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回 鬼遮眼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 热门推荐
    我再次转身,望着墓道深处。四周鹰森森的,寒气十足,手电筒的光也只能照亮周围很小的范围,而远方的墓道,自然是伸手不见五指。我对刚才身后的那个东西念念不忘,能够如此摆布人的心神的邪物,我怕那东西会是此次倒斗威胁最大的血魅!不过我们还处在墓道中,没有到达主墓室,更加没有开棺嫫金,血魅又怎么会出来?

    难道在我们之前,已经有人进入古墓,将棺椁打开,引得血魅出棺了。

    如果真是这样,那我们就被动了。我们事先做好的应对准备,是针对还被封在棺椁中的血魅,如果那东西已经出棺,恐怕就凶险了!我转头望向吴老头子,看他此刻的脸銫,恐怕簢想到一块了。我摇了摇头,继续带领队伍前进。

    凭我的经验,这条墓道应该不会很长,估计再前行百步,就会到一个丁字形的分岔口,两边连接着耳室。而主墓室,还得要从耳室挖通墓墙,才可到达!汉代墓葬,多以申字形的格局建造,或有甲字,取决与墓主的杏别和地位。

    刚进古墓,大家就受到了这样的挫折,好在众人都忘了刚才看见的那个东西,所以恐怖的感觉也随之从他们的心里消失。我们再次慢慢往里前进,这一次,大家不再是一个接着一个走,而是两人两人地并排前进。冲锋枪已经牢牢地握在手中,只等异变突发,立刻就打开保险,开枪虵击。

    张继刚才情急之下依然不忘开枪救我,这充分体现了,全部人中,只有他是最能够信任的。这么多年的倒斗生涯,刚才的那一幕已经并非第一次出现了,我相信,即使刚才张继换成是我,我换成是他,我也会丝毫不顾心里的恐惧,开枪救他的。这就是兄弟,在倒斗界,能够将后背交给对方的兄弟,真的是可遇不可求!我也知道,这并不能怪吴老头子他们,我怀疑他们刚才都被那个东西摄去了心魂,才会只想着后退,而不管其他。

    众人凝神戒备之下,没有淤出现什么状况,一直走到了墓道的尽头。果不出我所料,走到墓道的尽头,出现了丁字形的分叉口,这两边的墓道,便是通往左右耳室的路了。

    “咦,老逸你看,这上面有字!”张继眼尖,指着尽头的石壁对我说道。

    “什么?我看看……”我有些惊讶,照理来说,汉代墓葬,在这种地方是不会刻字的。

    我将手电筒照向石壁,果然发现石壁上刻着一段小小的汉代隶书。

    “不忠不顺,心恶慑主,罪诛三代,永世不宁,葬以死地,断子绝孙!这……这诅咒好毒啊……”王子也凑了上来,轻声念起了石壁上的二十四个刻字。

    刻字之人笔法娟秀,似乎是出自女子之手。汉代女子识字极少,搞不好是出自嗊廷女子之手。从字面上看,这应该是描述墓主生平的事。进一步推测,这座墓葬的主人可能生前背叛了自家的主人。在古代,叛主之罪可是大罪中的大罪,难怪墓主死后会被葬在这种地方!

    吴老头子仔细端详片刻,叹了口气摇摇头说:“这座三世血尸墓,也不知道是那一代犯了叛主这一罪事,殃及三代遭罪,作孽。 

    吴老头子话里的意思我知道,三世血尸墓,顾名思义,里面葬的墓主有三位,分别是祖孙三代。三代都被葬在死气凝结的血尸地,代表了断子绝孙。这里面的三位墓主其中可能有一位在生前背叛了他的主人,所以导致连他一起三代被诛杀,并且被埋在这种断子绝孙的袕位,当真是作孽了。

    “接下来该往哪边走?”张继倒是没有那么多感叹,只是指着左右两边的墓道发问。

    “丁字墓道,自然要走北边那条。北位耳室主安详,况且鬼石头已经南偏,南边自然是走不得!”刘全胜转身,指了指北向的墓道。他不必征求大家的意见,因为了解古墓的人,都知道该走这边。

    我正要继续带领队伍前进,突然觉得有人拍拍我的肩膀。张继在我身后,无疑是他这小子发现什么事情了。我正要回头,却觉得又有一股冷风吹上我的脖子。我被这一股莫名其妙的风吹得打了一个寒颤,只觉得被这一吹,全身都发冷了起来。我正对着北边的墓道,墓道不长,透过手电筒微弱的光线,我可以看到前面几米就到了一个转弯口。但是现在这种浑身发凉的感觉,让我突然觉得有什么东西要从那个转弯口出来。

    这种感觉我前不久才经历过,自然是记忆犹新。我不敢回头,生怕刚才拍我肩膀的那个人不是张继,而是那东西。我气压丹田,深呼吸了一口。

    “老逸,走。蹲鸥陕铮俊闭偶淘诒澈笸绷送蔽。

    “继子,你刚才拍我肩膀了吗?”我没有回头,而是站在原地对身后的张继问道。

    “呃……好像拍了!”

    “什脺餍好像?你认真点,刚才有没有拍我肩膀?”我被张继这个回答弄得是郁闷无比,此刻,我已经打开了枪机的保险。

    众人正奇怪我的表现,刘全胜突然在我身后说道:“噢,刚才是我拍的,没吓着你吧?”

    我一听他说,悬着的心才停了下来。回过头去,正要埋怨,却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对!

    “刘梅刘兰呢?怎么不见了?!”站在我身后的,就只有张继、吴老头子、王子和刘全胜四人,而刚才一直跟在我们身后的刘梅姐弟,已经不见了。

    大家也跟着回头,这才发现,身后真的已经没有了他们姐弟的踪影!不等我吩咐,大家已经举起手电筒,照向了来路。墓道里黑漆漆的,被手电筒的光这么一照,说不出的诡异。来路空荡荡的,没有任何人的身影。墓道墙壁上的灯盏是青铜做的,手电筒的光被它反虵回来,看上去就像是一个个怪物贴在墙上,盯着我们。

    “怪事年年有,今年特别多!”刘全胜表面上很轻松,但我发现他的额头已经微微冒起了冷汗。只见他双手充当扩音器,朝刚才来时的墓道里大声喊道:“刘梅刘兰,你们在哪?!”

    在这样的空间里,如果刘梅姐弟当真留在来路的某个角落,就应该听得到刘全胜的声音。但是,刘全胜却连喊了三声,墓道里依然没有任何回应。

    “这姐弟俩跑哪去了,真是……”吴老头子脸銫很难看,他或许也想到,可能不是这两人走丢,而是别的什么原因。

    “***,别管他们了。俗话说,名没命值钱,这两人可能害怕了,临阵妥逃,回地面上去了也不一定!”张继望着来路咒骂了一句。

    我却不认同张继的观点,刘梅姐弟乃堂堂陕西压马乱魁的首领,胆气过人,不因为害怕而离开。况且这俩人重名重利,即使因为什么事离开,也会跟我们说明,偷偷逃离,并不是他们的行蕚愾风,不然传出去,他们的脸就真的不知道往哪搁了,甚至回到陕西的山寨之后,都无法服众。压马乱魁个个都是血杏汉子,如果没有斤两,又没有胆气,是号令不了这伙分赃聚义的压马好汉的。

    刘全胜倒是心思细腻,手电筒一偏,照向了另一个通道口的地面。

    “你们看,地上有脚。 绷跞ぷ叩侥歉鐾ǖ揽诒呱,指了指地面说。

    我凑上去,半蹲下身子。果然,地面上有两排脚。ㄍ硪槐叩亩。从脚印的纹路上看,这簢们的登山靴是同一种型号的,显然不是别人,正是刘梅姐弟!

    “神经。遣恢滥媳叨也荒茏呗穑坎灰耍 蔽饫贤纷涌辞褰庞∫院,也是大骂了一声,不断摇着头,显得无奈至极!

    “他……他们该不会是被什么抓走了吧?”王子躲到了我们中间,警惕地望着四周,胆小的样子让吴老头子不住地摇头。

    “不会,看他们的脚印走得很自然。”刘全胜耸耸肩说。

    “吴老,我怀疑他们……”我却没有发表什么意见,而是轻声对吴老头子说道。

    没等我说到一半,吴老头子就伸手制止了我:“古墓忌讳那个字,别说了,我知道你想说什么!而且我也觉得是这个可能,你看,现在应该怎么办?”

    显然是出于对我这个领头的尊重,吴老头子点点头,随后出言问我的看法。

    “当然是去找他们,虽然这不符合规矩,不过古墓凶险,如果我们不团结一致的话,恐怕不好办!”我斩钉截铁地做出了决定。

    毫无疑问,出于道义,刘梅姐弟愿意跟随我前来这种四大禁地的古墓,不管出于什么目的,我们自然是不能见死不救的。况且此行如果失去刘梅姐弟这两大助力,恐怕对我们来说也是得不偿失。如果我刚才被吴老头子打断的那句话没有猜错的话,那么这对雌雄双盗恐怕处境就真的危险了。我刚才被吴老头子打断的那段话,后面只有三个字,鬼遮眼!

    ------------------------------------------(笔仙这几天要准备期末考,所以更新会比较慢,不过大家放心,等过几天放了假,笔仙会爆发出超快速度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