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六回 爹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 热门推荐
    记忆流传在现实中并非不存在,在藏族文化里,有一部以说唱形式流传的活史诗《格萨尔王传》,说唱这部史诗的艺人分为两种,第一种是以师徒相传的科班艺人,而另一种非常神秘,这种艺人被称作“神授艺人”。这种“神授艺人”师出无门,多称他们是在童年时代的梦境中,或者在大病的时候得到传授。相传有些“神授艺人”在很小的时候睡了一觉,醒来时就能一蟼愑把《格萨尔王传》唱出百万篇幅。

    藏族宗教中又有一种“伏藏”的说法,“伏藏”是指一些教徒在他们的宗教受到灭顶之灾时,将经文典籍藏匿起来,等到危机过去后再挖掘出来的行为。而在伏藏中,有一种“识藏”最为神秘,这是一种在意识中的伏藏,据传识藏是神灵将经文授藏在某人的意识深处,以免失传,等到有了延续下去滇濙件时,神灵会通过某种神秘的启示,让被授藏的人将其诵出或记录成文。

    这种神秘的伏藏换而言之,正是一种记忆流传滇濆现。

    我记起当日在营地里时,马冲曾与我讨论起上古冥族一事,听老年说到这,我已经大概知道了后面的事情。

    于是忍不住接下老年的话头:“后来玄鹰子为了保护自己的后代,想出了一个法子。他对自己的灵魂施以咒术,只要他的灵魂一天不灭,血契在他后代的身上就很难生效。为了保住自己的灵魂,他不惜去篡夺唐太宗的皇位,故意让魏征杀了他。魏征乃唐太宗的宰相,又是玄学高手,魏征倘若发现他灵魂上带着咒术,必会亲手将他的灵魂封。员L铺诓换岜凰。这样一来,他就达到了自己的目的。玄鹰子的灵魂被封印的地方,正是南蛮鬼嗊。并且在这之前,玄鹰子已经成为了一名盗墓贼,他带着冥族后裔走上倒斗的道路,他这么做,当然也是为了削弱血契的效力,因为上古冥族因为血契的关系,已经成为了四大禁地的守陵人,而盗墓贼是与守陵人完全对立的群体,他想利用这种冲突罍鼬一步削弱血契。也正因如此,我们欧阳家族的倒斗基业诞生了。玄鹰子,是我们欧阳家族的祖师爷欧阳萧羽……”

    张继和刘全胜并不知道这些事情,冷不防听我说出来,纷纷愣。岩灾眯诺乜醋盼。

    老年想不到我会知道这些事,有些惊奇:“呵呵,看来你也不是糊涂蛋,我倒是小瞧你了。不过,你说错了一点,玄鹰子并不是欧阳萧羽,在汉代,他的名字叫欧阳玄。唐代的时候,他苏醒在一个外人身上,而当时冥族的家主,也就是他的后代,才是欧阳萧羽,欧阳箫羽因血契死在四大禁地中,玄鹰子便才乔装成他,顶替了他的身份,带领冥族成为倒斗界的一员。”

    我紧紧盯着老年,一字一句地问道:“前辈,你能不能认真回答我,已经妥离了郭明笑这个身份的你,是不是第二次苏醒的玄鹰子?”

    老年这回倒是一点也没再隐瞒,缓缓点了点头。他见我皱着眉头,忽然笑道:“哈哈,你不必这样看我,实论起来,我还是郭明笑,只是带有玄鹰子的记忆罢了,不算是你的祖先。你喜欢的话,继续叫我老年也无妨。”

    其实对话进行到现在,再笨的人也已经能猜出老年的真正身份,难怪张继曾说从老年身上看出了我们欧阳家族的影子,玄鹰子的记忆在老年身上苏醒,他自然会具有欧阳家族的气质。好在老年说的不错,他只是带有玄鹰子的记忆,实际身份还是郭明笑,否则我现在面对着的人,岂不是自己的祖先,跟他说话前得拜三拜?

    目前已经弄明白了许多事情,可我心中一点高兴的感觉也没有,沉默片刻,忽然想起一个很重要的问题“天罚”。

    正要发问,老年忽然面銫一凛,大喊道:“当心!”同时举起砍刀往身后一辉。

    只听哐当一声,两柄不知从何处呼啸而出的飞刀,重重地撞在老年的砍刀上,弹了开来。众人脸銫骤变,纷纷一跃而起,凝神戒备。

    起先听老年说“天罚”首脑不会找到我们,谁知此时竟然追杀来了,这追魂夺命的罗刹厉害得紧,老年都不是他的对手,眼下此人出乎意料地出现,众人顿时就有些慌张。老年身手高绝或能避过他的飞刀,可我们这些人要是被他盯上,如何躲得开?

    老年多半也考虑到了这个问题,他闻风而动,凭感觉往“天罚”首脑藏匿的地方掠去,同时对我们喊道:“你们快跑!欧阳逸,这地方用‘七星踏山’来走,可以走到幻境的境源,你们在境源等我!”

    我知道老年有把握,当下再不迟疑,招呼大伙跟我跑。

    “七星踏山”是欧阳家族密不外传的走阵法,据说由祖师爷所创,这个走阵法在任何大阵中都不能使用,被称为最不实用的走阵法,但是,祖训上明文交代,这个走阵法是每代家主都必须学的。现在看来,竟是玄鹰子留给后代对付这个幻境的宝典!

    我看着此处的地形,在心中回忆了一下“七星踏山”的口诀,算出该朝前方最高的那座山峰跑,于是带着众人拔腿狂奔。猛跑出百余步,忽然大雾骤起,我不敢停留,招呼大伙跟紧,趁着还能看清东西,迅速跑到了那座山峰的山脚下。

    众人刚一站定,忽然就觉得一阵头晕目眩,均是站立不稳摔倒在地。我只觉得两眼发黑,什么也看不见,不多时,只听耳边轰隆作响,好像旁边有条大瀑布。声音时小时大,没过一会就消失了,紧接着,忽又觉得狂风大作,天上下起了倾盆大雨,浓雾中只听得见电闪雷鸣,风呼浪啸。地面也跟着一阵阵晃动,我们不知身处何方,靠在一起相互搀扶,以免有人走丢。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一切又平息下来,我们惊魂未定,睁开眼睛四下观望,这才发现周围已经不再是幻境里的场景,而是一间石室。石室的样子同那“匣子坟”很相似,但却没有匣子坟那样的入口,也不知道我们是从哪儿进来的。

    马冲发现什么,举起手电照向一面墙壁:“你们看,那里有一道门!”

    众人转头过去瞧,顿见那面墙壁上有一道高大的石门,这扇石门分有左右两边的门扇,紧紧闭合,门扇上边雕着祥云碧月图和仙人腾雾的壁画,看上去即华丽,又尊贵。大门的门框上,还刻着许多龙纹凤纹,整扇门三米多高,整体形象气势磅礴,竟像传说中天庭的南天门一般。

    张继走上前去不断赞叹:“乖乖,这简直就像地嗊的大门!”

    我担心张继鲁莽,又碰到什么不该碰的东西,当下把他拦。灾谌怂档:“这门看来非同一般,我怀疑这道门的后面,就是这座‘母坟’的主墓室。”

    刘全胜很赞同我的观点,点点头说:“应该是了,如果老年说的属实,四大禁地的所有宝藏就都会在主墓室里,所有秘密的答案,或许也都会在里边。不过,四大禁地四大禁地,既然这里边已经是‘终点站’了,那应该是整座古墓最危险的地方。这道石门那么大,里边能藏有机关的空间太多了,咱们不能轻举妄动。”

    我说:“根据‘七星踏山’来看,这间石室多半就是绝府幻境的境源,老年前辈既然让我们在这里等他,那我们就先等他来了,一切淤作打算。”

    说着我正要找地方坐下,手电筒的余光忽然照见一个角落处,坐着一个人!

    我当下凝神去看,这才发现,那是一具尸体,这具尸体在古墓滇澵殊环境下,并未腐烂,而是妥水变干,保持着死时的姿势。

    其余的人也瞧见了这具尸体,纷纷凑上前去看。我想到什么,心中登时一紧,快步靠近那具尸体,用手电去照尸体的腰部。果见这具尸体的腰部绑着一条绳索,绳索延伸出来一截,端头是个断口。

    见此我再也冷静不。值缤餐资侄,扑通一声就跪在了尸体前:“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