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八回 冥蛇须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 热门推荐
    之前听孔雀他们说,他们是通过一个很长的阶梯才到达这个房间的,所以房间的石门外面,应该就是那段阶梯,但老年突然说,石门外边已经没有了阶梯,闻言众人便也望向石门。石门依旧打开着,不过外边却没有了阶梯,而是一大片空地。

    我们的队伍再次集结起来,给了我极大的信心,我见石门外面又有变化,便招呼众人道:“出去看看!”

    随后,其余五人便跟随着我慢慢走出石门。一出门外,举目便看到一棵枯朽的古木立在我们前方,这里是一个圆柱型的封闭空间,我们就处在圆柱的内部。周围的环形石壁和顶部全都由巨大的石块垒成,地面却是硬邦邦的泥土。那颗枯朽的古木,就立在中央。

    众人走到古木跟前,发现这棵古木当真高大,高约二十几米,宽需四五人合抱。只是多年过去,这古木已经完全干死,唯独留下干枯的树干和光秃秃的枝条。我围着古木缓缓绕了一圈,看不出这棵枯树是什么种类,见周围也没有什么别的东西,便提议众人靠着这棵巨木原地休息。

    坐下来的时候,紫云凑过来问我,这地方怎么会种着一棵树,这里面有什么名堂吗?

    我对她说:“现在暂时也不知道这古木安置在这里是何用处,不过我想,这多半是一种古老的布局,可能是象征杏的东西,没有什么具体目的。”

    猴子这时挿话说:“这很难说,这种封闭的空间中央立着一棵古木,也就是木在圈内,可以理解成一个‘困’字,没准又此处又是一个困人的所在。”

    我闻言暗骂这猴子有够笨的,这种布局谁看不出来,我只是担心打击众人的情绪,才对紫云那样说,如今被他道破,也不知道众人此刻要做何猜想了。

    紫云听了猴子的话顿时就觉得有些不自在,抬头看了看周围,眼神中透露了些许不安。

    张继打开水袋喝了一口水,抹抹嘴道:“困就困呗,咱被困得够多了,也不在乎这一次。”

    我正要说话,突然整个空间慢慢开始旋转起来,众人没料到嗊殿个布局又发生变化,纷纷惊慌失措地站起了身。这个空间旋转了约莫五六秒钟,便停了下来。我抬起手电照向进来时的那道石门,发现石门此刻已经消失了,显然刚才的旋转已经使得进入空间的洞口和石门错开了。

    随后,我又沿着环形石壁望了一圈,发现我们果真被封在了此处。见状我心中暗骂道:这猴子还真是乌鸦嘴,讲话不交税,此刻我们被困。拐嫠韪刀粤。

    紫云无奈地垂下头去道:“还真是又被困住了,不知道接下来还能不能出去。”

    张继说:“困吧困吧,我都习惯了,说实话,我现在不被困一下心里都不舒坦。”

    我闻言摇头苦笑,张继这小子现在倒是乐观得很,这时老年对众人说道:“大家也不必太担心,既然这里的格局会不断变化,或许过不久又能有新的出口出现了。”

    孔雀这时道:“就算有新的出口,我们说白了也就是再次进入另外一个困局而已。”

    众人此刻都已经被困得没了脾气,唯有垂头丧气地又靠着古木坐下。老年比我们先进入鬼嗊,此刻已经非常疲倦,只见他叹了一口气,说道:“当年这魏征建造鬼嗊的目的也不知道是不是真如传说中所描述的那样,传说这鬼嗊里埋葬的是玄鹰子的尸体,那么这应该算了一座古墓。但现在看来,这座鬼嗊和古墓却相差甚远,虽说有些布局和古墓应有的布局相差无几,但更多的却是阵法、杀人机关和怪物之类的东西。总感觉,建造这座鬼嗊的目的不是要埋葬什么人的尸体,而是要守护着什么东西!”

    我听老年如此说,就想到那名唐代的知更女,这座鬼嗊诡异无比,倘若这知更女真的是千年老妖,从汉代一只活到唐朝,也许可以从这座古墓的格局中找到一些线索。万一这知更女真的活了近千年,到时候也好从这里面看出关于四大禁地的秘密,于是打开手电细细地观察这个空间。

    然而从这里面丝毫看不出什么布局可以和知更女扯上关系,这里的布局就是简单的一个‘困’字布局,环形石壁和顶部都没能在上面发现什么问题。看这空间里没有线索,我便把视线转回身后所靠的古木。

    这古木已经完全枯朽,树干很硬,我再次绕着树干来回走动,紫云似乎呆着无聊,便也跟在我身后走着。走了一会,发现这古木很一般,上边什么东西都没有。我正打算放弃,身后的紫云突然道:“欧阳大哥,你看,这树好像还活着!”

    我闻言吃了一惊,这古木看上去明显已经枯死,这里的环境也不可能会供给这棵树任何水分和佐光,这树怎么可能还活着?想罢我便把疑瀖加进眼神中看向紫云。

    紫云伸手指了指树干上稍低的一个地方,对我说:“你看,这里的树皮是青銫的,上面好像还有苔藓。”

    我循着紫云所指,低头看去,顿时就吃了一惊。紫云发现的这块地方,树皮果然呈现青銫,树皮上,分布着一小块油绿滇潶藓,这些苔藓长得很稀疏,但却是实实在在地存活着。树上有苔藓,说明这棵树可以为苔藓供给养料!也就是说,这树可能还活着!

    众人这时也闻声凑了上来,张继走上前来,低下头去看,对我们说:“我说,这破地方明显不可能有活的植物,这苔藓长得有些问题。 

    我暗道张继此刻倒是心思细腻,知道这苔藓不寻常,一直以来都对他恨铁不成钢的我正要夸他两句,谁知道这小子突然就伸出手去嫫那苔藓。

    我见状赶忙朝张继喊道:“继子,别乱碰,这东西说不定有毒!”

    谁知我的阻止还是迟了一步,张继的手指此刻已经触碰到那些苔藓了。这时我只听见老年嘀咕了一句:“自己都说这苔藓有问题,又伸手去嫫,这小子真是……”

    张继灿灿地收回了手,笑道:“别一惊一乍的,你看,我这不是没事吗?”

    说完他还伸出手给我们看,我见他这脏手黑漆漆的,也不知道手上的皮肤有没有中毒,正要让张继用水洗洗,突然就在这时,猴子和孔雀同时发出一声惊呼。

    我转过头去看他们,发现他们此刻正目瞪口呆地看着古木的树根,我低下头去看,顿时也吃了一惊。只见那树根上,突然就慢慢扩散出了一股绿斑,这绿斑此刻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往古木的上方蔓延。老年见状况不对,赶紧招呼大家退。

    众人跟着老年后退了好几步才停了下来。我手中的狼眼手电直直照虵着古木,众人依然可以看见那股不断蔓延的绿斑。很快,这绿斑就往上蔓延了一人多高,我见这情况太过诡异,赶紧又招呼众人再退几步。

    手电筒的光线跟着那股往上蔓延的绿斑,那绿斑已经蔓延到古木的枝干上,随后,更加诡异的一幕发生了。

    只见随着那绿斑抵达枝干,枝干上突然慢慢长出了一片片黄绿銫的叶子。这叶子很奇怪,一簇簇地展开,就好像树干上长了一丛丛的野草。孔雀见到这一幕,顿时惊呼道:“这……这古木回春了!”

    见到这种完全违反常理的事情在眼前发生,众人不由得吸了一口凉气。

    “这怎么可能?”紫云喃喃得说着,难以置信地看着这古木上慢慢长出来的一簇簇叶子。

    突然就在这个时候,枝干上突然慢慢长出来一条触手,这触手非常类似于我们在三世血尸墓里的那些根须。之前听吴老头子说过,那些根须名为冥蛇须,是一种说不上是动物还是植物的东西,生活在很深的地底下,根须表面分布这一层易燃的油状物,非常怕火。记得当时,我为了从根须里救出张继和刘全胜,还用火烧过这些根须。当时我不知道这东西易燃,好在后来他们两个平安无事。

    这时,老年看着这条长出来的根须,突然疑瀖道:“冥蛇须?”

    我看向老年说:“前辈你也知道这东西?”

    老年却没有回答我,而是皱起了眉头说道:“不对呀,冥蛇须怎么会和树木长在一起?”

    我正疑瀖,突然发现古木上又长出了好几条这样的根须,并且还在往外延伸着。我怕这真是冥蛇须,正要点火去试,突然就在这个时候,那几条根须突然就动了起来,顺着手电筒的光就往我们这里窜。

    众人吃了一惊,纷纷往后退,张继这时喊道:“老逸,这不是上次我们碰见那种东西吗?我看咱还是趁它们没长全赶快用火烧掉,不然被这东西缠住就糟糕了!”

    我边喊众人后退,边对张继喊道:“继子,你背包里还有燃料吗?我先引开这东西,你准备燃料!”

    张继边退边说:“没有了,全都用来烧那些虫子了!”

    我闻言赶忙解下我的背包,朝众人喊道:“大家自己小心,我去准备火!”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