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七章 其他三人的遭遇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 热门推荐
    我撑开盖子,发现上边居然站着紫云这丫头,当即又惊又喜,一边招呼张继和老年快点爬上来,一边爬到了上边。

    我一上来就发现,此刻所在的地方是一个大土坑里,土坑顶上是一个房间。除了紫云以外,还有猴子和孔雀都在这里。再次见到这三人,我是十分地意外,原本还以为他们三个已经死在那半座阁楼里,却没想到我们还有相见的一刻。

    见我上来,猴子和孔雀边也围了上来,紫云朝我问道:“欧阳大哥,你们没事吗?你的手怎么了?张大哥和老前辈呢?”

    我说:“手是从阁楼上摔下来的时候摔伤的,继子他们都没事,正准备从地道上来。

    这个时候,张继和老年也相继爬了上来,众人又聚在了一起,都不免一阵唏嘘。众人相互问了对方的状况,之后,我便对他们三人问道:“你们原来都没事,对了,你们怎么会在这里?这里是哪里?”

    孔雀说:“这里就是地嗊中央的嗊殿里,我们也是无意间才进来的。”

    听孔雀说这里是嗊殿,我倒是吃了一惊,后来想想,我们进入地道的时候,地道一直向下延伸很长的距离,看来是为了避开嗊殿周围的水潭。

    后来听孔雀说才知道,原来之前阁楼坍塌的时候,他们三人还在那半座阁楼上,起先紫云还喊了我们一声,随后,孔雀突然发现阁楼中央的地板露出了一个夹层,由于好奇心,他们三人便下到那个夹层里,一来看看夹层里有什么,二来看看有没有路能走下阁楼。

    他们下到夹层底部的时候,发现夹层中央有一只笼子,猴子走上前去,正要拿起那笼子来端详,笼子里突然就传来一阵鹰笑声。

    猴子被吓了一跳,一蟼愑就瘫坐在了地上,同时甩开了笼子。众人还没回过神来,顿时就感觉这个夹层猛然就往下陷。夹层此刻像一部电梯,磕磕撞撞地掉了好一会,夹层才着了地。也许是当时阁楼上不断有残荧断壁掉下来,周围又黑暗,所以我、张继和老年都没有发现夹层掉下来。

    夹层摔到底的时候,孔雀三人都被震地不轻,身体柔弱的紫云当时还差点失去了意识。等到三人逐渐缓过来,众人这时才发现,他们所在的整个夹层居然砸破了阁楼地下的地面,掉到了一个大坑里。

    猴子站了起来,正要找找看哪里有地方能爬上去,突然只听轰地一声巨响,众人又被震得都摔倒在地。随后,众人只听到一阵阵轰隆隆的声音,感觉好像有很多大块的东西在不断从地嗊顶上砸下来。在一次最剧烈的震动之后,众人发现顶上的路已经被封死了。

    等到轰隆隆的声音停止之后,他们三人便在里边大喊着我们,只可惜许久都没有回应。好在天无绝人之路,夹层里有一快木板严重损坏,在破口后面,他们发现了一个通道。他们见也没有其他的路走,便都顺着这条通道往里走去。

    通道一直向下延伸,他们走了许久,发现通道开始变得非常嘲浉。此刻大家身上带的水也快用完了,孔雀怀疑继续走下去会有水源,便让大家加快了脚步。谁知,等到众人走出通道的时候,却到了一个完全陌生的环境。

    他们发现这里是一个犹如篮球馆一般宽阔的大殿,大殿里的装饰非常华丽,但却是黑銫和白銫搭配的风格,看起来有些诡异。他们走到大殿的门边,却发现门已经被人用铜汁浇灌给封死了。

    后来,众人发现大殿右边有楼梯,便顺着楼梯走了上去。走到顶上的时候,大伙发现这里是一条长长的走廊,走廊两旁都有门,不过这些门都打不开。等到众人走到走廊尽头的时候,视线突然就豁然开朗,他们所处的地方像是一个处在高处的望台,站在望台上,他们惊讶地发现,这里居然就是地嗊中央的那座嗊殿!

    孔雀手里的狼眼手电也许是在阁楼那里摔坏了,他正要用手电往嗊殿底下照的时候,手电蹭地一下就烧了。众人无奈之下,只得借助猴子手上的两支荧光蚌来照明。现在想来,我们在遭遇帝鳄的前一刻,嗊殿上一闪而过的光亮,应该就是孔雀的狼眼手电发出来的。

    后来,他们只听见地下不断发出建筑物倒塌的声音,无奈光线不足,看不到具体情况。这个时候,应该就是帝鳄追我们的时候,建筑物倒塌的声音应该就是帝鳄撞倒那些小房子发出来的。

    孔雀担心站在望台上会有危险,便让众人又返回。谁知,当众人返回走廊的时候,走廊却分成了两条。众人这时才知道嗊殿里的东西会变化,孔雀担心大伙会在嗊殿里迷路,赶紧又招呼众人走回阳台。

    众人走回望台那里的时候,望台却也消失了,那里被一道石壁封死,不过,在石壁前边的地面上,却出现了一个往下盘旋延伸的阶梯。众人不敢再呆在走廊里,便顺着阶梯继续往下,阶梯只有一条,但却是不断蜿蜒盘旋,走了一段,阶梯又转而往上,再走一段,阶梯又再次向下。

    三人走了十多分钟,阶梯依然看不到头,孔雀停下对众人说这阶梯没准又是什么困人的机关,众人心惊之余,也没有什么好的办法,便都原地坐下,合计着先吃点东西压压肚子,再做打算。

    吃完东西,众人再次顺着阶梯走,却没料到,大约只走了一分多种,阶梯却到了尽头。阶梯尽头是一道石门,孔雀也算有点经验,查看了一下石门,发现石门可以往里推,三人随后便一同发力,推开了石门。

    孔雀在这三人中算是最有经验的一个,他见之门打开,当即抽出了军用匕首,一马当先冲了进去,其余等人这时才鱼贯而出。

    石门后被,却是一个完全封闭的房间,这个房间不像嗊殿的其余地方那样看上去华丽尊贵,这个房间虽然不。捶浅<蚵。房间里摆着一个一个小床,床上的被褥等东西已经被腐蚀地非常厉害,一碰之下便成齑粉。

    三人走到房子中央,正要细细端详这里的环境,谁知道,整个房子的地板突然就塌陷下来,众人措不及防,便都摔了下去。还好地板塌陷得不深,三人落到底之后,虽然都被吓得不轻,但都没有人受伤。

    大伙这时才发现,原来房子中央的地板底下是一个大坑,地板只剩下薄薄的一层,三人走到中央,地板承受不住三人的重量,所以会坍塌。

    这个大坑存在的原因非常值得深究,所以众人便不急于找出口,而是现在大坑里四处查探,看有没有什么值得发现的东西。就是在这个时候,紫云突然发现土坑旁边的一块地面突然拱了起来,起先她以为有什么怪物会从底下冒出来,当即就被吓了一跳。等到我的脑袋从底下露出来,她才由惊转喜,立刻就出声喊我。

    听完孔雀所说,我才知道了缘由。

    我抬头看了看土坑顶上的房子,发现房子果然非常简陋,房子里摆了一个个小床,让我联想到地下滇澯生地道。看样子,这个房间应该就是那伙挖地逃生的工匠干活时的临时住所。后来我还发现,这间房子以前似乎还要再大上一倍,只是后来因为挖地道抬出来的土堆满了房子的一半,房子才缩小了。

    我、张继和老年三人原本想在嗊殿里找找看哪里有出鬼嗊的路,却听孔雀他们说这座嗊殿会不停的变化,人走在其中会被困。偈北阌窒萑肓死Ь。看来,如果想要从鬼嗊里出去,还得大费周章寻找出路。

    张继看了看周围的环境道:“我说,咱怎么走来走去,不是走进地道就是走进房子。趺此嫡庖菜闶且蛔拍,再不济,也得出现个墓室。蠊组な裁吹。”

    我说:“怎么?七十二尸仙都领教过了,还想着观察呢?”

    张继答道:“这不一样,那七十二口棺材算什么鸟。锉叱唆兆泳兔挥衅渌,要是有一口墓主的棺材,那里边的宝贝还不来得哗哗的?”

    我道咱现在能出去就已经是上辈子烧高香了,你还惦记着宝贝?正要继续对众人说什么,老年突然“咦”了一声,对众人说道:“大家看,石门外面已经不是你们刚才下来的阶梯了,好像外面的空间又变化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