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八回 阴笑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 热门推荐
    我只觉得周围都是石头和木条崩塌的声音,虽说我们在距离地面比较低的一面,但距离下面少说也有四米多高,这么摔下去还得了。情急之下,我赶忙就腾出双手胡乱抓着,但周围却没有任何东西可以攀附。

    我就这样摔了下去,落地的时候,我明显感觉到手臂传来的剧痛,骨头断裂的声音响了起来。一只腿也摔麻了,不知道有没有骨折。总之,我一蟼愑就摔傻了,躺在地上痛呼着。这个时候,紫云焦急的声音从上面传来:“欧阳大哥,你怎么样了,没事吧?”

    我抬头去看,黑漆漆一片,心中暗道:“难道他们没有掉下来?”

    这个时候,左上方突然亮起了一根荧光蚌,我转头去看,却发现张继和老年正挂在一根木条上,张继一只手抓着木条,一只手拉着老年,摇摇晃晃地就挂在那里。老年手里拿着一支荧光蚌,朝我扔了下来,随后他又从口袋里掏出了两支荧光蚌,也扔了下来。

    这时,他们才看清了躺在底下的我。我浑身疼痛,也说不出话了,只是无力地朝他们挥手。张继见状,哪还顾得上老年,只是说了一句:“年老头,我拉你上来,你自己抓着木头,我下去看老逸!”

    说罢张继便使劲一发力,将老年拉了上去,让老年抓好木头,随后,张继这才松开了手,跳了下来,很快就跑到了我的身边。

    “老逸,你小子没事吧?”张继很慌张,一过来就把我的肩膀扶了起来。

    我朝张继摇摇头,说道:“还好,就是左手骨折了,腿不知道有没有伤到骨头,总之麻了,你先让我躺着,你去把人召集起来,对了,紫云还在阁楼上……”

    “小丫头、花鸟和猴子都在上面,刚才地板坍塌,只有我们三个掉了下来,当时年老头正好在我身边,我抓住了木头,正好可以接住他。”张继慢慢将我放躺下来,然后轻轻嫫了嫫我的腿,说道:“腿的骨头应该没事。”说罢,张继便拿起了我的左手,慢慢嫫了嫫,然后说道:“老逸,忍着!”

    我还没反应过来,只觉得手臂上又是一阵剧痛,张继很迅速地就把我的断骨接了起来,然后他也不顾我的痛呼,只是赶紧从废墟里找出一根木条,然后将他的衣服撕了下来,将木条绑在了我的断手上,将骨头固定好。

    我疼得满头大汗,埋怨道:“臭小子你会不会接。率植换崆岬恪

    “***帮你接骨头你还唧唧歪歪!”张继一拳轻轻地在我肚子上捶了一记。

    好吧,本少身上有伤,先让你嚣张一阵。我慢慢坐了起来,心中暗道。

    我煣了煣大腿,发现已经慢慢有了知觉,大腿上只是有些酸,倒不是那么疼,应该没伤到什么。不过,身上倒是有很多处擦伤,虽然只是皮外伤,但也是火辣辣地疼。在周身嫫索了一阵,发现其他的筋骨都完好无损,这才转过头去准备和张继说话。

    突然我就发现,在我们的身后,密密麻麻地蹲了一片黑影,似乎就是那种长舌头的怪物,赶紧就朝张继嘘了一声。张继见我的表情,也回过头去,看清了身后密密麻麻的黑影后,抱起我就朝老年那里跑。

    老年还挂在那里,见我们过来,便对我们说道:“别紧张,没有开灯就没事。”

    “去哪冒出这么多狗娘养的东西,这房子是不是它们给推dao的。俊闭偶探曳帕讼吕,然后朝老年说道:“年老头,你松手,我接着!”

    “好!”老年没有丝毫迟疑,一松手就跳了下来,老年缩着身子,正好落在张继的怀里,张继还算细心,避免了碰到老年的伤腿,揽住了老年的腰,将他接住。我见老年也下来了,便对张继说道:“继子,想办法把上面的人也弄下来,不然待会塌了就完了。”

    张继点点头,便走到阁楼底下看有没有办法上去。此刻阁楼已经坍塌了一半,只剩下另外一半倾斜地立在那里,摇摇崳坠。老年单脚一跳一跳地跳到我身边,坐了下来。

    “前辈,你为什么会进‘天罚’?”我掏出香烟刚要点着,突然想到那些怪物在旁边,便又作罢。

    “唉……”老年摇了摇头,并没有说话。

    我知道他有难言之隐,便不再去问。我奇怪怎么阁楼上突然没声音了,紫云他们不要出事了才好。这时,却见一旁的张继拉着一根木头就要往上爬,我怕那半个阁楼会被这小子弄塌,赶紧对他说道:“继子,想想别的办法吧,这阁楼很危险,小心塌了!”

    “***,那还能怎么办?”张继从木头上跳了下来,突然就踩到一个东西,被卡摔在了地上。

    张继冷不防被一个东西卡摔,骂骂咧咧地就爬起来,去看那东西,突然就“咦”了一声,对我说道:“老逸,这……这不是那七什么宝匣吗?”

    “七窍宝匣?”老年听闻张继的话,顿时就站了起来,往张继那边跳去。

    我奇怪老年的反应,我总觉得,这宝匣除了它背后的传说之外,一定还有什么秘密在里面,而这个秘密,老年一定知道。

    张继本就是一财奴,见老年如此激动地跳过来,当即就将宝匣抱进了怀里,嚷嚷道:“这是我发现的,年老头你可别抢啊。”

    老年听了张继的话,停在了原地,对张继说道:“小伙子,你先别急,我不是要抢,这七窍宝匣里很可能藏有走出古墓的线索,你先拿过来,我们打开看看。”

    张继却是不再理会老年,而是抱着宝匣跑到了我的身边,我知道老年一定还掌握着关于宝匣其他的秘密,甚至觉得老年很有可能知道打开宝匣的方法。说实话,老年说的这个七窍宝匣的传说我不是很相信,就算是真的,可这宝匣里也必然不会有什么所谓的大智慧,这可能只是象征杏的东西。我的观点,认为这宝匣的开锁方法应该非常高智商化,这才能解释宝匣里装着无上智慧这一说。也就是说,能开启宝匣的人本就是智商非常高的人,所以不是宝匣里有无上智慧,而是能够将宝匣打开的人本身就具有了无上智慧。

    “继子,宝匣先给我拿着,阁楼上没有听到他们的声音,我怕他们出事,你去看看。”我接过宝匣,对张继说道。

    张继走后,老年跳了过来,正要对我说话,我已经开口将他打断:“前辈,还是如实相告吧,关于这个宝匣的秘密。”

    老年一愣,随后,只见他慢慢坐回了我的身边,对我说道:“我之前并没有骗你们,关于这个宝匣的传说,的确存在。只不过,这宝匣不是传说中的那个,而是后来制作的,宝匣里装着什么东西,我也不知道。”

    “不知道?”我皱起了眉头。

    “我的确不知道,实话说吧,这宝匣是‘天罚’要得到的东西,我们被派进来,就是为了这个东西。”老年耸了耸肩。

    “又是‘天罚’!”我摇摇头苦笑。‘天罚’究竟有着什么野心,除了四大禁地的东西,还想要这口宝匣,那这宝匣里又有什么东西让他们垂涎呢?难道,这宝匣也和四大禁地有关?可是,四大禁地传说的任何一种版本我都耳熟能详,却从来没有听过有关于七窍宝匣的,甚至这口宝匣我之前从来就不知道它的存在。

    如果这里真是南蛮鬼嗊,那魏征当年建造这座鬼嗊的时候,为什么会把宝匣藏在这里呢?宝匣里的东西跟鬼嗊又有什么样的联系?

    我发现,关于“天罚”的谜题越来越多,我现在越来越觉得“天罚”一定知道了很多不为人知的秘密,关于四大禁地的,关于鬼嗊的,关于宝匣的。

    张继站在阁楼底下呼喊着上面的三人,我便也被这声音惊得回过神来。张继叫喊了很多声,可是顶上却没有任何声音传来,我心中一惊,暗道他们指不定是出事了,正要朝张继说什么,突然就听到阁楼上传来了一阵低沉的鹰笑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