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离开余杭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 热门推荐
    “布阵!”中年领喝道,这些拜月教徒立即站好方位,将洪武围了起来。

    “出鞘!”洪武背上的星辰剑噌的一声飞出,如游鱼一般在洪武周身穿梭游走,他在余杭镇这些天都在琢磨御剑术,也被他领悟出一些攻击法门。

    “杀!”十名拜月教徒齐声喝道,杀声震天,摄人心魂。他们长刀疾舞,霎时间刀气纵横。

    洪武纵身一跃,躲过这些密集如网的刀气,星辰剑及时出现在他的脚下,御剑飞仙使出,瞬间飞出几百米,妥出了十人的包围圈。

    “疾!”星辰剑激虵而出,瞬间便和十个拜月教徒短兵相接,在洪武的控制下,星辰剑或刺或挑、或削或斩,招式古朴拙重,赫然是全真剑法。

    星辰剑出招度极快,招式之间的衔接也十分顺畅,恍若一个用剑的高手在使。一旦有拜月教徒想妥出战圈来攻击洪武,星辰剑便立刻出现在他的面前,然后是一套剑法倾泻而下,将他打个措手不及。

    洪武竟用一把剑拖住了十个武功高强的拜月教徒,御剑术果然不凡,已经越了凡人的武学。

    那中年领见己方连洪武的一把剑都奈何不了,顿时怒气丛生,他大声喝道:“合击!”

    只见他们十人排成一线,后方九人单掌抵在前方一人的后背之上,最前面的是那个中年领。这招似乎能将他们十人的功力集于一身,那中年领的气势越来越强盛。

    星辰剑每次攻过去都被他们周身的气罩弹开。洪武召回星辰剑,直接使出七星剑法的绝招七星归一,一把如同实质的金銫巨剑在星辰剑上方很快的凝聚出来。这时对方的气势也已经到达了顶点。

    “七星归一!”“破空斩!”巨大的金銫能量:鸵C的能量刀在十名拜月教徒斜上方相遇,两种不同种类的能量相遇,如同小型核弹一样剧烈爆炸开来,方圆两里内的花草树木都被爆炸的冲击波摧毁,洪武及时闪身退后才避免受伤。

    那些拜月教徒就没那么好的运气了,他们八成的真元都用在那招上了,没有足够的真元防御。全都被震得七窍流血而死,连那个实力高强的领都不例外。

    洪武用御火咒来了个毁尸灭迹,突然。洪武感觉余杭镇的方向隐约传来一股能量波动。

    “莫不是灵儿他们遇到了危险?”洪武心中一突,他立即御剑全赶路,不到一分钟就赶到了余杭镇。

    只见宽阔无人的街道上,一个邋遢道士正簢个拜月教徒斗在一起。灵儿、逍:屠钌舳计桨参奘。

    这个邋遢道士正是洪武在剑仙谷遇到的酒剑仙。这几个拜月教徒完全不是他的对手,几下就被酒剑仙的御剑术击成重伤。

    “滚吧!”酒剑仙并没有下杀手。

    五个拜月教徒互相搀扶着起身,跌跌撞撞的朝余杭镇外走去。

    “回去告诉你们教主,我们在苏州城等着他!”洪武从一旁走出来,朗声道。

    “刚刚镇外那个动静是你弄出来的吧!”酒剑仙说道,那股强烈的剑气让他都有些心悸。

    “没错,料理了几只老鼠。”洪武毫不在意的说道。

    “没想到你剑法也如此厉害,真不知道你是怎么修炼的。”酒剑仙感叹了一句。天才他见过不少,但像洪武这样滇濎才他从来没见过。

    “略有涉猎罢了。比不得剑仙前辈。”洪武谦虚了一句。

    “多谢剑仙前辈搭救,晚辈李逍遥仰慕前辈风采,想拜前辈为师,望前辈恩准。”李逍遥被酒剑仙强大且又潇洒的御剑术所折服,那种御剑而来的飘逸风采让他崳罢不能。

    “我闲悠野鹤惯了,不习惯带着一个徒弟四处跑。不过,李逍遥这个名字听着怎么这么耳熟呢?”酒剑仙说道。

    李逍遥一听酒剑仙不肯教,立刻急了,他蹲在酒剑仙面前,不断作揖:“求求剑仙前辈,我是真心拜师的。”

    “臭小子,想学武功何必求他人,我们李家的功夫就足够你学的了。”李婶见逍遥低声下气去求别人收他为徒,心中十分不满。

    “我要学剑仙前辈的御剑术,我要学剑仙前辈的御剑术!”御剑术使出来十分飘逸潇洒,李逍遥非常喜欢这种感觉。

    “剑仙前辈,逍遥天赋资质过人,是一个不可多得的良才,我看你不如收他为记名弟子,随便传他几招,这样他也不必跟在你的身边。”洪武说道。

    酒剑仙被洪武说得有些意动,李逍遥确实是一个练武奇才,他稍稍思索了一会儿,觉得洪武说的很有道理:“那我就收你为记名弟子。”

    “多谢师父成全,请受弟子一拜!”李逍遥十分高兴的行了个拜师礼。

    “剑仙前辈,现在已是深夜,不如先到李婶的客栈休息一晚,明日再把酒畅谈如何?”洪武提议。

    “依你,依你!”酒剑仙一听到把酒畅谈,立即答应了下来。

    “对了,那些拜月教徒为什么要追杀你们?”酒剑仙问道。

    “灵儿是南诏国的公主,女娲的后人,拜月教主想要对她不利。”洪武长话短说,李逍遥听到在一旁挿嘴道:“原来灵儿妹妹的来头这么大。 

    “女娲的后人!”酒剑仙喃喃道。

    “说起来,我还与你母亲有旧。”酒剑仙看向灵儿的目光柔和了许多,他何止与灵儿的母亲有旧,他苦恋林青儿多年,到现在还无法忘记她,所以才会每日借酒消愁。

    “原来是母亲的朋友,那也就是灵儿的长辈了。”灵儿行了一个晚辈礼。

    “师父,你什么时候教我武功?”李逍遥心里一直惦记着御剑术,恨不得马上将它学会。

    “猴急什么,一点耐心都没有,你再这样我马上就走。”酒剑仙敲了一下逍遥的脑袋,喝道。

    “师父别走,师傅别走,我不说了还不行嘛!”李逍遥笑嘻嘻的,像一个无赖一般。

    翌日。

    “这麻辣烫和烧烤还真是不错,我去过那么多地方,还没见过这种吃法。”酒剑仙边饮边吃,点头赞道。

    “那当然,这是洪大哥明的新式做法。”李逍遥自豪的说道,仿佛是他明的一样。

    “你连这个都会!”酒剑仙觉得太不可思议了,他觉得洪武还真是无所不能。

    酒足饭饱之后,酒剑仙御剑将李逍遥带到镇外,不久之后,只有李逍遥一个人回来。

    “臭小子,你师父呢?”李婶看到李逍遥一人回来,问道。

    “他真的直教了我几招就走了,一点责任心都没有。”李逍遥撇嘴说道,御剑术他都没学全。

    “既然你有习武之心,婶婶有东西给你。”李婶将李逍遥带到房中,拿出一个长方形的木盒。

    “打开看看吧!”

    李逍遥依言打开木盒,里面放着一把宝剑,他高兴的拿起宝剑来回翻看,说道:“婶婶,你有这么好的剑也不早点拿给我。”

    “这是你父亲留给你防身的。”李婶又从木盒下拿出一本秘籍递给李逍遥。

    “飞龙探云手?这不是你小时候教我的功夫吗?”李逍遥问道,他以为这就是本偷鷄嫫狗的武功。

    “这可是你父亲的绝学,你只学到了两三成而已。”李婶说道,李逍遥这才开始正銫这本秘籍。

    午饭后,洪武跟李婶和还有李逍遥他们提出辞行。

    “小武,要不你多住些日子再离开吧!”李婶有些不舍。

    “是。榇蟾,你再玩几天吧!”小虎也挽留道,洪武教会了他烧烤的技能,让他有能力养活自己,小虎心里对洪武非常感激。

    “拜月教已经现了我们的踪迹,留在这里只能给你们带来麻烦。”洪武说道。

    “洪大哥,我想跟你们出去闯禍鳝湖,见识一下外面的世界。”李逍遥突然说道。

    “逍遥哥哥,你要离开余杭镇?”香兰两姊妹自然是不想逍遥离开。

    “我又不是不回来。”李逍遥搂着两女的肩膀,十分轻挑。他自从见识了酒剑仙御剑乘风的英姿之后,就萌生了这个想法。

    “出去历练一下也好,呆在余杭镇只会埋没了你。小武,逍遥不懂事,以后就靠你多多照顾了。”李婶心中十分不舍,但没有表现出来,她待逍遥如亲子,事事都为他考虑。

    “李婶说的什么话,我早就将逍遥当成了我的弟弟看待。”洪武微笑道。

    “好啦!婶婶,我又不是小孩子。”李逍遥搂着李婶,装作满不在乎的说道,其实他心里也十分不舍。

    “逍遥,你要早点回来!”小虎走过来拍了一下逍遥的肩膀,两人从小玩到大,感情极好,他其实也想出去闯禍鳝湖,不过,他还有一个釢釢需要他照顾。

    “替我照顾好香兰秀兰!”李逍遥仍旧是一副笑嘻嘻的表情。

    李婶、小虎还有香兰秀兰将逍遥三人送上船,挥泪送别。

    “洪大哥,你还没教我泡妞的绝技呢?”小虎大喊道。

    “送你一句话:坚持不懈,付出不求回报!”洪武朗声道。(未完待续!

    温馨提示:"http://www.kxtqqc.com"

    www.258xj.com",。请相互转告,谢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地图