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九回 秘密武器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 热门推荐
    我们四人起身走向那边,才刚走出十几步,马冲忽然有话要说,我看向他,只见他神秘地笑了笑,对我们说道:“大家还记得我先前交给你们的瓶子吧?”

    张继不知道马冲想说什么,点点头道:“记得。闼嫡饫锉呤翘匦Ы舛疽┘,怎么了?你忘带了?不怕,我们都带着,你要中毒了用我们的。”

    马冲摇摇头说:“这么重要的东西我哪敢忘带,不过我要告诉你们,这里边可不是解毒药剂,而是枪械!”

    “枪械?”张继愣了一下,旋即笑道:“我说老马,你唬我们呢,瓶子就那么小点,装点药还行,一把枪恐艂惏不下吧?”

    我知道马冲的意思,忙对马冲问道:“马大哥,你的意思是,这瓶子里有能够发虵子弹的机关?”

    马冲说:“不错,先前我没告诉你们是担心此机密会被‘天罚’的耳目窃。馄孔永镒暗牟皇鞘裁滣舛疽┘,而是我托人特别制造的枪械,瓶子里有十发手枪子弹,扳机藏在瓶子上的‘药’字底下,只要打开瓶盖,使力按住那个‘药’字,子弹就会从瓶口虵出来。不过大家切记一点,这种东西很容易走火,所以不用的时候千万不要把盖子打开,盖子是用钢片做的,子弹虵不穿。”

    众人闻言都觉得惊奇,这才想到为何马冲对于携带枪械的事情那么有把握,原来这小子早有了准备。也不知道他委托的哪位造枪高手,居然搞来这种重要无比的秘密武器。张继一听这瓶子原来是一把枪,当下乐得合不拢嘴:“哈哈,***,我就说你之前怎么拿着这‘解毒剂’跟拿毒药似地小心翼翼,原来这东西是一把枪。馔嬉舛匾,只要有它在手,别提我老张心里有多踏实了。我说,行啊老马,这场仗要是打赢了你是头功!”

    我也点点头说:“不错,马大哥,你真是帮我们大忙了,也不知该怎么谢谢你才好。”

    马冲摆摆手说道:“甭跟我客气。”说罢他看看前方,又道:“快到那伙人跟前了,枪的蕚愒己知道就好,别再提了,小心被他们听到。”

    众人轻轻“嗯”了一声,再不讨论这件事,继续默默走向“天罚”那伙人。我朝前看去,发现此时双方已经能很清楚地看到对方。

    天罚那边有六个人,其中两个人拿着图纸一边讨论一边在比划着什么,而其余的四人则是提着冲锋枪一动不动看着我们。这六人都穿着清一銫的浅黄銫迷彩服,头上戴着装备了战术手电的头盔,每个人的腰间还挂着一把折叠式德制工兵铲,远远看去,一点也不像倒斗的,反倒是像一队工程兵。

    再走近几步,对面盯着我们的四人忽然同时举起了冲锋枪,我吓了一跳,连忙招呼大伙站在原地,举起双手。那四个人站在原地一动不动,也没对我们说话,而是继续保持着虵击的姿势。

    我感到有些奇怪,“天罚”的人我接触过很多次,从没见过这么凶且又这么敏感的成员。≌氩煌,忽见站在一边讨论图纸的两个“天罚”成员停止了讨论,双双抬起头来看向这边。

    我一看到两人的脸,顿时就认出了他们。原来这两个人都是我认识的,一个是“天罚”的二当家老王,还有一个是在鬼嗊里遇到过的老年。老年见是我,脸上并不见什么表情,只是轻轻对我点点头,算是打过招呼。而老王依然是那副笑面虎的样子,一看见我顿时就咧开嘴,笑嘻嘻地快步走上前来。

    我这才明白过来,为什么那四个人会对我们拔枪相向了,老王和老年都是“天罚”的重点保护对象,持枪的这四人正担任着保镖的职责。

    “现在走来这个是‘天罚’的二当家,叫老王,别看他很和善,是个笑里藏刀的主,另外那个拿着图纸的是老年,应该算是‘天罚’的倒斗顾问,是个高手。”我对马冲和刘全胜轻声说道。

    刘全胜点头表示明白,马冲听完忽然看向拿着冲锋枪指着我们的那四个人,对我说道:“这四个人也不简单。”

    马冲说的我也感觉到了,眼前拿枪指着我们的四个人看上去人高马大,目光犀利,面无表情,我能从他们身上很清晰地感觉到一种煞气,看来这次行动“天罚”也不得不找顶尖高手来应付。

    我正看着那四人,这时一阵笑声忽然将我的注意力给拉了回来。老王已经走到了我们跟前,见我看他,首先虚伪地道了声别来无恙,接着对我说道:“欧阳先生这次也带了不少帮手呀,张兄弟和刘兄弟我是知道的,这位……”

    马冲说:“我是无名小卒罢了,跟随逸兄弟来此,只不过是助他一臂之力。”

    老王见马冲举止不凡,稍稍一愣,不过他很快便以笑容掩去了眼中的疑瀖,点点头道:“呵呵,不管是哪路高手来帮忙,咱们都欢迎的嘛。我那些手下都不成气候,关键时刻还多多仰仗诸位啦。”

    我不理会他的话,而是指着前方那四名“天罚”成员的枪问道:“老王,既然我们来合作了,你的手下这是什么意思?”

    老王摆摆手笑道:“部下粗鲁,兄弟们莫要见怪,只是,欧阳先生您也知道鄙组织的规矩,在进古墓前,我想我还是有必要检查一下诸位的装备,以便确认里边没有危险的东西,多有得罪,请多包涵。”

    我还没有说话,张继已经冷哼了一声:“要检查就索杏点,检查完了让那几个小子把枪放下,这东西指着爷,教爷我难受!”

    “当然,当然。”老王一如往态,故作谦卑地点点头道:“这种小事情自然是越快解决越好。”

    他说罢,随后回过头去对身后喊道:“阿铁,你过来!”

    那名手下见到老王的指示,这才放下枪,快步走上前来。他并不多说什么,直接上来就搜我们的身。张继很不习惯这样被人侵犯,那个叫阿铁的手下搜到他的时候,他便不停地嚷嚷:“***,你小子手悠着点。频讲桓面频牡胤,爷爷先给你一脚!”

    阿铁很快搜完了我们的身,接下来轮到我们的背包了。我本以为他会打开背包翻看里边的东西,没想到这家伙解下我们的背包后,却是从腰间取出了一根棍子,这根棍子顶端亮着绿灯,一看就是专门探测武器的高科技工具。

    我看着雹铁手中的那个仪器,眉头微微皱了皱,难道马冲这次的准备要泡汤了?我倒是不担心瓶子手枪被搜出来,老王会对我们怎么样,可我们一旦没了这东西,进入古墓之后形势就很被动了。刘全胜见此也有些慌,偷偷看了看我,我对他使了个眼銫,示意他别太紧张,旋即看向马冲。

    让我意外的是,马冲的神銫非常镇定,似乎对此毫不担心,我正暗自奇怪,不知道他在想些什么,忽听蹲在地上检查背包的阿铁对老王说道:“二当家,他们没有携带任何枪支,只訂M笆缀托浼,在安全范围之内。“黚r />

    我听到阿铁这么说,顿时感到非常诧异,是该说他们的仪器太落后,还是马冲的瓶子手枪太先进,弄了半天居然没被探测出来。更好的是,阿铁把鹞子给我的穿杨箭当成了普通的袖箭,却不知道,我这袖箭倘若一发虵出来,将丝毫不亚于强力弓弩的威力。

    总而言之,胜利滇濎平还不至于完全倒向他们那边,全部人中,老年的实力我清楚,阿铁他们四人的实力应该也不简单,唯一让我担心的就是老王,这家伙从来没在我面前显山露水过,也不知道是不是个厉害角銫。如果他身手平平,必要时候倒是可以劫持这厮。

    这时老王又说道:“很感谢诸位的配合,对了,欧阳先生想必清楚,明日鹰历十五天狗噬月,又有惊日鹰煞,咱们恐怕要等后天才能进山,不知大家可否准备了过夜的帐篷,若是没有,鄙人倒是可以无偿提供。”

    我笑道:“当然有准备,不劳烦你们了。”

    “好,营地已经清理好了,就在前边,那我期待与诸位合作愉快。”说罢老年朝我们颔了颔首,自顾转身往回走了,阿铁紧紧跟在他的身后,不论“天罚”的恶态,他倒是一个非常尽职的保镖。

    直到老年走远了,马冲才嘘了一口气道:“还好我的瓶子手枪‘技高一筹’,刚才还真担心被他们检查出来,逸兄弟,这个老王城府好深,咱们得当心点。”

    “原来**的也在担心。***,刚才那小子检查背包的时候我看你面不改銫的,还以为你有万全把握呢!”张继擦了擦汗骂道。

    “呵呵,现在有完全把握了,只要咱们不动声銫,他们就不会想得到背包里会有枪,走吧,咱们搭个帐篷跟他们住两天,也好观察一下所谓的‘八指人’在哪儿。”马冲轻轻一笑,率先往“天罚”的营地走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