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二回 旗阵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 热门推荐
    顿时,棺材里迅速响起了一阵机括声,就在一瞬间,那种“梆梆”的木鱼声再次响起。当下,我重重地呼了一口气。

    这个时候,那东西已经离我近在咫尺了,好在我料想得不错,灭神风果然是这东西的克星,随着灭神风一响起,那股气流顿时就急匆匆地逃开。

    灭神风再次发威,我便也不敢继续呆在棺材边,赶忙就退了回来。这个时候,其余二人已经纷纷捂住了自己的耳朵。此刻灭神风才刚刚发动,威力还不足以让我们难以承受,反倒是那股黑銫气流,它对灭神风的声波非常敏感,此刻已经是犹如在热锅上的蚂蚁,在墓室里到处乱窜。

    我们一行人一边努力调整好情绪应对灭神风,一边凝神戒备着不让那股气流撞上。灭神风的频率越来越快,渐渐地,一股烦躁感淤次涌上了大伙的心头。我捂着耳朵,朝众人大喊道:“顺应这声音,不要抵抗!”

    紫云此刻尽量地放缓着自己的呼吸,突然她发现了什么,朝我们喊道:“你们看那东西!”

    我闻言,随后转头去看。只见顶上那股撞来撞去的黑銫气流,此刻已经有气无力,它的黑銫慢慢变淡了,动作也越来越缓慢。可以看出,它此刻正努力逃避着灭神风,不过在这间墓室里,每一个角落都充斥满了灭神风的声波,它滇澯避显然是徒劳的。

    那股气流渐渐从黑銫转变成了灰銫,又渐渐从灰銫转变成透明,很快,只见它周围的烟尘一散,整团气流顿时就消失得无影无踪。我见状有些不敢相信,看来这世界还真是卤水点豆腐,一物降一物,那股气流之前那么厉害,差点把大伙都撂倒了,没想到此刻却被这灭神风瞬间秒杀。

    不过,虽然这个恐怖的杀人魅影消失了,但此刻我们却又要面对同样杀人于无形的灭神风。之前我们已经领教过了一次灭神风的威力,那种折磨当真不是常人所能忍受的。这一次的灭神风,真不知道我们还能不能抵挡得住。

    我见这样下去不行,赶紧就朝刘全胜喊道:“老刘,咱得快点破了这音阵!”

    刘全胜呼呼地打了几个腹式呼吸,摇了摇被灭神风震得有些发昏的脑袋说:“这说得容易,可对这音阵咱们都没有什么经验,再过一会,怕这股声波就要发挥到最强了,到时候,别说破阵,恐怕咱站都站不稳了。”

    我这时有些急了,一把就抽出了折叠铲,冲到棺材边,对着棺材底部就戳。这次我发了狠,直将棺材底部弄出了一道道的铲痕。不过,那恐怖的声音却丝毫都不受影响,依然在响着。

    大伙都以为就算我将整个棺材砸烂,都是徒劳了。谁知就在这时,墓室的一处石壁,突然传来了轰隆隆地声音,这声音很快盖过了灭神风的声响。我们转头去看,俱都吃惊不小。

    原来那处石壁,此刻已经慢慢抬了起来,而石壁的后边,则露出了一个空间。

    这个空间不。纫桓隼呵虺』勾笊弦坏,我用手电从上升的石壁底下照过去,发现那个空间的地面上挿着很多木棍。我正奇怪,随着石壁上升得越来越高,这时才发现,那些木棍的顶上,都绑着一块三角形的布条,这一支支的木棍,居然是一杆杆旌旗!

    石壁上升了两米多高后,很快就停了下来,而那灭神风,不知在什么时候早就消失了,随着石壁处传来的轰隆声一停,四周顿时就安静了下来。我走到张继旁边将他扶起,然后对其余人道:“走,进去看看!”

    刘全胜一边走过来簢一起扶张继,一边叫唤:“他娘的这小子睡着倒是舒服了,早知道刚才我也让你给我来一下。”

    我道算了吧,你们俩要是都躺了,刚才那杀人气流还不把大伙都杀了。

    一说到那股气流,我顿时就想起了之前被它撞上的半边身子。此刻那气流消失,我那半边身子居然立马就恢复了!我原本还在担心如果这半边身子真瘫痪了,那今后就得成废人了,却不料这瘫痪说好就好。

    正暗自庆幸,张继突然就醒了过来。他一张开眼睛,就呆了半会,随后才煣了煣太阳袕站直,对我问道:“老逸,发生什么事了,咱现在在哪?”

    我带着大伙停了下来,然后将他晕倒之后的事跟他说了。张继听完,顿时就抬头去看前面的空间,嘀咕道:“***怎么那么多旗子,打仗呢?”

    “这些旗子上写着鹰阳八卦的卦名,是不是代表着什么,或者是什么特殊的布局?”紫云这时也举起了手电扫了一圈。

    刘全胜答道:“这东西看上去像是一种旗阵,多出现在古代的战场中,不过这古墓里安挿了旗阵,我倒是第一次见。”

    “旗阵是什么东西?”张继歪着脑袋问我。

    我说:“像这种写着彼卦卦名的许多旗子按照方位挿在一起,就是旗阵,三国势冓许多懂得奇门遁甲的将军,都用过旗阵。旗阵最少为八面旌旗组成,最多可以达到一千八百面。旗阵是一种出自奇门遁甲的阵法,一般用在行军打仗中遇加气势。一些厉害的旗阵,它甚至能通过不同的排列来形成鼓舞士气、威吓敌军等效果。”

    刘全胜点点头说:“不错,只是古墓本就是死者安寝的地方,又怎么会出现战场才会有的旗阵?”

    张继摆摆手道:“行了行了,反正这四大禁地就没有一个地方对头的,与其苦想他为什么会出现旗阵,倒不如去想这旗阵设在这里起到什么作用,对我们有没有威胁!”

    听了张继所说,我也暗自点了点头。这小子平时胡说八道的,但这次却非常有主见。我们都不知道这旗阵为何会出现在古墓里,说不准又是什么麻烦东西,这个空间的每一块土地都被旌旗挿满了,所以一时间也不知道这里边除了旗阵还有没有其他的东西。

    我们也不敢随便走进旗阵里,便都呆在了它的外围。紫云在虚空中拨动着纤细的手指,好像在数那些旗子。过了一会,只见她耸了耸肩对我们道:“数不清楚,这旗好多。”

    我皱着眉头说:“旗阵里的旗越多,就代表着旗阵的变化越丰富,威力也越强大。大家暂且小心一点,如果这旗阵有什么麻烦的功能,我看咱们必须得将这些旗子都拆了。”

    张继这时也点点头道:“拆了拆了,***,这些旗子一杆杆地立在那里,看起来就像是一只只鬼魂似地,还好这里没风,不然如果那些旗子动起来,就瘆人了。”

    我说:“如果没事的话,还是先别碰这些旗,还是那句话,小心驶得万年船,咱们先在旗阵外边绕绕看,看看四周有没有什么别的东西。”

    突然来到这个诡异的旗阵空间,大伙对我滇濁议都没有什么意见。随后,我们便一个跟着一个,慢慢地在旗阵外围绕着。旗阵几乎占满了整个空间,所以外围只有一条两米宽的窄道可以让我们前进。大伙都不敢靠近那些旗,而是贴着墙慢慢向前探索着。地面很平整,而且是夯土,非常坚硬,我们走在上边,就好像走在水泥地板上一样。而空间的墙壁却是石壁,并且不如地面平整,那些砌墙的石头好像并不是一般规格,有大有小的,所以砌出来的墙凹凹凸凸,一点样子也没有。

    顺着墙壁走了一段,我突然发现墙壁上开始出现了一些刻字。不过那些字非常古怪,我们从来没有见过。所以与其说是字,倒不如说是符号来得合适。这些符号越来越密集,再走一段,整面石壁上都已经布满了这种符号。

    这些符号弯弯曲曲,好像都是由弧形组成,并且每个字符都是一笔勾完,一气呵成,给人的感觉非常畅快。我仔细观察着那些字符,但无奈这些字符我是一个都不认识,而且这些字符笔画杂乱无章,也不似象形文字那般简洁,所以众人看了好半天,都看不出个所以然。

    我正歪着头看石壁上的符号,突然只觉得耳边一阵呼呼作响,身后的旗阵顿时就飘扬起来,猎猎的风声带着那些旌旗瞬间就响起一连串“呼呼”的声音。我们措不及防,都被这突如其来的异变吓了一跳,大伙自然都明白,这种古墓地嗊里,怎么会无缘无故刮起风来?这股诡异的风,不晓得又将刮出什么要命的东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