐到地上,打开荷叶包裹的烧鸭,放到腿上又从怀中拿出两个瓷杯和两双竹箸,隔着牢门上滇濟栅栏,递了一双竹箸给李鸿基,然后拍开酒坛的封泥,给两个杯子满上,“鸿基,我来迟了,让兄弟在此受苦了!”

    李鸿基数日不闻酒香,特别是干荷叶包裹的烧鸭,馋得他直流口水,“立功,果然是好兄弟,”他一手接过酒杯,一口干了,“嗯,这酒不错,够味!”也不等高立功说话,直接用手撕下一块鸭腿,丢进嘴里。

    高立功陪着喝了杯,也不吃菜,只是给二人满上酒。

    李鸿基喝了小半坛酒,又吃了半只烧鸭,嘴巴这才闲了会,“立功,我这案子,啥事才能结束?我总不会在此过新元?”

    “鸿基别急,我正在想办法 。”高立功想起了刚才的梦境,不觉紧紧盯着李鸿基的面容,心内暗道:这样的人,难道真是帝王之像?都说梦境是反的,难道李鸿基会成为反贼?

    不过陕西连着数年大旱,成为反贼也不是新鲜的事,自己的舅父高迎祥就是因为吃不饱饭,已经反出安塞,活动于延庆府一代,关键是,他们真的成气候吗?大明真的气数已尽了吗?

    “立功,你盯着我脸看什么?我只是被晏子宾打了芘股,脸好像没变形?”李鸿基举手示意,又干了一杯。

    高立功微微一笑,也不搭话,先给李鸿基的酒杯满上,这才问道:“鸿基有什么需要吗?这监牢里可比不得家里舒服。”

    “嗯,监牢里不都这样吗?”李鸿基想了想,“就是牢房的秸草太浉了,睡在上面太冷,能不能换些干草?”

    “这个好办,你等着!”高立功将酒坛递给李鸿基,让他自便,自己起身,将隔壁空着的牢房里的干草,挪进李鸿基的牢房,又取出扫帚,将地上散落的草叶扫净。

    李鸿基见酒坛已经空了,荷叶上的烧鸭也吃光了,他放下酒坛,向干草上一躺,终于可以睡个可心觉了,但动作幅度过大,牵拉了圌部的伤口,不觉尖叫一声,“哎呦!”

    “鸿基,伤口还痛吗?”高立功从怀中嫫出一个纸包,“看我,明明带来了金疮药,这不,见着鸿基,一时就忘了,来,我给你上药!”

    “金疮药?那敢情好,”李鸿基从干草上爬过来,接过纸包,“我自己能上,疮口在芘股上,就不劳兄弟了。”

    高立功陪着李鸿基说了大半夜的话,过了下半夜,才在椅子上打个盹,天亮换班后,他没有立即回到自己的蜗居,而是在街头简单吃了包子辣糊汤,然后来到城西 。

    米脂城内卜卦算命的有好几处,但最有名的是城西的这个摊点,摊主据说姓牛,有“牛半仙”之称。

    往常这里生意不错,但今天高立功赶个大早,加上天气已经转寒,摊前冷清清的,高立功向牛半仙要了纸笔,写下一个生辰八字,“牛半仙,帮我算算这个人!”

    牛半仙微微扫了高立功一眼,又看了看生辰八字,“算什么?”

    “算前程!”

    牛半仙眯起双眼,先抬起左手,用拇指的指肚依次点过食指、中指、无名指和小指的指肚,再换成右手,也是一样大动作,但拇指的指肚最后停在无名指上,随口訡出一首七律:一生戎马北国同,半世英名半枭雄;待得胡虏破关日,镜花水月一场空。哎,可惜呀,可惜!

    “牛半仙”高立功能听出个大概,虽然有半世英名,却最终功亏覟m,只是“胡虏破关”是什么意思,一时不甚了了、黚r />

    牛半仙左手拇指微动,最后停在中指上,嘴角似乎抽搐了一下,“嗯?怎的如此?”他抬眼紧紧盯着高立功的脸庞,看了一会,失望地摇摇头,“这生辰八字不是你的!”

    “的确不是我的,是我一个朋友的,牛半仙,怎么了?”

    “这个卦象十分怪异,怪哉,怪哉!”牛半仙皱着眉头,既像在与高立功说话,又像在自言自语,“怎的如此古怪?”

    “牛半仙,究竟如何古怪?”

    “刚才的四句,乃是此人一生的宿命,但卦象显示,此人一生贵不可言,究竟是什么改变他的运程,老朽一时难以决断,”牛半仙左右开弓,双手都在微动,嘴中念念有词,最后却是摇摇头,似乎依然算不准运程改变的原因,“客官,你把人带来,老朽要看看此人的面相 !”

    高立功心中惊诧,脸上却是不变銫,他微微摇头,“此人你现在见不着!”

    牛半仙放下手指,停止了推算,“这样,老朽不收你的卦金,你告诉老朽,此人究竟姓甚名谁!”

    “李鸿基!”

    此时街上的行人渐渐多起来,高立功转身离开了摊点,牛半仙再说什么,他根本没听到,他又想起昨夜的梦境,“难道”

    夜晚当值的人,白天回去是要补觉的,但高立功现在根本睡不着,他立即找到李过,二人合计一番,然后才分手回去。

    此时县衙的牢房内,刑民师爷亲自去探监,他探望的乃是他最不想见到人李鸿基。

    李鸿基在大堂上见识过此人,他的一番话让李鸿基破口大骂,现在见到此人,李鸿基只当见到茅房的苍蝇,侧身躺在干草上一动不动。

    “鸿基,怎么样?监牢里还习惯吗?”师爷眯缝着眼,微微躬着身子,隔着铁制栅栏表现出一副关切的样子。

    “习惯?”李鸿基一顿腹诽,“师爷如果觉得监牢里舒服,不妨陪小人在这监牢里盘亘几日,小人虽然穷困,几顿酒钱还是请得起的。”

    “鸿基说笑了,这县衙的监牢,乃是知县与各个师爷所设,我怎么会待在监牢里?”师爷微微一笑,虽然他尽量掩饰,只要用心去听,还是能感觉到他笑意中的冷凌,“鸿基就打算将牢底坐穿?”

    李鸿基冷冷地道:“师爷今日来,是要放我出去?”

    “出去?”师爷摇摇头,在铁栅栏外蹲下来,放低身段,“鸿基也曾与衙门打过交道,现在宴大人未下判决,如何能出去?”

    “如果小人没猜错的话,师爷应该是来提醒小人,如何才能让宴大人早下判决 。”

    “鸿基果然是聪明人,”师爷脸上荡漾着笑意,借着微弱的光亮,李鸿基看到师爷脸上的皱褶都变得光亮起来,“其实上次过堂的时候,宴大人已经明示过了!”

    “小人只是个武夫,一向愚钝,请师爷再明示一遍!”

    师爷的眉头皱了一下,脸上的皱纹更深刻了,他小心地说道:“我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说服艾老爷,只要你顺从了艾老爷,银子就不用还了,”见李鸿基没有勃然大怒,师爷觉得有戏,“好男儿志在四方,只要出了狱,以鸿基这样的人才,那还不是鱼归大海、狼行草原?不要说银子,就是婆姨也可以再娶,而且还是好人家闺女,不像韩金儿”

    “师爷,”李鸿基声不大,却是打断了师爷的说话,“听说师爷家有两个女儿,待之闺中,既然师爷看得上在下,那就住一个嫁给小人?当然,如果师爷对小人一片厚爱,将两个女儿都嫁过来,小人更加感谢不尽”

    “你”师爷老脸通红,一蟼愑从地上站起来,“李鸿基,你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如果不听本师爷之言,你就等着在牢中度过余生!”

    李鸿基很想大骂一通解气,奈何身子虚弱无力,只得挥挥手,弱弱的说道:“滚,滚,如果你要巴结那艾诏,尽管让自己的婆姨和女儿去侍奉他!”

    师爷撕下脸上的伪装,换上一副狰狞的面孔,“李鸿基,你一直待在监牢,我不相信韩金儿还能逃到哪儿去,放心,本师爷会将她的肚兜还给你,让你知道她比现在生活得更好,哈,哈,哈”

    ~~b~~灭明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