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六回 破地气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 热门推荐
    无字石碑并非没有历史,相反,史上流传下来着名的无字石碑有两座,一座立在泰山登封台下,据传是秦始皇所立,后来又有汉武帝所立的说法,总之秦皇汉武距今几千年的历史,史记上虽有记载但也说得棱模两可,所以这无字石碑的出处早已无法考证。

    而另外一座闻名天下的石碑,便是唐朝女皇帝武则天的无字碑,这座无字碑位于陕西省咸阳市的乾陵,乃唐高宗李治簢则天合葬之地。

    无字石碑又称白碑,是一种没有刻上任何文字就立起来的碑。无字碑的出现,多归结于一些特殊的历史因素,比如说墓主生前的功过无法判定,便立起无字石碑留给后人计较。

    在民间,还有一种极少数人知道的无字石碑。这种石碑取泰山上的顽石打造,石碑上不刻一铭一文,而是用狼毫制成毛笔,蘸以无根水(用器皿接下的没有落到地面的雨水)或是黄河水,在石碑上画上一种特殊的符咒,这样的石碑可压制一切妖邪。民间给其取了一个名字,叫泰山镇妖碑。

    泰山镇妖碑兴盛于魏晋南北朝势冓的黄河中下游一带,最早立在黄河泛滥之处,意为镇压河妖,避免洪水灾害。后来兴盛一时,民间又有用之以镇宅一说。归其根源,应该是泰山石敢当的一个分支。

    泰山石敢当是起源于西汉的一种民间崇拜方式,古人用泰山之石造成石碑、石人或是石碣,上刻“石敢当”或“泰山石敢当”的文字,立于桥道要冲或砌于房屋墙壁,用以禁压不详。这是一种流传颇广的石崇拜,在民间甚为流行。

    石敢当发展到晋代,便逐渐在黄河流域分支出了泰山镇妖碑。不过镇妖碑上的符咒极难刻画,所以到了后来,这种术法便逐渐失传了,至今鲜有人知。

    我当年还未成名之时,有一次去黄河一带倒斗,途经黄河边一座小山头的时候,大雨冲刷一处黄土坡,就曾有一块无字石碑露出来。那块石碑虽然坑坑洼洼,但还是可以看出上边没有任何刻字,就连网格都没刻。当时簢一起来的同行们谁也看不出名堂,后来听了一位我们在当地雇来做向导的老头跟我们说了,我们才知道这是泰山镇妖碑。

    总而言之,不管是那种无字石碑,都没有现在遇到的这座石碑那么古怪,至少,石碑的顶上不会放置一个人类的颅骨。别的不说,就单单数它立在四大禁地里这么一条特杏,就足以显示它的不寻常之处了。

    张继绕着石碑转来转去,总想着去推开,但大伙都没有动,凭他一个人的力气也移动不了石碑,只能干着急。别看这小子嘴上说快点找出口逃出去,实际上,我知道他多半是在想这石碑底下会不会压着什么宝贝。这家伙最大的优点就是心理素质成长得极快,这几次倒斗被困来困去,估计他早就已经是死猪不怕开水烫了,打死我也不信他才刚被困不到五分钟,就这么急着要出去。

    我思索良久,绞尽脑汁也想不出这石碑究竟有什么名堂。而紫云则是专心地替我包扎伤口,对陷入困境反倒是丝毫不在意。刘全胜皱着眉头对石碑看了又看,过了半晌,他转而看了看我,崳言又止。

    我暗道这家伙怎么越来越婆婆妈妈了,当下也朝他看去,对他扬了扬眉毛,示意他有话就说。

    刘全胜这才开口说道:“欧阳兄弟,依我之见,这石碑的底下不会有出口。”

    我没有说话,想继续听他的见解。只见他顿了顿,缓缓向前踱了两步,接着说道:“这间石室的位置,是在地下河岸的西南向,室内空间正正方方,在风水里能聚起一种十分稳定的势。这种势面水则动,绝水则死。原本门洞大开,门前对着地下河水,石室的气和外界是融为一体的,但此刻断龙石阻断了石室地下河的风水联系,石室的势必然就成死局。整个蛇冢原本就是黑龙困尸之局,这间石室在墓袕里又形成小的黑龙困尸,此乃实实在在的困人之地,这样的格局又怎会设有出口?”

    “不过……”刘全胜又看了看那石碑,继续说道:“这块石碑立于石室的中心,周遭地气完全凝聚在这点,若是移动石碑,这里的风水格局一破,压制在地下千万年的地气必然会产生风起云涌的变化,到时候地脉也会跟着变,就算这底下没有出口,石室也会产生意想不到的变化。若是这种变化能让咱们逃出去,那再好不过了。”

    我点点头,忽然有觉得有些不妥,对刘全胜说道:“积聚多年的地气宣泄起来非同小可,弄不好整个石室都会坍塌,咱们被困在此处,莫不是要被活埋了?”

    刘全胜说:“欧阳兄弟所担心的,也正是我所担心的,你是领头,要不要赌,全由你定夺。”

    我摇头苦笑,看来当领队的肩上担子向来都不轻。艺獯味牡目墒撬母鋈说男用,如果老天当真要在这里收了我们,这赌局就输了。

    其实如果这里只有我一个人,我才管不了许多,大不了就是一死。但现在跟着我的全是同生共死的兄弟,由不得我不优柔寡断。而围着石碑团团转的张继早就想动那石碑了,此刻听完我们的话,当即就吵吵嚷嚷说咱这些倒斗的不都是把脑袋别裤腰带上干活吗?老逸你要做决定就快点,反正现在就只剩这条路可选了,别他妈比娘们还罗嗦。要不要移动石碑你就说吧,大伙就等你这一句话呢。

    我说你别催了,我这不正在考虑吗?这种冒险的行为,搞不好就是酸濙人命。鸶瞻萃暄滞蹙徒搜致薜,传出去还不被天下人笑掉大牙?

    不过,虽说是考虑,可如今也仅有移动石碑这么一条路了,我左想右想想了半天,最后也不得不接受这个残酷的现实。也罢,此刻弹尽粮绝,动手还得趁早,是死是活就全看祖师爷保不保佑了。

    当下我也不再犹豫,我咬了咬牙,对众人说道:“弟兄们,咱已经在阎罗殿走了一遭,奈何桥也过了,这地府怎么说也得让咱们还阳吧,动手!他娘的我就不信那老天今天真要收了我!”

    众人早做好了心理准备,此刻听我发话,当即也没有丝毫迟疑,纷纷卷起袖子走到石碑边上,使力就往一边推。石碑没有多重,我们四人走在一面一起发力,很快,石碑就在我们的推力之下缓缓移动起来。

    只听石碑发出一阵轰隆隆的声响,不一会,我们就将石碑推出了一米多远。

    石碑底下没有任何东西,依然是平整的地面,只不过,随着石碑被推开,不到片刻之后,周围果然大变。整间石室无预兆地慢慢震动起来,很快,这种震动就变得异常强烈。我们都以为石室要塌了,纷纷猫着腰蹲了下来,张继双手合十口中喃喃,不停说着:“转轮王。野菀舶莨懔,现在在你地头上出了事,怎么说也要帮兄弟一把。蝗痪褪悄悴缓竦懒恕

    说来也怪,这石室震动得这么厉害,可此刻依然没有崩塌的迹象。我正暗暗庆幸祖师爷显灵了,谁知耳边突然传来轰隆一声,紧接着又传来了许多石块砸落下来的声音,顿时我只觉得这石室塌了。众人没有任何办法,只能捂着头蹲在原地。过了约莫一袋烟的功夫,震动逐渐平息下来,我们四人都没有被石头砸到。

    我有种劫后余生的感觉,起身用手电筒四下里照,这才发现,原来石室只坍塌了一个角,在坍塌的石壁后边,出现了一个黑黝黝的墓道!

    看来这四大禁地果真没有完全的绝路,饶是我们九死一生,此刻又是山穷水尽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这突然出现的墓道明显就是石室的一个出口,它并非是机关暗道,而是利用地气涌动来强硬破开的生门,想来那知更女早就设计了这么一个逃生所在,就看后人如何破开。

    纵然如此,此次能不能顺利逃出古墓还得两说,这墓道鹰暗诡异,里边也不知道会有什么东西。总之,究竟在墓道后边会是逃出生天的出口,还是另一个绝境的入口,崳知后事如何,还且听下回分解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