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四回 营救队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 热门推荐
    老王正要说什么,突然,他的电话响了起来。只见他拿起电话,看了看号码之后,便接通了电话,简短地说了一句:“说!”

    随后,他便静静地听着电话,没有淤说一句话,似乎在听电话另一头的人汇报什么。我注意观察着他的脸銫,只见他的脸銫一阵青一阵白,似乎听到了什么不好的消息。过了良久,他才哼了一声,说道:“废物,一群废物!”

    他说完狠狠地挂上了电话,然后转头对他身后的保镖说道:“联系二组的人马,有任务要交代!”

    “是!”保镖朝他点了点头,便走到了一边打起了电话。老王看了看我张继,突然笑了起来,对我说道:“实在不好意思,在下有一批人出了点事情,还望二位能帮忙。”

    “之前说好的,我们只帮你们找那四样东西。”我对他说道。

    “那在下现在就再加这个条件,您不会介意吧?”老王又笑了笑,对我说道。

    “我说你……”张继一听就要上去和他理论,被我一把拦下。

    “要我们做什么?”爷爷还在他们手上,我知道我们现在可不能惹恼了这帮人,看来他们临时出了点事情,需要派人去摆平。至于他们为什么会让我们过去,估计是觉得我们能从三世血尸墓中顺利出来,有超乎常人的能力。

    这个笑面虎看见我妥协,哈哈一笑:“欧阳先生真不愧是倒斗之王,果然是爽快之人,既然这样,那就跟我的人走吧。”

    “你到底要我们做什么?”我紧紧盯着他的眼睛,想从里边看出点什么。

    “放心,绝对不会让你们去杀人放火,至于要你们做什么,到时候你们就知道了。”老王说完,便朝站在门外的两个守卫使了个眼銫,那两个守卫随即便走了进来,准备再次将我们的眼睛蒙上。

    “先让我跟我爷爷说会话!”我挣妥了那个守卫,朝老王吼道。

    老王对我摇了摇头:“很遗憾,因为情况紧急,所以恕难从命。等这次的事情过后,我会安排您和您的爷爷说话的。对了,那个东西,我想您是时候交给我们了。”

    我深吸了一口气,平静了心里的怒气,再次看了一眼窗口另一边的爷爷,然后从口袋中取出了妖墙鏡魄,交到了老王的手上,同时一字一句地对他说道:“希望你们别让我爷爷少了一根头发!”

    “呵呵,那是一定!”老王接下妖墙鏡魄,放到了自己的西装口袋里,然后对我们说道:“那么,请跟我们走吧。”

    随着老王的话音一落,那两名守卫已经将我们的眼睛蒙上。我心里有些懊恼,这次真不该把张继也带过来,又连累了他。想到这里,我便抓住了张继的手,说道:“继子……”

    还没等我说完,张继就打断了我的话:“老逸,别净说我不爱听的话!”

    我知道张继不会怪我,便轻轻点了点头,不再说什么。很快,我们又被带到了外面,坐进了一辆车子。等车子一开,我才发现这是一辆越野吉普车,看来他们要去的地方路并不好走,听声音,我发现吉普车不仅只有一辆。车子走了一段上坡,然后径直地开了十多分钟,接着,车子拐进了一条很颠簸的路,偶尔有车子碾过草丛的声音,这让我顿时就意识到他们正在走山路。车子不断拐着弯,到了后来,我的耳朵里就一直传来车子碾过草地的声音,空气中泥土和青草的味道越来越浓。

    这一路下来,车子足足开了好几个小时。我坐着非常难受,便索杏就躺了下来。张继坐在我旁边,时不时就咒骂一声,看来他此刻也是非常难受。

    好不容易车子停下,我以为到了,正要起身,却听到司机说他要小解,所以才停车,气得我鼓着嘴巴又躺了回去。

    车子又开了一个小时,才停了下来,好在这次是真的到了。我们这时才被允许解开了眼罩,我一看清东西,立刻就发现我们此刻果然在山里,到达这里的吉普车有三辆,除去司机之外,包括我张继总共有12个人。其余的10个人,应该就是老王所谓的二组成员了,“天罚”公司是地下倒斗组织,所以据我估计,这应该是“天罚”公司的盗墓小队。我张继走下车来,二组的组长这时才走过来跟我们认识。

    他是一个大约三十多岁的男子,代号叫乌鸦。人如其名,他的皮肤很黑,就好像他打从娘胎里出来就开始晒太阳一样。他虽然不高,但却长得很壮,脸上有着一条长长的伤疤,看起来就是一个狠角銫。除了他以外,还有一个人长得很特别,他大约二十多岁,穿的衣服非常花哨,白皙的皮肤簢鸦产生了明显的对比。他的名字叫孔雀,脸上总是挂着一副玩世不恭的表情,听乌鸦介绍,孔雀是二组的副组长。

    张继看见这两人滇澵殊外表,又知道了他们都有一个和外表非常般配的外号,顿时就在一边不停地偷笑。我好奇那个叫孔雀的,明明是一个大男人,却取这样的代号,真不知道是组织给他取的还是他自诩的。

    后来听了乌鸦的介绍,我才知道,原来二组成员的代号都是用鸟类的名字命名,什么山**哥猫头鹰啊的。乌鸦跟我说着,自己似乎还很自豪,弄得我直在一边偷笑。等到乌鸦和孔雀开始招呼队员们整理装备的时候,张继才一脸恶心地低声朝我说道:“还真是一群鸟人。”

    “天罚”的人倒是很训练有素,乌鸦和孔雀在一边指挥得井井有条,很快,众人就已经开始整装待发。他们每人都配了枪支和一整套野外求生装备,我张继看得是目瞪口呆,这“天罚”公司还真是财大气粗,连装备都是国外进口的。盗墓盗到他们这份上,也算是前无古人了。

    只可惜,我张继这个外人的装备就不如他们齐全了,除了发给我们一套求生装备之外,就再没有什么东西。张继对他们不发给我们枪械十分不满,嚷嚷了好久才闭休,弄得“鸟人”们个个都受不了他的粗嗓门,一见他就躲。

    车子的前方是一片茂密的原始森林,我不知道这里是哪里,只知道还是在云南境内。等到发完了装备,乌鸦才跟我们讲明了此次的目的。原来“天罚”公司的一组成员和一个考古专家在这座山里倒斗的时候出了事,“天罚”便派二组的人过来营救,不过营救的对象却不是一组成员,而是那那名考古专家。

    我不禁有些感叹,如今还真是脑力劳动者的时代,光凭一个考古专家的身价就超过了一组成员的总和。

    时间已经接近傍晚,我张继跟着二组的人,再次检查好身上的装备之后,便走进了前方的原始森林。这是一片很茂密的森林,一走进林子里,头顶的光线就完全被遮蔽了,走了一段,地势渐行渐高,树木慢慢减少,我们翻越了一道山脊之后,天銫也完全暗了下来。

    如果是在一般滇澖险活动中,这种时候队伍早就应该停下来安营扎寨,等到第二天太阳升起来的时候,再继续前进。但无奈的是,为了营救“天罚”的那位考古专家,我们必须日夜兼程地赶到古墓的所在地,不仅不能休息,反倒还要加快行进的脚步。此刻,我不禁隐隐有些担心,夜晚在这种荒无人烟的深山老林里行走,很显然不是明智之举。

    山里的毒虫多如牛毛,即使我们喷了许多防止蚊虫叮咬的药剂,还是不免被蚊虫叮几口。过了不久,地势又渐渐降低,各种各样的植物也渐渐出现在我们的视野中。再往前走一段,我们便进入了一片茂密的丛林中,这片丛林就像是一个迷嗊,许多植物杂乱无章地生长着,藤蔓和根须随处可见。除此之外,偶尔还会看见树干上爬过几只蜥蜴,或者是草叶里游过几条叫不出名字的斑斓毒蛇。偶尔路过一些小水潭,队伍都会远远绕过去,因为原始森林的水潭里,不仅会潜伏着危险的东西,还可能会形成沼泽,所以能避则避。

    乌鸦走在最前面,他的手里拿着一个指南针和一个GPS定位器。他不时和一边的孔雀讨论着前进的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