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八回 蛇女蛊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 热门推荐
    我当即就吓了一跳,赶紧指着上边喊道:“上面有血滴下来!”

    孔雀闻言,赶紧将手电筒往上照去,顿时,一幕十分血腥的画面就跳进了我们的视线里。只见的门的顶上,赫然吊挂着一具尸体,这具尸体是男杏,穿着“天罚”公司的服装,看来是一组成员的一员,看这尸体的面目,他应该是被勒死的,他的脖子被一种类似于头发的东西吊在大门的顶上,奇怪的是,他的双手和双脚已经不知所踪,断口处的血已经流得快干了,完完全全变成了一个人棍。

    他的眼睛大张着,舌头伸得老长,往上看去,正好对上他的眼睛,感觉他此刻正直直盯着我们,样子十分可怖。真不知道他是怎么变成这个样子的,只是我们正愣神间,这具尸体突然开始摇晃起来,众人见状,赶紧往后跳开。

    这里没有风,而这具尸体却晃来晃去,不知道是被什么东西摇着,十分诡异。老早就听说吊死鬼的怨气非常重,难不成这人死不瞑目,已经化成了厉鬼?

    四周没有一点声音,十分安静,我们四人紧紧地盯着顶上那具不断摇晃的尸体,一时间也不知道该怎么办。我正想着对策,身后的乌鸦突然用枪口顶了顶我,说道:“你上去看看怎么回事!”

    我见状当即就在心里破口大骂,张继却是直接就在嘴上骂开了:“我说黑鸟你别苾人。獾跛拦聿恢烙惺裁疵,别他妈老让人上去送死!”

    “少废话!”乌鸦一脚将张继踹开,我见状赶紧拦住乌鸦,这小子估计心理不坚强,已经被那个吊死鬼吓得快发狂了。

    “别打人,我上前去看就是了!”我跟乌鸦说着,便慢慢走了上去。我抬起头,又对上了那具尸体充满怨气的双眼。孔雀的手电筒一直都在照着尸体的脸,所以尸体的眼睛反虵着弊森森的寒光,非常可怖。

    我的心里正打着鼓,嗅濜也慢慢加速。我深吸了一口气,凝神往尸体的顶上看去,想看清楚是什么东西在摇着这具尸体。可惜顶上太暗,我看得不很真切,只是发现这具尸体的顶上真的趴着什么东西。

    我壮了壮胆,让孔雀将手电筒慢慢忘上移。

    随着顶上越来越亮,我的目光也慢慢地往上看。我还没有足够的心理准备,就在这时,一张狰狞的诡异笑脸突然从尸体的脑袋后面慢慢探了出来,这张脸已经被揭去了脸皮,只留下了红白相间的肌肉组织,它的眼睛只有眼白,可是还是让我觉得他正盯着我看,它的嘴巴裂得非常大,嘴角向上弯着明显是在笑。它的头发很长,紧紧地勒住了一组成员的那具尸体,随着那张脸不断地晃动,那具尸体便也跟着不断晃动!

    我被这张脸吓得是毛发皆竖,当即就两腿一软,坐倒在了地上!后边的三人没有看到那一幕,都不知道我是怎么回事,待他们正要发问,我已经大喊了起来:“开枪,快开枪!”

    随着我的话音一落,孔雀便举起了枪就往上扫了一梭子弹,顶上的那张脸似乎被打到,可是却没有惨叫声,而是发出了十分凄厉的笑声,我在底下还没反应过来,那张脸已经松开了尸体,那具尸体边落了下来,重重地砸在了我的身上。

    我顿时緡到了一股腐臭味,来不及多想,赶紧将我身上的尸体推开,爬了起来,往其他三人那里跑去。

    我的身后也在这个时候响起了东西落地的声音,我回头去看,顿时就惊呆了。只见落下来的那东西正是那张怪脸,可也不只有那张脸,那是一个少女的身体,可是却没有皮肤,她的皮已经被剥了下来,只留下全身鲜红的肉,她的底下,是一群密密麻麻的蛇,这些蛇遍体黑銫,也不知道是什么蛇,那个无皮少女被这些蛇拖着,就冲我们这边追来。

    我顿时就明白了这是什么东西,这东西原来不是别的,而是一种古代南蛮的恐怖巫蛊,名为蛇女蛊。这种蛊术十分邪恶,制蛊的人用鹰历七月十五出生的十八岁处女,放在黑蛇坑里,然后再用秘药将群蛇催眠,让那些蛇啃噬少女的皮肤,等到少女死后,少女的怨气便都跑进了蛇滇濆内,蛇和少女便成了这种蛊。

    这种蛇女蛊十分恐怖,以前许多来云南倒斗的人,有不少人就是死于这种巫蛊,如今被我们遇到,当真是出门没看黄历了。

    孔雀簢鸦看见这东西,顿时就纷纷朝它开枪,我边跑边喊道:“子弹没用,快跑!”

    这个时候,蛇女蛊已经追了上来,我只觉得身后风声作响,想也不想就朝旁边跳开。只觉得搜地一声,蛇女蛊便从我的身边窜了过去,我正以为躲开了它,没想到我只觉得腰上一紧,低头一看,我的腰居然被缠上了那无皮少女的头发,而且这头发越肋越紧。

    我情急之下,赶紧抓住那头发,崳要扯开,谁知道那头发却非常坚韧,任凭我如何用力,都不能把它拉断。头发越肋越紧,我渐渐觉得肚子非常难受。突然就在这个时候,一个身影冲了出来,朝那蛇女蛊撒了一把灰。

    那蛇女蛊被这灰一撒,当即就惨叫了一声,缠在我腰上的头发便也松了开来。张继这个时候已经冲了过罍鳙我拉起。我这才注意到救我的那个人,那是一个穿着少数民族服装的女子,我正要看她的真面目,她却当即就撇开了我,冲到了大石门处。也不知道她开了哪里的机关,那扇石门突然缓缓打了开来。

    这一切发生得太快,我们都没有反应过来,那女子回过头来,对我们叫道:“愣什么愣,还不快进来!”

    我们这才回过神来,赶紧就往门那边跑,接二连三地冲进了门里。乌鸦冲得太慢,一蟼愑就被那蛇女蛊拖住了。孔雀见状,当即就大喊一声:“大哥!”

    喊完他正要冲回去,可是那扇石门突然就关了起来,将我们簢鸦隔开。隐隐约约,我们只听到枪的声音簢鸦的惨叫声。

    孔雀泪流满面,疯狂地推着石门,口中一直喊着“大哥”。我心中奇怪,看着他们感情那么好,难道他们是两兄弟?可是长得一点都不像。

    孔雀依然疯狂地抓着石门,手指都抓流血了。我看不下去,当即就将他拉开,吼道:“没用了,石门从里面打不开的!”

    身后那女子也说道:“不错,这石门打不开了,唉!”

    我这才回头去看那女子,那女子看样子似乎是本地人,二十岁左右,长得非:每。我觉得奇怪,便对她问道:“请问你是……”

    “我叫紫云,是师父让我来帮你们的。”女子对我笑着说。

    “你师父?”我觉得奇怪,我在这里似乎没有认识什么人啊。

    张继没有理会我们,而是去拉住了孔雀,避免他再用手挖那石门自残。紫云见状,叹了一口气说道:“你们心真好,他们那样对你们,你们还帮他们。”

    我突然想到什么,便对紫云问道:“你师父是不是之前用幻术困我们的那位高人?”

    紫云点了点头:“不错,那条蝴蝶路就是他老人家设的,本来是想阻止你们继续进入这里的,可后来师父不知道发现了什么,便不再阻止你们,而是放你们过去。他还让我掌灯在前边帮你们指路,带你们来这里。”

    “原来那幻术不是我破的呀!”张继抓抓脑袋。

    “当然,师父的蝴蝶路怎么能被区区童子尿就破了。”紫云说完扑哧一笑。

    我暗道原来一制儺在我们前方的灯火就是这女子弄的,但我奇怪她师父为什么会让他给你们带路。想到这里便对她问道:“对了,石门一关上就出不去了,你为什么还跟我们进来?”

    紫云摇摇头说:“我也不知道,师父给我的任务也只是把你们带到地嗊门口,可我总觉得你和那位大哥是好人,不该死在这里。”

    “你一直在说你师父,可他老人家是谁?可否让我知道?”我对紫云问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