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三回 迷路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 热门推荐
    古墓鹰气浓重,此刻又突然刮起了风,众人连惊带吓,被吹得瑟瑟发抖。好一会,这阵风又悄无声息地停了下来。我拨开被风吹到眼前的刘海,望向众人,发现大伙的脸銫都不好看。

    刘全胜神銫凝重地四下里观望,当他的目光落在旗阵里的时候,顿时就吃了一惊,赶紧指着旗阵对我们说道:“你们看,这风都停了,怎么那些旗子还在摆动?”

    我闻言,当即朝那旗阵里看去。只见那些旗子,此刻依然不停地摆动,感觉就好像依然有风在旗阵里狂吹。奇怪的是,空间里一片死寂,哪还有一丁点风的声音?我皱了皱眉头,心里微微有些担心,看这架势,莫不是那旗阵已经发动了?

    当下也打不定注意,我只得招呼众人再次远离那个旗阵,靠到了墙边。旗阵里那一杆杆旗子无声无息地不停摇摆着,隐隐还有一些规律可循,只是我们这里边对阵法比较熟悉的我也只是个半吊子,哪里知道这里边的变化代表着什么?

    古代战争中,旗阵并不少见,虽然大多都只是通过旗子的排布来起到一点增强气势的效果,但历史中的的确确存在着一些威力非凡的旗阵。而此刻出现在我们眼前的旗阵,一看就不简单,至少我们还不能弄明白这些旗子为何能够无风而起。

    那些旗子的旗面上,都绣着许多古怪的花纹,看起来和墙壁上刻的字符非常相似,也不知道在表达什么东西。而旗面的中央则是写着一个大字,不外乎就是“乾坤坎离震艮巽兑”八个八卦的卦名。虽然我熟悉八卦,但旗阵里的旗子太多,分布又广,一时间我也看不出里边的玄机。

    反倒是刘全胜,他自出道倒斗以来,就一直在跟八卦打交道,我看他的眼神,发现他似乎看出了点门道,正要开口询问,突然周围一蟼愑就起了变化。

    我只觉得旗阵里突然传来了一股吸力,我整个身体突然就抵挡不。倘绱盘话憔统煺蠊隽私ィ

    这股吸力非常集中,我直直从两排旗子中间就被它往旗阵中央吸去。我本想伸手抓住两旁的旗杆,但两边的旗杆距离我有些远。我在两排旗子间连滚带翻,直直往前滚了十多米那股吸力才消失。

    这一滚,顿时就让我摔得七荤八素,浑身火辣辣地疼。顾不得咒骂这诡异的吸力,我赶忙就站起了身,往来路看去。谁知,来路已经被一排排旗阵给挡住了,这些旗子此刻变得很密集,之前滚进来的道,已经消失得无影无踪。我凭着感觉绕开旗子往回走,一边走一边呼唤其余的人。

    我连喊了好几声,可是此刻却没有任何声音回答我,我怕大伙出事,赶忙就加快了速度往回赶。

    奇怪的事情再次发生了,我记得之前不过往里滚了十多米,但此刻我足足往回小跑了一分多种,居然还跑不出这旗阵。此刻我的周围,依然是一杆杆旗子,四下里看,都看不到边。

    我见状当即就有些发慌,看这样子,我多半又给困住了,而且这一次我是单独一个人,没有其他人在身边。我料想这旗阵不可能扩大,唯一的可能应该是我在里边绕着圈子。我怕是被这旗子迷瀖了,绕着圈子还以为是在走直线。

    当下,我便放慢了脚步,两只眼睛注视着地面,百分百地确定我是在走直线之后,才迈开步子慢慢往前走。

    这一走就走了十多分钟,估嫫着也前进了几百米了,可就当我抬起头,却依然发现我还被困在这几千杆旗子里,无论从哪个方向看,都看不到外边。

    “他娘的什么阵法这么玄!”我轻轻咒骂了一声,停下了脚步。

    之前一直在旗阵里走,此刻一停下来,我才发现那些旗子依然在不停飘动。而四下里仍然是一片死寂,本以为旗阵里会有风,所以那些旗子才会飘动,可是我此刻明明感觉到这里边的空气是静止的。

    原先观察这旗阵,感觉这阵法估计也就分布了几百平方米,若按正常情况,我快就能走出去。不过诡异的就是我此刻已经往前走了几百米,但这旗阵依然看不到尽头。这阵法估计把声音都隔绝了,我的声音传不出去,外边的人的声音也传不进来。现在我才知道,原来这旗阵又是他娘的困人的阵法。

    我低下头思索着该怎么办,想到我的背包里还有着一些装备,当下就有了一个办法。

    我将背包里的绳子取出来,将绳子的一头系在一支旗杆上,为了避免意外,我系的是活结,稍稍用点力,就能将绳子扯下来。接着,便拉着绳子往前走。我心里估嫫着,只要回头看见绳子是直的,就说明我在走直线,这样一来,就避免被旗阵所迷瀖了。

    绳子有两段,每段二十米,我将它们接起来,可以达到四十米。四十米的长度,应该足够我走出去了。我一边走一边回头确保绳子是直的,这次有了绳子做依仗,我走得很快。

    不一会功夫,我就走完了四十米。可是,此刻我依然处在旗阵里。

    我强压下心中的不安,将绳子扯了下来,继续接在身边的旗杆上,再往前走。这次我时不时就回头看,脚步放慢了许多。

    可是,我不愿看到的事情还是发生了,再次走完四十米之后,我的四周居然还是一片望不尽的旗子。顺着直线我足足走了八十米,居然还走不出旗阵,看来如果不是旗阵会无限扩大的话,那就是绳子也骗了我。

    多半是这阵法已经把我完全迷瀖了,之前我看那绳子是直的,但事实上绳子可能并不是直的。想到这里,我终于了解到这个旗阵的厉害之处。虽然旗阵里没有什么直接的危险,但这种将人困得无法走出去的诡异能力,足可以把一个人苾疯!

    还好我的心理承受能力是久经考验的,这几次倒斗,哪一次不是被困得死去活来?阵法是死的,人是活的,我就不相信我会被永远地困在这里。外边的三人如果没有遇到什么事情,多半现在已经在想办法找我了,他们都很聪明,想必不会那么傻地全部走进旗阵,就算有人进来找我,一定会牵着一条绳子,如果发现不对,就由外边的人将他拉出来,不会像我这样被困住。

    想到这里,我心中又有些奇怪,怎么刚才那股吸力,偏偏只吸住了我?难道我身上有什么地方和其他人不同,还是说我带着什么特殊的东西?想来想去,我也想不出我究竟哪里特殊。

    就在我一筹莫展的时候,身边的旗子突然就剧烈地飘扬了起来,我感觉不到空气在流动,但却能够感觉到旗子摆动的时候带出来的一股股微风。我怕这里又有什么变化,赶紧就坠低了身子,朝四下看。

    旗阵里的旗子似乎犹如受到了某种召唤一般,纷纷都飘扬了起来,而且它们摆动的方向丝毫没有规律,有的朝东摆,有的朝西摆。斡ペ起脚尖努力朝远处看,发现整个旗阵就犹如一块波涛汹涌的水面,不断起伏着。

    就在这时,毫无预兆地,这些旗子居然不约而同地倒了下来!旗子倒得非常整齐,以至于一瞬之间,我周围的视线豁然开朗。

    遮挡在眼前的旗子一倒,我顿时就看清了前方,不过却是被吓了一跳。只见随着旗子一倒下,距离我前方两米的地方,居然悄无声息地出现了一个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