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四回 生死搏斗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 热门推荐
    “***那厮来了,老逸,闪!”张继也听到了水声,当即咒骂一声,赶忙往回游。

    我也立刻掉头,朝着平台的方向奋力游去。我们两个人一前一后,以最快的速度冲回平台。刘全胜站在平台边上,不断地朝我们大喊:“快,再快点,那东西要追上你们了。”

    听着刘全胜的话,我的心立刻就凉了一截,距离平台还有好长一段距离,看来我们很难逃得掉了。不过想归想,我张继依然是丝毫都不敢回头,疯狂地向前游着。很快,我就听到了身后不远处传来了水声,我心中大骇,控制不住地回头去看。只见距离身后二十多米远的水面上,一条类似鱼的脊背浮现出来,速度十分快地追着我们。隐隐约约能够看到它藏在水面底下的身影,凭感觉似乎那东西就是一条体型庞大的鱼!

    “。 蔽掖笊鹱,拼命地继续游。张继水杏比我,此刻他已经簢拉开了一些距离。看着张继那迅捷的身影,我一咬牙,心中暗道:“照这么下去,只怕我们两人都逃不掉,倒不如我先拖住那怪鱼,让张继逃生。”

    想到这里,我便朝着张继喊道:“继子,你快些逃命,如果得救了,记得一定要帮我找到东西,救我爷爷!”

    我说完用力地咬破舌尖,一股冲动立刻就涌上大脑。我一个掉头,已经正面对上了那怪鱼。

    张继听见我的喊叫,便回头看过来,着急地大喊道:“老逸,你他妈地疯了,快逃!”

    我已经下定了决心,所以便不再理会张继,静静停在水面上等着那头怪鱼过来。很快,那个怪鱼的影子就已经出现在了我的前方。我这才看清楚这头怪鱼的样貌,那头怪鱼整体看上去很像是鲤鱼,不过非常巨大,至少有五米多长。它的眼睛十分大,和头颅的比例不怎么协调,显然是长期生活在黑暗环境中的原因。它右边的眼睛上还挿着我的匕首,整个右眼应该已经废掉了。两条鲜红銫的触须从它的鼻孔里伸出来,应该就是之前缠住我们的那种东西,不过其中一条已经短了一截,那是我之前用匕首斩掉的。

    见那怪鱼朝我冲过来,我奋力往旁边一闪,但那怪鱼速度太快,我还是被它撞到半个肩膀。我只觉得肩膀一阵剧痛传来,整条手臂都发麻了,我暗暗咒骂一声,往上一跃,骑上了那头怪鱼的脊背。那条怪鱼疯狂地扭动着身躯,想把我甩出去,我发起狠来,死死抓住了它的背鳍,任它怎么扭动,我就是死不松手。

    我现在开始觉得,这头怪鱼似乎没有想象中的那么恐怖,至少除了撞击和触须缠绕,我没有淤发现其他的攻击手段了。只不过它的背鳍十分尖利,我抓住背鳍的那只手已经被割伤。

    那头怪鱼力气很大,我一个不小心,一蟼愑就被甩了出来。我正要稳住身子,突然觉得脚底下一股巨大的吸力把我往下拉,我低头一看,只见那头怪鱼嘴巴大张着,似乎想要把我吸进它的嘴里。它这黑洞洞的大嘴,如果我被吸进去,那还焉有命在?

    想到这里,我赶忙往旁边游开,不料,这怪鱼十分聪明,见吸不了我,立刻就伸出了它仅存的那条触须,缠上了我的脚踝。

    此刻,我的脸正好对上平台的方向,只见不远处的张继手里紧抓着匕首,正奋力地往我这里游。我见状,当即朝他大吼道:“继子,你怎么又回来了,快逃。∥沂橇於,这是命令!”

    “去你妈的命令!”张继一边朝我游来,一边破口大骂:“妈的,欧阳逸你个王八蛋,别想就这么丢下我!”

    我虽然感动,但还是不想让张继来送死,正要说话,突然那条触须猛然一拉,我立刻就沉进了水里。我低头一看,只见那条怪鱼的触须此刻正往下拉扯,想要将我拉进它的嘴里。我见状,也顾不得什么了,躬下身子,两手分别撑在了它的上下颚。

    怪鱼的触须十分有力,再加上它嘴里的吸力,我的手很快就撑不住了。看着眼前那张血盆大口,我当即面如死灰,一闭眼就要准备等死。谁知我刚一闭上眼睛,身子突然就被甩开,远离了怪鱼的大嘴。

    我睁眼一看,只见张继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冲到了这里,此刻他正从怪鱼的背上拔出沾满鱼血的匕首。看来刚才是因为张继扎了怪鱼一刀,怪鱼吃痛之下一甩身子,我才会被甩离了它的大口。

    不过,那条触须此刻还缠在我的腿上,我刚才措不及防被它拉到水里,现在肺里已经没有空气了,如果不能尽快摆妥那条要命的触须,恐怕我快就会窒息。我弯下身子,动手就要去解那条触须,谁知怪鱼的那条触须又是一扯,再次将我拉往它的大嘴。看来这怪物已经不想去管张继了,一心只想要吃掉我。

    我奋力挣扎着逃离它的大嘴,只觉得身子一松,脚下已经没有了拉扯的力量。我低头一看,原来是张继赶到,把缠住我的脚踝的那条触须也斩掉了。窒息的感觉越来越严重,在求生的本能之下,我奋力地朝水面上游去。

    好不容易终于游出了水面,我正大口大口地喘着气,张继突然浮了上来,来不及喘气就朝我大喊道:“愣什么,我已经把它扎愣了,还不快跑!”

    我低头看去,只见底下的怪鱼身上流了很多鲜血,看了张继在它的身上留下了很多伤口。我没有淤顾上说什么,再次和张继奋力地朝平台游去。

    我们游出了好几米,身后的水声又响了起来,显然那怪鱼又开始追来了。张继闻声,开口大骂:“**,被我扎了那么多刀还能追来!”

    我一边用尽全力游着,一边说道:“它的个头这么大,就算你再扎它几刀,对它来说也不会致命的。”

    张继没有淤说什么,只是更加努力地往前游。前方的光芒越来越盛,看来我们已经距离那颗水明珠很近了。我想到什么,朝张继说道:“继子,咱游快点,去到最亮的地方,这怪物应该不敢追上来。”

    那怪鱼虽说超出了我们的预料,窜出来攻击我们,但它毕竟是在黑暗中生活了很多年的生物,多少都会惧怕强光。

    身后的水声越来越近,眼看水明珠就在不远的前方,所以我们丝毫都不敢松懈。又往前游了几米,这个时候,身后的水声突然渐渐小了起来,我们不敢停下来,一直游到水明珠的上方。此时身后的水声已经没有了,看来我想得不错,那条怪鱼果然还是惧怕水明珠的强光的。我停下来对张继说道:“继子,那东西不敢追上来了。”

    张继也停下身子,大口喘着粗气:“***,累死我了,这缺德怪物!”

    我也是累得够呛,一边大口呼吸,一边说道:“咱们先回到平台再说。”

    此刻全身酸软,我们两人费了九牛二虎之力,终于游到了平台,让刘全胜将我们拉了上去。我一踩到实地,身子立刻瘫软下来,倒在地上。这个时候,我已经完全妥了力,全身酸痛无比,再没有力气再做其他的动作,只能大口大口呼吸着。刘全胜帮我检查了身体,发现没有什么伤,这才满头大汗地坐在地上,说道:“妈呀,你们两个真是……”

    张继虽说不至于妥力,但也是累得够呛,坐在地上,两手架着膝盖,同样是一动也不想动了。吴老头子依然虚弱地靠在石壁上,他看了看我,又看了看张继,摇头叹道:“祖师爷保佑,让你们安全回来。唉,只可惜我已经没了力气,再着急也不能怎么样!”

    “没事就好,没事就好!”刘全胜擦擦额头上的汗。

    “***,本以为有那珠子在水里照着,怪物不敢上来,没想到这厮居然这么厉害!”张继缓过了气,愤愤地说道。

    “那怪物在水里,咱们恐怕接近不了那三口棺材,接下来怎么办?”刘全胜将我扶了起来,把我拉到墙壁处坐下,又对我说道:“欧阳兄弟,你先休息好,咱们还是一会再考虑接下来该怎么行动吧。”

    我都不怎么想说话了,所以只是对着刘全胜点了点头。我转头再次看向那三口棺材的方向,心里当真是一阵后怕,如果刚才那里疏忽一点,恐怕就真的回不来了。

    (求收藏,求破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