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五回 天池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 热门推荐
    老孟接口说道:“就是,在水里咱可是倒斗界里唯一的行家!对了,我之前查了倒斗界里一些很少人知道的资料,传说,这天池里,就被封了一条蛇妖!”

    小涛惊奇得说:“蛇妖?那块金布上不是说了蛇冢吗?难不成这天池里还真有一座埋葬蛇的斗?”

    老孟说道:“是不是埋着蛇咱不知道,不过这天池里有斗多半是真的,但愿我们这次没有白来!”

    鲨鱼说:“这种斗要看风水,只可惜咱没有嫫金校尉那寻龙点袕的手段,不然就更顺利了。”

    小涛说道:“嫫金校尉一般不倒水斗,咱能指望谁?唉,我是在想,这次最好能多涝点宝贝回去,现在水里的斗越来越少了,组织里早就揭不开锅了,如果再不想办法多弄点钱,咱们这群镇海爷们怕是要散伙了。”

    这时,他们滇澲论也进入尾声,只听老孟朝二人说道:“好了,时候也不早了,咱还是快点进山,先观察观察地形,等到晚上游客散得差不多了,咱就行动!”

    二人闻言便都应了一声,随后,我便听到了隔壁包厢开门的声音,看来他们准备进山了。

    我们三人退回座椅,相互交换了一下眼銫,这才开始坐下吃饭。反正确定了这伙人是去天池,而且要到晚上才行动,我们也不慌。

    吃了一会,只见张继一边往嘴里塞东西一边问道:“逸神棍,你说,这天池里的古墓会不会真是埋着蛇?这蛇还有建坟埋葬一说。俊

    我回答说:“这也未必不可能,民间的风俗里,就有许多埋葬动物的风俗。动物的坟墓,俗称大休坟,这大休坟又分为很多种类,有猫坟、狐狸坟、鼠坟、马坟等等,甚至黄河一带还有鱼坟,如今出现个蛇坟,也不是什么稀奇事。”

    紫云这时也说道:“对,这不奇怪,我以前听师父说过,还有人埋猴子呢!”

    我之前已经隐隐猜到了紫云她师父的身份,此刻又听她提起,我便忍不住问:“紫云,你师父……是不是当年的倒斗奇人鹞子?”

    紫云闻言,顿时就表现得非常讶异,说道:“欧阳大哥,我想不到你居然能猜得出来师父的身份!”

    我说:“我也就是猜猜,之前看你对扎巴措比划的那个手势,我就在想倒斗界里能和飞鸟挂上钩的名人,也就只有鹞子了。呵呵,真没想到,孔雀簢鸦居然还是你的同门师兄。”

    还记得当时在鬼嗊里,孔雀就对我们说他簢鸦当年曾拜鹞子为师,后来鹞子离开了他们独自隐居,没想到居然就隐居在鬼嗊附近!

    张继听我们这一说,顿时就吃了一惊,说道:“紫云丫头,原来你师父是鹞子!这鹞子可是倒斗界里出名的人物。俸,你看来也算名门之后了,如果将来嫁给逸神棍,也算是门当户对。”

    紫云闻言,脸上顿时就飞起了两股红霞,低头嗔道:“张大哥,你说什么呢?”

    我对张继这口无遮拦也是非常无奈,干咳了两声之后,便转移了话题:“好了,闲话不多说,咱们也吃得差不多了,走吧,咱们去那天池好好游玩游玩!”

    出了餐馆,我们再次驱车上路,前往天池。

    我按照地图上的路线,将车子开往阜康市的城东,然后再向南爬坡,随后,便到了一条山势险恶,谷地狭窄的盘山公路。这盘山公路相当危险,我纵然自认开车技术不俗,也不禁将速度放得很慢,而且还得全神贯注,只怕一个不小心,我们就得连人带车摔到山下,去跟祖师爷谈理想和抱负了。

    张继坐在车上,跟着车子转得晕乎乎的,已经吐了两回。只见他用紫云递上的纸巾擦了擦嘴,然后对我说道:“我说逸神棍,这……这还有多远。吭僬厶谝徽笞,我怕是要挂掉喽!”

    我说:“就因为道路艰辛,到了天池你才能更好地领略这祖国的大好河山不是?唉,你看你又吐了,这倒霉孩子,你不行就睡一会,眼睛一闭,一睁,就到了。”

    张继哇地朝纸袋里吐了一口,才说道:“我他妈敢睡吗?这车子绕来绕去的,就跟坐过山车似地。你逸神棍这开车技术呀,还真有待提高,我。帽3智逍,帮你看着路,不然一会车子拐错弯儿了,我怕到时候眼睛一闭,就不睁了。”

    紫云这时本来有些晕车,被张继的话一逗,苦着的脸顿时就笑了开来。

    我笑着说:“你就待见我这开车技术,是这车不好。 

    张继骂道:“去你个臭神棍,你他妈还待见人家车呢!”

    好不容易,众人终于熬过了这段盘山公路,过了一个弯,我们就看见天池已经在前方出现了。

    这天池当真美丽,湖水平静地被群峰包围着,从远处看,就好像是一面大镜子。此时正值盛夏,天池四周都是郁郁葱葱的杉树林,映得池水蓝中带绿,看起来又像是一块晶莹剔透的宝玉。

    我们将车子:,然后纷纷走下车来,往天池跑去,兴高采烈地投入了大自然的怀哀。

    我们走到了一处望台,靠着栏杆就眺望这美丽的湖水,感受着轻柔的微风拂面而来,心情说不出的舒畅。这个时候,张继突然訡起了元朝邱处机写的《咏天池》,我见这小子居然还訡诗,顿时就有些惊讶,也不知道这首诗是他什么时候学来的。

    只听张继念道:“三峰并起挿云寒,四壁横陈绕涧盘。雪岭界天人不到,冰池耀日俗难观。岩深可避刀兵害,水众能滋稼穑干……”

    张继念到这里,突然停了下来,目光缓缓扫视了天池一圈,神情威严。我暗道这到了最后一句,怕是这小子要酝酿情绪来个激情的结尾,却没想到这小子突然拉下脸来,抓了抓头说:“***,下一句是什么来着?”

    紫云被逗地哈哈大笑,我耸耸肩,对此早已习以为常。

    我们三人到处逛着,换着角度欣赏这个美丽无比的人间天堂,紫云不时拿着照相机拍来拍去,玩得非常开心。这段时间过得着实紧张,都没有好好放松过,此刻来到这里,我感到前所未有的轻松,突然心里就莫名地冒出了一个想法,等四大禁地的事情解决了,就到这里长期住下。

    我正胡思乱想着,却听一旁的张继说道:“逸神棍,看那边!”

    我闻言,便循着张继所指,往远处看去,顿时就发现,鲨鱼他们三人就站在那里,鲨鱼和小涛我之前见过,但他们身边的老孟我倒是第一次见,这不看不要紧,一看顿时就大吃一惊!这老孟,居然就是当代镇:镒拥耐妨,孟雄!

    孟雄身为倒斗四大派别之一的镇:镒拥耐妨,我自然知道他。不过听说他早已经不再亲自出山,却没想到此次会是他亲自来!看来他们镇:镒右慌勺罱娴暮芟籼,都苾得他这个首领亲自出山了。

    我见是他,当即就对张继和紫云说:“站在右边那个,是镇:镒拥耐。”

    张继看了看孟雄,然后说道:“***,不是听说这家伙已经好久不出山了吗?”

    我说:“看来这次他们想玩大的,他们这么有把握来天池,怕是已经准备好久了!”

    紫云说道:“师父说过,孟雄是当今最厉害的一名镇:镒,曾在海里仅凭匕首同鲨鱼搏斗,他这次出山,想必是对天池里的古墓志在必得!”

    (今天第二更送上,大家多多支持哦。。〖堑檬詹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